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零八回 五朵金花
    发哥最终还是醒过来了。<>

    带着朦胧的醉意。

    那奋妹自然是兴奋不已,那一对触角晃来晃去,一对复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发哥,仿佛一不盯着,那发哥就会蒸发了似的。

    朱顶红自然是爱怜不已,伸出爪子让它们落在自己的爪子上,仔细的端详着它们,看着这一对小生灵竟然是如此的恩爱有加,越看越是喜欢。

    发哥终于清醒了过来,奋妹和发哥不断的互相触碰着触角,我知道它们是在交流,或许它们也在说话,只是声音太低,我们不能听到而已,否则,它们怎么会听得懂我们的语言呢?

    过了一会儿,或许,发哥听清楚了奋妹的表达,顿时激动起来,不再碰触角,而是直接伸出舌头,伸向了奋妹的口器,那奋妹的舌头也伸了出来,两个舌头在外面相遇了,绞缠在一起,那最前面的两条腿也不安分起来,分别伸向了对方,竟然拥抱了起来。

    两只蝴蝶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翅膀在有力的扇动着,它们在朱顶红的爪子上稍稍腾空,头朝上,拥抱着,很久很久。

    不过,也许它们知道我们正在注视着它们,所以,它们没有更加过分的举动,抱了一会儿就分开了,然后,飞到小雅那儿,感谢小雅将它们接住,它们在小雅面前跳着轻快的舞蹈,把个小雅激动地叽里咕噜的叫着。

    奋妹又带着发哥去感谢桃红阿姨,可能是感谢桃红阿姨接住奋妹的事情。桃红阿姨说道:

    “孩子们。不要这样了,我们都成了一家,何必要这样客气呢?”

    说完,连连向奋妹和发哥摆着爪子。

    桃红阿姨说得对,我们既然是一家,何必要这么客气呢,我们之间谁对谁又没有大恩呢,于是,我说道:

    “从此之后,我们情同手足。互相帮助都是应该的。不必过于拘礼。”

    牡丹和朱顶红纷纷喊好,小雅也叽里咕噜的说着,奋妹和发哥似乎也听懂了我的话,静静的停在了朱顶红妹妹的爪子上。

    闲言少叙。故事继续。

    收拾行囊。我们继续西行。果树越来越少。阴气也渐渐地稀薄了,标志着我们即将彻底离开那块大墓地。或许已经离开,因为我们所走过的地方。绝大多数是乔木,只有极个别的果树稀稀疏疏的穿插于其间,长势并不旺盛,树上虫子很多,可见这里也绝少有红毛恐龙来这里采摘果子。

    因为不再担心打扰了烈士们的修行,所以我们的脚步逐渐放慢,为了避免前方一时找不到食物,我们将垛上快要变质的水果取下,能吃的就勉强的吃点,其它的统统扔掉,然后,尽量的摘一些耐储的水果,编成四垛,我们四个红毛恐龙各自驮上一垛,小雅身体小,有了重物之后,不利于飞行,所以,自然是轻装简从,不负重的,奋妹和发哥,本是留在原地的,但是它们执意要跟我们走,我也只好带着它们一起走,我也没有准备让它们帮着我驮点什么东西,它们也太小了,再说了,即使它们能驮,也还是我的负担,因为,它们除了飞一会儿,就落在我的脑袋上,像两个耳朵似的,给它们负重就等于给自己的脑袋负重,那又何苦呢?

    虽然它们自己不负重,但是要求却并不少,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很大的一丛花,开得很是艳丽,奋妹和发哥见到花之后,便迈不动脚步了,时而在花丛中飞舞,时而钻入花心中,吸食花心中的花蜜,又将那柱头上的花粉放在嘴里细嚼慢咽起来,如痴如醉,仿佛在吃神果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那花我们都看厌了,可是奋妹和发哥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喊了几声,它们也不理我,看来它们是不准备走了,这一小丛花,就把它们迷上了,以后,还怎么见大世面呢?

    哼,小家伙。

    于是,我决定我们走,让它们留在这儿好了,本来它们就应该在这里,和我们长途跋涉,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我们刚一起步,奋妹和发哥就飞过来了,它们拦在我的前面,跳着舞,就在我的眼前,使我不能前行。当我停住脚步的时候,它们又一起飞到花丛中,陶醉其中,不肯离开。

    这样数次,我觉得这终究不是办法,我们不可能留在这里,奋妹和发哥可以以花丛为家,而我们却不能,我们必须前行的,于是,我说道:

    “奋妹,发哥,我们就此告辞吧,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的,既然你们喜欢这里,就留在这里吧。”

    听到我的话,奋妹和发哥都从花丛中飞出来,我看出它们是极留恋那花的,但是没有办法,那花又不能跟我们一起走,所以,它们要么留在这里,跟花在一起,要么跟我们走,与花分别。

    “我有一个办法,”朱顶红说道,“让奋妹和发哥既跟我们走,又不离开花,您说好不好?”

    “当然好了,你没有看到奋妹和发哥既舍不得那花,又舍不得我们吗?你有什么办法呢?”我说道。

    “看我的。”朱顶红说完,从花丛中找到一枝开得最艳丽的花,连枝采下来,然后将那花枝插到了牡丹的尾毛上。

    那牡丹的尾毛上插了这么一朵花,还真是好看,与尾毛相互映衬,相得益彰,那牡丹的尾毛本来就是红得鲜艳,极为好看,现在又插上了这样一朵花,就显得更加漂亮了,因为都是红色,分不清哪是尾毛,哪是花了。这个不用您操心,因为那花枝上带着些许绿叶,有绿叶的映衬,不仅能够分得清哪是花,哪是毛,而且极好看的。

    那发哥和奋妹便翩翩然飞到了刚刚插的那朵花上,再也不愿离开了。

    牡丹却有点哭笑不得,他笑着说,

    “这花原是女孩子戴的,怎么插到我的尾毛上了?给朱顶红妹妹插上才好呢。”

    “这个不急,”朱顶红妹妹说,“等我给大家各插一朵,不就行了吗,奋妹和发哥想上那儿便上哪儿,不是很好的吗?”

    话说完,朱顶红又过去采了四束,一束插在了桃红阿姨的尾毛上,一束给我插上,一束让桃红阿姨给她插上,还有一束,是给小雅的,然而,小雅没有尾毛,怎么办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