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二十回 醉在花中
    对于我们为什么能够跑这么快,我认真的研究过,或许是因为水果和六棱果起了作用,那毕竟是仙物,吃了之后产生意想不到的功效也是说得通的。

    不过,我更多地认为,我们经过一个多月的旅行,我们的身体素质发生了很大变化,由于不断地行走,腿上的劲儿自然就大了,再加上回来的时候牡丹归心似箭,腿上就越来越快了,我们为了赶上牡丹,脚下也就快了起来,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闲言少叙。

    牡丹一溜烟走了个无影无踪,米分红却怔在了原地,他没有想到,牡丹会跑得这样快。

    “怎么不去追呢?”我提醒了一句。

    米分红才醒了过来,向我做了个揖,掉过头就跑,但是他的速度明显低于牡丹的,而且不是一般的低,也许连牡丹的十分之一的速度也没有。

    “哥哥,为什么要提醒米分红去追牡丹哥哥呢?”等米分红跑远了,朱顶红妹妹不解的问道。

    “你牡丹哥哥不是和米分红约定好了在十里之外的菊花之野见面吗,米分红不去,牡丹不是白跑一趟吗?”我说道。

    “那牡丹哥哥不是危险了吗?”朱顶红说道。

    “既是牡丹约定的地点,你牡丹哥哥自有道理。”我说道。

    “十里之外不是哥哥出的主意吗,牡丹哥哥是为了不至于理亏,才想出了一个菊花之野吧。”朱顶红道。

    我听出来朱顶红有埋怨我的意思,确实由于我一时的疏忽,我的妙计没有能够得逞,但是这也不是全无好处的,它至少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我们面临的对手,绝非善茬,我们必须小心才是。

    “这里是牡丹的地盘。他一定会有办法,我们争论也没有用。应该赶快的赶过去才是正理,或许他需要我们的帮助。”我说道。

    “好吧。”朱顶红说道。

    于是,我们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奋妹发哥紧紧的抓住了朱顶红的尾毛,小雅叽里咕噜的叫着,可能是埋怨我们没有等她,她起飞的慢了一些,远远地落在了我们的后面。好一会儿才追上来,飞到我们的前面去,嘴里才不叫了。

    周围的红毛恐龙都驻足观看,不时的发出了喝彩声,也许,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这样跑步的,速度比跑路的开发商还要快很多。

    米分红一会儿便被我们超过了,我们看到他跑得气喘吁吁的,远远地落在了我们后面。

    跑着跑着,我们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片一大片金黄的菊花。几乎把树与树之间的空隙全部填满,不留下一寸裸露的土地,一股微风飘过。将那菊花的香气吹过一些来,其中的一小部分随着呼吸进入到了身体,全身顿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我赶紧收住了脚步,但是还是向前跑出了十多米,才勉强停了下来,那脚丫子离菊花不过只有半米,我没有让它踩上去,这么美丽的花,怎么能够随意践踏呢?

    朱顶红也紧跟着停了下来。

    奋妹和发哥几乎同时冲了出去。在那一片菊花的世界之中翩翩起舞,他们只是飞舞。却不肯落下。我知道,他们想拥有整个花海。而不是某一朵。

    小雅也不肯落下来,它飞得更远,在菊花之野的上空展翼翱翔,不断地变换着姿态,她的动作与之前的相比,显得更加舒缓轻柔,仿佛担心动作幅度大了,会把那些花儿给吓着了。

    菊花望不到边际,黄色,金黄色,白色,白米分色,紫色,紫红色,还有很多说不出来的颜色。有的成片都是某一纯色,几亩,几十亩,或金黄,或雪白,无瑕无疵,更无一根杂草搅混在其中;有的又恰到好处的混合,薅一根嫌少,补一株嫌多,五颜六色的花朵同生共存,却又主次分明,相互映衬;有的正怒放着,争奇斗艳,有的含苞未放,楚楚动人。

    喊一声,那花丛里突然惊起千万只蝴蝶,形态、大小、颜色各异,有的刚刚离开花丛一点点,有的飞起了一两米高,不知道是蝴蝶太多,还是空间太小,那些蝴蝶并不像我的奋妹和发哥那样飞得自如,飞得潇洒,一个个醉意朦胧,晕头晕脑,我不清楚它们为什么会这样,也许它们长期待在花丛中站酸了腿,也许是被浓浓的花香熏醉了头,也许是被灿烂的花色眩晕了眼,或者是其它的原因?

    不一会儿,那些蝴蝶却如天女散花般纷纷的从空中落下,数量极多,仿佛下了一阵蝴蝶雨,我虽然不能排除有些是有意的落下去,但是它们绝大多数是相撞而坠落下来,这是我亲眼所见,绝非妄言,它们或者头头相撞,或者头尾相撞,或者翅膀相撞,有时候是两个撞在一起,有时候是几个或者数十个撞在一起,然后一齐坠下来,如散落的无数花瓣一样,甚是壮观。

    为什么会这样,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它们腿酸了,头醉了,眼花了,还有一点就是,它们长期宅在花里,不肯出来,飞行的本来就慢慢的退化了,因此不会飞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了,这和我们跑得飞快不正说明了同一个道理吗?只不过是一正一反而已。

    我的心里突然一怔,我的奋妹和发哥不会也和它们撞在了一起吧,撞晕之后不会醒不过来吧,醒来之后不会不认得我们吧,失去记忆之后不会让我们什么都不干,天天呼唤他们吧?

    这种情景太熟悉了,最终结果是恢复了记忆,这种故事本来是很感人的,但是听得多了,就逐渐的麻木了,到后来却有点反感,再到后来,一听说这样的故事,我就想吐,再到后来,我连吐都吐不上来了。我担心,如果,我再听到这样的故事,我非变成故事里的那个失去记忆的主人公不可。

    不是我感情麻木,是因为这故事太假,第一个故事也许是真的,赚了大家很多的眼泪,后来者却照搬过来,让自己的主人公也成这样,到后来,编故事的为了省脑子,把编故事玩成了堆积木,就那么点东西,拆了装,装了拆。

    终于有一天一个叫玉的编故事的对一个叫做正的编故事的勃然大怒,你小子,怎么把能模仿的都模仿了,你的脑子哪儿去了?

    赔我一千万!!

    呵呵,活该。未完待续)

    ps:菊花望不到边际,黄色,金黄色,白色,白米分色,紫色,紫红色,还有很多说不出来的颜色。有的成片都是某一纯色,几亩,几十亩,或金黄,或雪白,无瑕无疵,更无一根杂草搅混在其中;有的又恰到好处的混合,薅一根嫌少,补一株嫌多,五颜六色的花朵同生共存,却又主次分明,相互映衬;有的正怒放着,争奇斗艳,有的含苞未放,楚楚动人。

    《我本是龙最新章节精彩片段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