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三百九十三回 巧救伤员
    停更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故事中的人物也跟我生疏了很多,所以,这些天我尽力回访了一下他们,跟他们套套近乎,鼓鼓劲,打打气,我担心他们时间久了会变懒的,该出场的时候不出场的话就会把读者们晾在那儿了不是吗?好在他们还算听我的话,反正嘴上答应的挺好的,到底结果怎么样,还得靠读者朋友们,希望能够喝个彩了,扔几个钢镚什么的了,演员们高兴了,表演起来就会尽兴的。△↗,

    闲言少叙,故事继续。

    却说那青毛刚刚赢得一场小的战斗的胜利,命令将士们一边打扫战场,一边警戒,同时,她的心里也正在谋划一次大的战役,希望通过一次战役来扭转当前不利的战局,而现在,她的部队士气正旺盛着,正好一鼓作气打过去,只要占领这片果园,就可以把第一小队的战士们从陷坑里救上来,不久,援兵一到,多国部队必然会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自己也可以一雪前耻,恶气尽吐。

    话可以这样说,但是实际情况比她想象的要残酷得多,就拿面前那扑朔迷离和多如尾毛的陷坑来说,就是多国部队不可逾越的鸿沟,是多国部队的噩梦。

    只有破解了这些陷坑的秘密,青毛才能将噩梦变成美梦。如何破解,从咽咽部落伤员的痛苦的喊声中,她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于是,她将正在殴打咽咽部落伤员的战士们喝止,然后假惺惺的对每个伤员嘘寒问暖套近乎,给她们讲述了多国部队出征的意义是为了拯救咽咽部落的民众等等。具体怎么说的,我没法模仿,原话也记不清楚了,总之。青毛的话似和风细雨,听起来舒服极了。那些伤员们原本关闭的心逐渐的要敞开了,他们会觉得,面对这样的红毛恐龙,如果你不把自己的心全部掏出来,似乎有违天理良心。

    正当青毛的一颗心像一朵花就要开放的时候。突然,对面的阵地上乐声四起,或高亢,或婉转,或轻柔,使你的心绪也会随着乐声此起彼伏。时而巍巍高山,时而潺潺流水,时而绿野如茵,时而波澜壮阔。青毛和她的战士们很多都沉浸于其中。似乎又回到了家中,或者来到一处名胜,正在尽兴的游玩,或者正在享受美食,或者……

    至于他们到底怎么想的,我没有一个一个的调查,总之,大致如此。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的伤员们却清醒得很,丝毫没有为那些音乐所动。有的瞪大了眼睛,有的用爪子指着自己的嘴巴摇头,也有个别的伤员竟然呕吐不止,想是战斗之前吃多了,或者是被敌人给撞了脑袋吧。

    就在这当口,突然从对面的阵地上飞来了许多恐龙蛋般大小的石头。开始密度不大,但是每块石头似乎长了眼睛似的,专往多国部队将士的脑袋上或者腿上飞,沉迷在音乐之中的多国部队的将士被疼痛惊醒的时候,那石头开始漫天飞舞起来。似乎下冰雹似的,铺天盖地而来,那些将士们顾不上疼痛,撒起脚丫子就往远处奔跑起来。青毛也醒悟过来,身上已经挨了几块石头,她才明白自己又上当了,但是此时此刻,任她喊破嗓子也无济于事,大家都自顾自的逃命。青毛明白,如果自己不跑,可能会被自己的队伍踩踏,所以,她也只好加入逃跑的队伍,撒开脚丫子跑了起来。

    那些跑得慢的,感觉屁股有什么尖尖的东西刺过来,扭头一看,那咽咽部落长枪队的士兵爪子里握着长枪刺了过来,他们个个眼露凶光,脚步如飞,蜂拥而来……

    青毛的队伍跑出了这片果园之后,才摆脱了追兵的追赶,惊魂稍定的将士们一屁股坐到地上直喘粗气,嗓子眼里直冒烟,肚子里却空荡荡的,又没有食欲,不过有食欲也没有办法,实在没有多少可吃的东西,虽然不远就有一条河流,但是谁又敢贸然过去,说不定咽咽部落又有埋伏。

    青毛清点龙数,又损失了200多个,剩下了将近1000个,这样,青毛带出的队伍已经损失过半却是寸功未建,刚刚鼓起的士气,现在好像是瘪了的气球似的,整个队伍更像是被冰雹打过的瓜田,破败不堪,没有半点生气。

    话分两头,各表一边。

    牡丹很是兴奋,他没有想到,这次战斗进行的这么顺利,不仅成功的营救了受伤的战士,而且使敌方又损失了两百多。牡丹一方面让长枪队和绊索队做好防卫工作,防止青毛的队伍反扑,另一方面,命令踢踏队成员还有民众参与陷坑里的俘虏的营救工作,同时将陷坑恢复,保证整个防御体系的安全。

    由于我们使用了专用的梯子,掉入陷坑里的俘虏用了不到小半天的时间都救了上来,金丹命令将他们转移到后方安全地带,派专门的官员接待和转化他们,粉红觉得事关重大,不能有所闪失,前线上又离不开我和牡丹,于是命令色子和麻将亲自管理此事,吩咐他们,一旦有事,马上汇报,军队马上就可以开过去。色子和麻将自然熟悉我们的音乐语言,让首领放心,他们表示一定能够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大头还在后面呢,”牡丹笑着说,“还有七千等待消化着呢。”

    色子笑着摸摸自己的肚子说:

    “不要说七千,就是七万我也保证能消化掉,连骨头渣子也消化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残渣。”

    看看色子的肚子,确实也不小,这家伙也是见过世面的,我想他一定能够做好的,我拍拍他的肚子,说道:

    “快去吃吧,不然的话,被别人抢跑了。”

    色子笑着领上任务离开了。

    我们抓紧时间收拾战场,将伤员转移到安全地带进行救治,将牺牲的战士和多国部队死亡的将士们分别掩埋在这片果园的不同地方,一来便于祭奠,二来,如果哼哼部落要运回尸体,也便于寻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