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五十七回 创新兵种
    陷坑的挖掘难度之大可想而知,盘根错节的地下构造延缓了工作进度,但是,由于大家积极性很高,再加上参加挖坑的红毛恐龙数量众多,所以,没过几个月,数千个坑便挖了出来,我第一次感觉到了群众的力量之大。

    尽管如此,我还是高兴不起来,一想到和平的格局要打破,心里很不是滋味,战争有着胜负之分,但是战争造成的伤亡和环境的破坏以及心灵的创伤却难分伯仲,胜的一方也好,负的一方也罢,其实都是输家,所以我更希望能够通过不流血或者少流血取胜。但是这或许只能是幻想,因为,不论是力量的对抗,或者对咬,或者使用长枪,一方如果没有被击倒,或者受了重伤,或者死去,那战斗是很难结束的。

    我们四个在设计出陷坑的模型之后,两个一组,分赴两处进行规划布局和指导工作,我和牡丹一组,色子和麻将一组分头行动。

    我们主要是通过目测和步测来决定坑点的布局,在每个要挖的地方,我会放一块石头作为标记,石头放在中心位置,然后在石头下面画个箭头,箭头所标的为坑的长的方向,因为坑子的大小都一样,又都是长方体,所以只要标出方向,挖坑的就能很好的按照你的思路去做了。

    我们这一组里,布局点主要由我来确定,牡丹负责找石头,他将石头放在我指定的位置上,然后我们画出箭头之后。在去布局下一个点,因为参与规划的就是我们四个,挖坑的却有数千,所以经常会出现窝工的现象,我们的点没有布出来,跟前早有红毛恐龙排队等着呢。

    有时候,牡丹会将石头放在我指定的地点,有时候,为了节省时间,牡丹喊一句。就把石头扔过来。他自己急着去找下一块石头,而我会亲自把石头摆在确定的点上,然后画上箭头。

    “哥哥,看着。”牡丹喊了一声。将一块石头又扔了过来。

    当时我正想别的事情呢。竟然没有躲。那块石头一下子打在了我的身上,还好,没有砸到脑门上。否则,总会把脑子给砸出来,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捂着伤口直唉哟。

    牡丹急着跑过来,愧疚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还得倒过来安慰他,于是我说道:

    “没关系,就当是砸在敌人身上了。”

    话一出口,我突然有了一个主意,成立一个投石队,就可以在远离敌人的地方将这种随处可见的武器砸向敌人,除非敌人闭着眼睛,否则的话只能砸伤而不能砸死,不是可以减少流血吗?

    “太好了………”我拍着牡丹的肩膀,高兴的说道。

    牡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愣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走,找色子去。”我早就忘记了疼痛,“腾”的一下子跳起来,拉上牡丹就跑,也不管这里的情况了。

    我将我的主意一说,色子极为高兴,他说,有了投石队,咽咽部落的胜率又增加了好多个百分点,他立刻召集各队长开会,从各个队中抽掉了若干名个子大、力气足的红马恐龙组建了投石队,立刻进行投掷训练,各个队也要组建地方投石队、长枪队、绊索队和踢踏队,这样就形成了中央和地方相结合,多兵种相结合的军事战略编制。训练科目和细则边训练边摸索边完善。

    防御设施的建设和队伍的训练同时进行,建设防御设施是每个红毛恐龙的职责,几乎每个红毛恐龙都要参加的,而且这种活谁都能做,不管是老的还是幼的,力气大的力气小的,都能用得上,不求排山倒海,只要能添砖加瓦就可以加快工作的进度。

    四个队的战士们在训练的间隙参加防御设施的建设,因为工程浩大,战士们又都是部落里的主力,没有他们去参加建设,工程的进度一定是非常慢的,所以,在工程量大的时候,适当降低训练强度,缩短训练时间,在工程量小的时候,提高训练强度,增加训练时间。

    战士们除了进行必要的训练之外,每天还要听故事的,主要是战争的故事,讲述金丹当年的那些著名的战役,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以更好的应对即将来临的战争。故事的主讲主要是我,因为我从九彩仙那儿得到了最新的最准确的故事本原,也就是比较纯。很多老年的红毛恐龙也知道这些战斗故事中的很多情节,但是他们往往讲得太离谱,甚至与原故事一点也不沾边了,我之前说过,红毛恐龙是世界上最擅长讲故事的动物,在讲故事的时候,总会将自己的想象加进去,有时候甚至弄不清楚到底哪是事实,哪是想象的,同一个红毛恐龙讲同一个故事,一次一个样,甚至结局还大相径庭。

    色子很不好意思,经常派随从给我送来最新鲜的水果和部落里的其它特产,说让我这样一个局外龙,忙里忙外的做这么多工作,他实在很过意不去。粉红也经常来慰问我,并且给我送来菊花蜜等好吃的东西,看到菊花蜜我就不由得想到粉红的惨状,但是粉红却并没有记这些小动物的仇,当上首领之后,他也像老首领当年一样,保护菊花之野,谁都无权破坏美丽的菊花之野,当然也就是保护了蜜蜂和蝴蝶的家园。

    “报……”一个探子边跑边喊着。

    他看到首领和色子正在我这儿呢,于是停下脚步,报告道:

    “哼哼部落今天举行了雏与部落分别仪式,据说这次出来的玉雏泥雏等有20多个,色子专门将制裁咽咽部落的决定给她们说了,让她们保证不能到咽咽部落。”

    “知道了,”粉红说道,“下去吧。”

    粉红看看色子和我,说道:

    “劫不劫?”

    色子和我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劫,送到口的肥肉,不吃白不吃。”

    然后,我们三个,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