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四百四十回 说者为王


    “起来,色子大人。”牡丹含泪搀扶色子,一边嘴里劝说道。

    “您不答应,我就不起来,如果我死在这里,就将我的尸体扔到河里喂鳄鱼吧。”色子摆脱了牡丹的爪子,悲切的说道。

    “我母亲怎样了?”牡丹问道。

    “雪妃望眼欲穿,自从你们走了之后,雪妃食量骤减,身体消瘦了很多,首领病重,咽咽前途未卜,雪妃愁得尾毛都快变白了,您要不回去,哎……”色子无奈的摇着头。

    牡丹看看我,泪眼婆娑,说不出话来。

    我的心里也似打翻了五味葫芦,很明显,牡丹已经动摇,不能陪我远走天涯,我仿佛感觉失掉了左前腿似的。牡丹是个好孩子,不管他心有多野,这个时候,他的腿是迈不出去的。

    “跟色子大人回去吧,你是部落里行走,并不受古制的约束,咽咽部落目前四海宾服,你又德高望重,多国部队的将士们都念着你的好,你做首领,邻国闻之,必齐朝于咽,咽咽上下更是顶礼膜拜,愚兄提前向你祝贺,贤弟莫要再做推辞。”我说道。

    “哥哥待我恩重如山,韬略比我高万倍,做首领也该是哥哥做,小弟恳求哥哥前往,首领一职非哥哥莫属。”牡丹说道。

    “牡丹不要推让,哥哥心意已决,不会与你分那半壁江山,目前首领病重,局势不稳,四处游荡的石雏嗅觉极其敏感。需要你即刻回去稳定局势,不要给他们可趁之机,你背上色子大人。施展快腿之功,速速回到首领身旁,接受重托。你天资聪颖,又有历练,再加上色子大人和雪妃等辅佐,必能将部落治理的井井有条,只是要注意身体。万事不可过度,不可步粉红首领之后尘。至于你我的联系。我让小雅常常回去看你,我每到一个部落,让小雅带该部落界花回去,你便知道我等去了哪里。你将一苹果或者苹果树叶带回来,以报平安,若有事换成柿子树叶子,若告急,便带一根尾毛回来,我即便是在千里之外,也一定会赶回去。”

    我还有很多话要吩咐,又恐怕说多了误事,毕竟那里十万火急。粉红首领病重,在他驾崩之前,完成所托之事。一来,粉红走得安心,二来对牡丹今后的麻烦也会少很多。

    牡丹没有继续劝我,他让色子起来,告诉他自己可以回去。色子顿时云开雾散,脸上出现久违的笑容。嘴里说着感天谢地的话,起来活动筋骨。刚才跪的时间长了,腿脚有点不是很方便。

    牡丹和我们一一拥抱,朱顶红眼睛红红的,小雅有些萎靡,田豆也蔫蔫的,大家明白,这次分离,除了小雅能够飞回来见见牡丹之外,我们很可能再难相见,心里谁不难过呢?

    牡丹什么也不带,他将那张软床也留了下来,说我们长途旅行用得着,自己很快就回去了,反正回去也用不着了,相用的话,部落里有的是,水果什么的,路上有,也不需要带,沿途的水源,他也比较清楚,葫芦也没有带的必要。

    但是我必须得送给牡丹什么,不能就这样离开的,我突然想到之前九彩仙送我的宝物——三根救命的尾毛,世事难料,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我决定送给他一根,以备不时之需,牡丹没有推让,跟我学了咒语之后,将尾毛领上。跟我们道了别,背上色子飞一样的往回赶。

    转眼之间,牡丹的身影就消失在丛林之中,再难看见。

    我突然听到波涛动荡的声音,回过头去,那原本老树皮般的河面露出了宽阔的水面,很明显,有些鳄鱼已经等不及而离开了。

    养子和它的母亲并没有离开,仍然和我们在一起,等我们回过神来,养子的母亲和我用爪势和语音进行交流,问我过不过河了,我说,当然要过了,只是现在鳄鱼们都散开了,我们恐怕是过不去了。

    养子的母亲笑了笑,用爪势摆摆,意思是没有事的,她对着河面尖叫了数声,并将尾巴在地上重重的拍打。这样反复数次。

    奇迹出现了,那些准备和已经离开的鳄鱼们再一次聚集过来,须臾间,那宽阔的河面又被老树皮盖得严严实实的了。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养子的母亲应该是这群养子鳄的首领,不然的话,一般的成员不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的。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条鳄鱼要比一般的鳄鱼至少大了一头,腿也粗了一些,眉眼也俊俏了些,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养子的母亲又摇头又点头的,我不明所以,她便给我比划了起来,嘴里也在说着。对于她说的话,我不太明白,但是结合上比划,我就大致弄清楚了她说的话。

    这使我很是吃惊,养子鳄的母亲确实可以算作养子鳄群的首领,但是她们和我们红毛恐龙并不一样,首领并没有什么特权。因为在这条河里,养子鳄并没有什么天敌,食物很丰富,也不需要互相争抢,也不必占一块领地,所以在养子鳄之间一直是和平共处。养子的母亲被大家尊为首领,并不是因为她体型比一般的养子鳄大,也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或者品德高尚,最重要的是她特别会讲故事,大家都爱听她讲故事,她讲故事的时候,就会有大量的鳄鱼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讲到动听之处,会有鳄鱼给她送来肥美的鱼吃。

    原来如此。养子的母亲在群里说一声,大伙便都过来帮忙了。这真是令我羡慕不已,我也爱讲故事,可是我的那些个听者在我需要他们的时候,却不知道躲到了哪儿去了。他们听故事,好像呼吸大自然的空气一样,可以无限制的索取,却不想付出任何回报。哎,高度智慧的红毛恐龙,终究不如这些低等的动物更重感情啊。

    我们一边交谈着,一边踏上了养子鳄们用身体搭成的浮桥上面,虽然每一步都迈得极其慎重,但是却很是平稳,像走在河边的草地上一样,绵绵的,松松的,悠悠的,我们的心跳似乎也突然变得缓缓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