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五十六回 积极防御
    朱顶红旗开得胜,自然受到了很多奖赏,我也因此得到了色子和咽咽部落上下的更多敬重,其实,朱顶红原本jiù shì 他们咽咽部落的雏,与我无关,我实在受之有愧,不过,恭敬不如从命,我尽可以享受朱顶红妹妹获得的赏赐。

    当然,享受这些shèng lì 果实的还有牡丹。

    不过,我们无心和他们一起庆祝首战的shèng lì ,我和牡丹有更重要的工作去做。那jiù shì 和色子一起,筹建军队,设计武器,建造防御设施,这些武器设施原本是有的,但是因为多年没有战争,早已失传。陷坑大多都被填埋,即使留下的,jīng guò 千百年的变化,现在能够看到的,不过是刚能没过小腿的小坑而已。武器就更没有了,金丹时候的长枪是怎么做的,绊索队是怎么训练的,踢踏队是如何发力的,等等,这些都不得而知,虽然也流传了很多的故事,我在九彩仙那儿也听到了不少,但是,那些故事往往是侧重于故事本身的跌宕起伏,至于这些武器设施的具体做法,都没有细谈的。

    色子、麻将、牡丹和我,我们组成了shí jì 意义上的智囊团,我们既要绘制出大的蓝图,同时,也要拿出具体的实物模型,然后才能大批量的复制生产。

    长枪的制作并不难,我们决定先用竹子做长枪,取粗细hé shì 的竹子,将端部削尖,就做成了一把长枪,制作起来非常简单。这里主要是挑选hé shì 的竹子,粗细、柔韧度等等都需要kǎo lǜ 。为什么不用木头,这是因为木头往往粗细不匀,枝杈太多,做起来不方便,端部没有竹子坚硬。竹子的缺点是用起来会打颤,越长越颤动的厉害,所以,也有红毛恐龙自己做一枝木枪的。

    绊索队可以训练的,在训练中逐渐摸索套路也是可以的。至于踢踏队的训练。也不是很急的,也可以让他们慢慢的摸索。

    用长枪是免不了伤亡的,在红毛恐龙自己的战斗中,能够减少伤亡是很有必要的。这不同于金丹时期和短脚畸龙的斗争。那场斗争的目的jiù shì 要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改变敌我力量的对比,最终全部消灭它们,而现在。不过是打败他们,能够减少伤亡就减少伤亡,毕竟是同胞嘛。

    所以最好的bàn fǎ jiù shì 防御,这防御设施最好用的也jiù shì 陷坑了,而陷坑又是最难做的,大家看了前面的章节就知道了,金丹那个时期做了很多的陷坑的,特别是duì fù 联合**的战役里,金丹设置了很多道防线,每一道防线都有数百个或者数千个陷坑,咽咽部落边境线长,要在边境线上挖出那么多用来战斗的陷坑,那需要的工作量可想而知了。

    挖陷坑遇到的最大难题是那些树根,我们所居住的环境主要是森林,那森林的地面看不出什么来,地下却是盘根错节,几棵树的树根搅在一起,有些树根不仅粗壮,而且韧性极好,想将它刺断,那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第二件难事jiù shì 如何将表面盖得严严实实,只有自己部落的红毛恐龙能够识别出来,而其他部落的红毛恐龙却以为这儿并没有什么变化。

    还有难题是如何将坑里的土石运出来,以及挖坑者如何在挖好坑之后,顺利的从坑子里出来等等,问题是很多的,不过,问题再多,只要肯于动脑筋,还是能够想bàn fǎ 化解的。

    我们主要设计的是单坑,也jiù shì 一个坑只能容纳一个红毛恐龙,掉下去之后如放在一个框子里,根本没有活动的空间,这样即使你有很大的lì qì ,也用不上劲,只能等待俘虏或者等待救援。当然我们也设计了几个双坑或者多坑,但是,里面空间大了,掉下去的俘虏可能会更容易逃跑。他们或者用叠罗汉或者挖掉坑边的泥土,或者挖出周围的树根,抓住树根上,等等,总的来说,让俘虏舒服了,很可能jiù shì 让自己不舒服。

    所以,虽然设计的时候是有双坑或者多坑的,但是在具体操作上,很少做双坑或者多坑的,但是也有例外,那jiù shì 因地制宜,比如这儿正好有一个沟,我们就不用再挖了,索性把顶子盖上,就成了一个特大的多坑,这种沟一般都很深,他们掉下去,一般是暂时上不来的,我们可以lì yòng地利的优势,逼迫他们投降,如果负隅顽抗,那就只好歼灭了,这不怪我们。

    对于上面的覆盖物,我们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的,红毛恐龙是大型动物,即使是单坑,那跨度也有两米,长达四米多,覆盖的树枝细了,上面一覆盖土层自己就断了,选的树枝粗了,又害怕踩不断,最后jīng guò 多次反复的试验,我们选择了一种速生杨树的粗树枝做材料,这种树枝枝干比较直,特别好用,便于表面平坦,更好的伪装。平时平平稳稳的,一些小动物踩上去也难以破坏,但是当大型动物踩上去的时候,粗的树枝就会断成几截,陷坑就起了作用。

    样品设计出来之后,色子就命令各个大队抽调出很多的红毛恐龙参与了挖陷坑的工作,到最紧张的时候,几乎有一半的红毛恐龙参与了挖坑的工作,可以说,在整个咽咽部落形成了轰轰烈烈的挖坑运动。

    当然,这些陷坑也不是毫无规划的乱挖,整个规划由色子、麻将、我和牡丹我们四个研究决定,共设计了一万四千多个坑,主要分布在东部和南部边境,西部和北部有高山大河的地方,山水已经形成了天然的屏障,所以不必防御的,我们就在最容易受攻的东部及南部布置陷坑,像当年金丹一样,我们设置了多道防线,这样的话遇到复杂情况,便于进行战术变化,那坑的布局也是不拘一格,如果你不认识标志的话,无论怎么走,都会走进陷坑,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即使qián jìn 的时候或者侥幸通过了几个陷坑,那你在撤退的时候,也是难以避免踩入陷坑的。

    所以进来的侵略者,迎来的必然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的悲惨结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