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四百二十五回 田豆真逗


    既然奋妹和发哥也弄不清楚有多少孩子,想必他们也不清楚谁在谁走,让小家伙跟我们一起走,能给我们枯燥的旅行生活带来很多的欢乐,所以,这小家伙如果执意要跟我们走,我也不准备硬赶她走的。

    但是现在我应该弄清她到底是雄是雌,并且给她起个名字,这样我们也好称呼,不能老叫小家伙,只要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就该平等了,不尊敬的称呼还是少叫为好。

    “这是一只雌的蝴蝶。”我说道。由于小家伙将屁股蛋掉向了我这边,我可以仔细的看到她的尾部,确定是一只雌的蝴蝶,这方面我是能够认得很清的,因为我小时候就多次观察过蝴蝶等小昆虫产卵,等它们产完了卵,我们将成虫撵走,然后将卵放在葫芦里观察它们孵化的过程,看卵如何变成了幼虫,再观察幼虫变成蛹的过程,然后观察化蛹成蝶的过程。

    当然,这种蛹我们一般不用来斗的,因为它的幼虫一直宅在葫芦里,长得不够壮实,变成的蛹也没有力气。我们用来斗的蛹,都是从土里挖出来的强壮的蛹,那才有战斗力。你比如我抓的奋蛹,那是一个极为粗壮的毛毛虫变成的。它生活在一棵杏树的树干上,每天爬上爬下,为了吃到树叶和杏子,需要在粗糙的树皮上爬很久,爬上去之后,又累又饿,便会海吃起来,吃饱之后,往往因为太重,小短腿难以抱紧树皮,便掉下来了,过一会儿。身上不太疼了,就再次往高爬,等爬到有树叶和杏子的地方的时候,早就饿了,于是又是一顿。再掉下来,这样经过反复的爬高和摔打,这个毛毛虫变得极为壮实,粗粗胖胖的,有别的毛毛虫的一个半大,而且力量超群。

    毛毛虫身上有毒毛。所以小朋友们离它们总是远远地,成年恐龙想吃毛毛虫的话,也是用棍儿挑起来,然后装在葫芦里,想办法去掉毒毛之后再吃。这个我在前面介绍过,那也是大补的好食材,颇受青睐的,只是大家怕毒毛,所以真正像吃别的虫子那样的,倒是不多。

    不过,我很喜欢这些毛毛虫的。喜欢他们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毛毛虫的蛹比一般的蛹力气大。摆动的频率高,耐力好,更喜欢它们的那一身毛。当敌害来临的时候。那一根根毒毛马上“亭亭净植”,即使再强大的敌人,也束爪无策,只可以“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如果你执意入侵。根根毒毛如“壮士断腕”,干脆利落。毫不吝惜的从毛毛虫的身上断落,狠狠的刺入你的肌肤。不像刺猬那样,拔一根毛好像要要它的命似的。抓住刺猬的一根毛,你可以带着刺猬走很远的路,而毛毛虫的一把毛,你也别想带走它半步。

    毒毛掉了,可以再长,生命丢了,永远也没有了,毛毛虫能够在舍得之间做出明智的选择,舍车保帅,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而刺猬一毛不拔,难以在舍得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只好让敌人牵着走,生命自然难以保全,常言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为了几根毛而将生命雨不顾,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啊。

    我每天守候在那个粗壮的毛毛虫的附近,观察着它的一举一动,终于有一天,它掉下之后不再往树上爬了,而是往土里钻,我知道,这家伙是要便蛹了啊,于是,我在周围做了记号,果然,第二天来这儿,我挖出了那个粗壮的蛹,我便将其训练成了冠军蛹,说“蛹冠三军”“奋蛹当先”“奋发图强”“奋不顾身”“奋起直追”“奋斗到底”“蛹往直前”“蛹姿八法”就是说的我的奋蛹啊。

    这些东西,我在之前介绍过,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小家伙是个雌的蝴蝶,我想给她起个名字,我将这想法说了出来,牡丹和朱顶红都赞成,确实应该有个名字的,这样大家叫起来也方便。

    “她的妈妈叫奋妹,”牡丹边喃喃边思考,“既是奋妹所生,应该叫‘田’,田什么呢?”

    我惊叹牡丹的幽默,也惊叹奋妹这名字的绝妙,“奋”的上部,不就像一只蝴蝶吗?而下面,更像蝴蝶在产卵,将她的孩子称呼为“田”,倒也是绝妙至极。

    “就叫‘田豆’吧,”朱顶红妹妹补了一句,“你看她的翅膀上有很多像豆一样的图案,而且这名字叫起来也顺口。”

    “好。”我和牡丹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

    称呼为“豆”,也是红毛恐龙起名用得比较多的词,像之前出现的“豆花”“豆叶”等都是,但是就是没有“田豆”这名字好听,朱顶红妹妹的智商也是蛮高的。

    “田豆,”牡丹对着小家伙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叫田豆,你满意吗?”

    小家伙奋力的摆动着触角,激动的走来走去,并且突然在我的爪心里空翻了数个跟斗,把我们看得直乐。好,既然她喜欢这个名字,从今往后,我们就用这个名字称呼她好了。

    小雅也显得极为高兴,虽然奋妹和发哥在的时候,两个小家伙经常在飞行技艺上和她抢风头,但是当两个小家伙离开我们之后,我明显看到小雅有失落的情绪。没有了比试,自然就没有推动力,飞行技术高或者不高因为失去了参照,自然就没有了高低差异。飞和不飞又有什么区别呢?因此这一路上小雅都没有怎么飞,更多的是站在我们的身上,让我们驮着走。

    “田豆,我们比一比。”这是一种特别的声音,但是是红毛恐龙的语言,我们可以听得懂,我以为是牡丹或者朱顶红捏着嗓门在说话,但是,问问他们,他们也觉得惊奇,他们也以为是我们三个之中的其中一个故意捏着嗓子跟田豆说话。

    我们看看四周,四处并没有红毛恐龙的痕迹,只是在偶尔的时候,有一些野生动物窜过来,仓皇的跑了。

    那到底是谁在说话呢?我们还是在下回里揭晓吧。(未完待续)

    ps:周末读书快乐啊,又一回来了,虽然慢一点,但是字字饱和真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