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四百零六回 骂天扯地
    奠定苍蝇怕怕名声的,绝不仅仅是这一件事。¢£,她的典故很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其中有一件事,使我如雷贯耳,当然,那件事也确实与雷有关的。

    那是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雷雨天,那雷公电母由于半年多时间没有见面,一见面就难舍难分。那电母眼睛里放一道电,雷公便激动的喊一声。于是乎上面情意缠绵,翻云覆雨等闲间;下面浊浪滔滔,颠鸾倒凤众生亡。

    这雷雨天本不同于连阴雨,来得快,走得急,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下雨的过程,然后是小河流,大河涨,云开日出万物新。

    这场雨也是动物们盼望已久的,不论是河流还是花草树木都需要一场大雨来补足水分。常言道,春雨贵如油,春天的那尾毛细雨只能滋润一下地上的小草,对于干涸的土地和日渐枯竭的河流起不了丝毫作用,一些大树的枝叶也开始干枯,所以,对于第一场夏雨,动物们是寄寓了厚望的。

    谁也没有想到这雷公电母打起了持久战,日月数天没有出来,想想也快憋疯了吧。不过这天上好说,地下可就遭了殃,瓜田彻底完了,水果很多也落到水里飘走了。小动物能爬到树上的可以幸免于难,爬不到树上的都变成了鱼,高大的红毛恐龙的生活也遇到了极大的困难。

    首领束爪无策,其他红毛恐龙叫苦连天,有的恐龙祈求上天发发慈悲。

    “我要到山上去,”苍蝇拍拍说道,“你们帮我一把。”

    “你要干嘛去?”一同在大树下避雨的朋友说道,“下雨天山道湿滑,而且随时有可能发生山体滑坡,太危险了。”

    “我去咒骂雷公电母。让他们滚得远远的。”苍蝇拍拍愤愤的说道。

    “你不怕雷击吗?”朋友劝说道。

    “总比大家都在这里等死强,照这样的下法,不用等到明天,我们都变成了鱼了。”苍蝇拍拍说道。

    几位朋友看看苍蝇拍拍这样仗义,也顾不了山路危险,高处容易雷击。毅然决然的要和苍蝇拍拍同去。

    到底几个,我也说不清,好像是有五六个吧,他们平时喜欢在一起侃大山,现在他们的任务是爬大山了,不爬不知道,爬起来才发现,这爬大山比侃大山要困难得多,尤其是在下雨天。

    他们克服了重重困难。终于到了山顶。那雨还是瓢泼一般,苍蝇拍拍让朋友们到山洞里避雨,自己独自走到山顶上,吵吵嚷嚷的说开了,但是由于雷声大,又有风声,这声音便很难传出去。

    于是,苍蝇拍拍央求朋友们送来一根很粗的竹子。竹子的芯被凿通,至于怎么凿通的。不是本故事的主要内容,所以就不解释了。

    好一个苍蝇拍拍,她蹲坐在山顶上,将竹子竖直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一面朝天,一面对着自己的嘴。用两个前爪扶着,就说开了。

    开始说的都是好话,说什么雷公电母洪福齐天了,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世间无数”了。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了,什么“雷霆万钧”了,什么“雷厉风行”了,天下的阿谀之词,凡是有的,没有没说的,再加上若干形容词,语调的配合,柔美的声音,即使是铁石也能说得心花怒放,飘飘欲仙。据说,她的身旁真的有几块恐龙蛋般大小的石头,竟然在雨中舞动起来了。

    我没有亲见,不敢肯定,至于说了什么,由于那些朋友们都在山洞里,那竹筒又是朝着天,都不清楚,问苍蝇拍拍,她说,“说出去的话便像泼出去的水,说完就完了,怎么还能重复呢?”

    后来,见没有什么反应,苍蝇拍拍就拿出了将苍蝇说死的功夫来,将天下所有恶毒的话系数拿来,再添油加醋,有机结合,所谓“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龙六月寒”,那滴下的雨点竟然瞬间变成了冰凝固在地上,一些树木竟然拦腰截断,格吧格吧的声音响个不停。

    一会儿,那雨突然下得更大了,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声,山上突然起了狂风。大家明白,这雷公终于听到了有龙在骂他,所以发怒了,用大雨报复苍蝇怕怕,风是雷的朋友,所以,也咆哮着过来了。俗话说,“风雨同舟”,说得就是二者的关系。

    然而,苍蝇拍拍却岿然不动,仍然骂不绝口,就像一座山一样屹立在那里。有诗赞曰:“何时突兀现此物,风雨不动安如山。”这里的“物”指的就是苍蝇拍拍,赞美她在风雨面前,稳如泰山,大义凛然,视死如归。

    后来,响了几个闷雷,在山顶划过几道闪电,但是都没有击中苍蝇怕怕,有的说,雷公电母气糊涂了,所以屡击不中,也有说,雷公电母被苍蝇怕怕的凛然正气慑服了,也有的说,雷公电母跑还来不及呢,那还顾得上瞄准呢,他们担心自己步了那些苍蝇的后尘。

    雨停了,云散了,太阳出来了,整个森林一片欢腾。当朋友们上到山顶找苍蝇怕怕的时候,她仍然嘴里在骂着,过去一扶,发现她早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还在骂,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常言道,事实胜于雄辩,辩也没有用的。

    这苍蝇拍拍和说破天相比,一个是将活的说死,一个是将死的说活;一个是旱天求雨,一个是雨天求停。从这个意义上说,确实也难分伯仲,倒也是旗鼓相当,两者相遇,到底谁胜谁负,真是难以预料。

    不过有一件事需要说清楚的,就是苍蝇怕怕这次气走了雷公电母之后,哼哼部落和咽咽部落这一带长久没有下雨。后来虽然苍蝇拍拍又亲自到山顶认错,恳求雷公电母饶恕自己出言不逊,口无遮拦,但是天上仍然一丝云也没有。有龙说,这是雷公电母不愿原谅她,也有的说,当时骂的时候,雷公电母就在头顶上,现在,他们不知道去了哪儿了,怎么能听到呢?

    苍蝇拍拍试了多次,都没有什么效果,倒是苍蝇拍拍每次都中暑晕倒,被朋友们抬下山的。

    后来,后来呢?

    后来,多亏了说破天骂上帝,雨才又回到了世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未完待续。。)

    ps:这一章还是有点意思的,希望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