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二十九回 首领病危
    关于菊花之野,不单是以上两种传说,朱顶红妹妹和桃红阿姨也讲了另几个版本,如果把这些版本都集中起来,是几天几夜都说不完的,据牡丹介绍,咽咽部落曾经举办过一个菊花之野故事会,讲了半个多月,竟然没有重复的,最后是因为天气的原因jié shù 的,不然的话,不知道会讲到多会儿。

    这些故事等我有时间的话再给你讲述吧。

    言归正传。

    却说那首领一病不起,多日不见好转,精神更是一日不如一日。但是因为粉红在,很多石雏也不敢轻举妄动,这里还是较为平安的。

    雪妃忙召来全部落的著名医者来救治,用了很多的药,包括一些偏方,但是还是不见效。雪妃后来专门找到我,看看我有没有bàn fǎ 。我对医学不是很通的,这种医者都治不了的病,我也实在没有好bàn fǎ ,就在我低头思索的时候,我看到了我脖子上的水果,那毕竟是仙物,或许有些效果。

    我将我脖子上的水果采下一颗来,交给雪妃,雪妃让首领将水果吃掉,首领吃了之后,果然精神好了很多,也能够吃些东西,还能够下来走动,眼看着越来越好了,雪妃也很是gāo xìng,不住的感谢我,那粉红也是gāo xìng万分,老首领救了他的命,他更是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老首领做药引,侍候的更勤了。

    粉红亲自采来果将和煎饼果子以及歪瓜裂枣等上品来敬奉老首领,这些东西都是粉红从树头上向阳的一面采集的。一棵树上也挑选不了几个,因为他挑选的极为严格,果将长的方向、色泽、里面虫子的数量、大小等都特别有讲究;煎饼果子更是看那叶子的大小,内容物的饱满程度;歪瓜的扭曲程度,裂枣的嘴张得有多大,都是jīng guò 严格的挑选,才肯采下来送给首领。

    说实话,咽咽部落的果树并不少,但是寻找粉红要求的这些东西却是非常难的,因为这些上品的东西。早就被采光了。谁都知道它有营养,èi dào 可口,或者采来献给首领,或者献给色子麻将等权臣。或者送给雪妃等能在首领耳边递进话的红毛恐龙。或者送给自己的亲旧。或者自己偷偷的吃掉,等等,总之。这些东西成了稀世珍宝,很难得到的。

    你可能有yí èn ,那菊花之野不是有数不清的蝴蝶吗?蝴蝶不是虫子变得吗,怎么就没有了虫子呢?您问的非常好,确实很有道理,我知道您的智慧不一般,是很难哄过去的。但是这些蝴蝶却大多是毛毛虫变成的,不是卷叶虫,也不是果虫,而且它们中的很多直接在菊花之野安家,不愿来过树上生活,它们可能觉得,菊花之野比果园的生活高雅得多。

    当然,我在前面的章节里也介绍过毛毛虫的吃法,那盐焗毛毛虫也是极好的补品,但是首领不怎么爱吃,最后都送给雪妃吃了,雪妃舍不得吃,又给了牡丹,牡丹又给了我,最后,我也没有吃,我还是送回给粉红了,他最辛苦,还是他吃了好好补补身体最要紧。

    首领的身体日渐好了,不仅能够下地走动,而且还可以自己采来水果吃,饭量也逐渐大了起来,说话也自然多了起来,我们白天的时间绝大多数都是陪着老首领的,老首领给我们讲他青年时代的故事,讲他童年时代如何淘气,讲他成为石雏之后如何历尽艰难,如何死里逃生,如何战胜原来的首领成为咽咽部落的首领,还有他这些年来治理咽咽部落的事情,这里包括个龙的奋斗、部落的治理,还有出现困境时候如何应对等,事无巨细,只要有时间,都会讲出来。

    我知道他的苦心,他这是有意的给我们三个——粉红、牡丹和我这三个石雏或者准石雏传授经验的,这些经验都是非常宝贵的,因为这是一个老首领几乎一生的体验,是唯一的,不可以复制的,离开了老首领,我们绝对不会再听到这些故事。所以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是认真的听着,很少打搅他说话,只是当他讲得时间长了,我们让老首领休息一下,以免他累坏了。

    老首领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体好了,还特别和雪妃秀了一次恩爱,那老首领再一次一展雄姿,把雪妃jī dòng 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尽情的体会久违的快乐,把自己完全融化在首领爱的怀抱之中,不留下一点残渣余孽。

    然而,不巧的是,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首领又是一病不起,雪妃再次求助于我,我便把仅剩的一颗水果再次交给雪妃,雪妃感激不已,我说没有guān xì ,这东西本来jiù shì 在最需要它的时候用的,现在老首领的情况,自然是最需要的。

    但是这次吃下水果之后,首领的病情却并没有好转,反而一日重似一日,雪妃再一次问我有没有bàn fǎ ,我突然想起了六棱果树的事情,那六棱果是可以延年益寿的,或许六棱果可以救得老首领。

    牡丹听了,也觉得这六棱果或许能够救得父亲,就想马上动身去求,我想了想,这有些不妥,那六棱果并非谁都能吃的,况且牡丹已经求过一次,未必会求到。还有一点,我不想说,六棱果树离这儿路途遥远,牡丹即使跑得飞快,一个来回也得半个多月吧,我不知道老首领能不能坚持得到。

    我把牡丹拦了下来,牡丹很是着急,问我可有别的bàn fǎ 。我想这六棱果树本来jiù shì 绯红的,我亲自求求他,或许能送我一个吧。

    于是,我念动九彩仙和绯红给我的咒语,不一会儿,那绯红便扇动着翅膀来到我的面前,笑着说:

    “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呢?”

    我将老首领犯病的事情如实说了,然后说道:

    “老首领宽厚仁慈,众望所归,如今病重,部落上下莫不希望他尽早康复,可是老首领的病却一日重似一日,大有日薄西山之状,所以恳请绯红大仙念在咽咽部落众红毛的份上,能将六棱仙果施舍一颗,以救咽咽部落之危难。”

    绯红大仙是如何对答的,老首领能否得救,我们在下回里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