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我本是龙 > 第四百五十二回 首领之邀
    天快黑的时候侍者来报,说首领已经同意,已着色子安排明日的迎雏事宜,并吩咐灶爷明日太阳出来不久就带着我们到庆场去。

    灶爷连连感谢,那侍者走的时候,灶爷又送给她两串尼古一勾叶子,说一串给色子,一串留给她自己用。那侍者不肯接受,灶爷自然有办法说服她,侍者实在不好意思推掉,说了一句下不为例匆匆的走了。

    灶爷请我们吃她家里的水果,说我们可以尽情的享用,家里的水果是没有尼古一勾烟雾熏过的,她告诉我们,在叮叮部落,吸食尼古一勾只选择在公共场所,在自己家里是不会开坑的。一来,吸食这种东西,往往是大家围坐在一起进行的,有了气氛,吸的才有劲;二来,吸食这种东西,是需要动岛>小说www.zHuzHudAO.com火的,动火是需要审批备案的,万长、条长、蛋长一直到队长都要清楚,最后还得报色子,审批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引起火灾事故,出了问题也好追究相关恐龙的责任;第三,开尼坑也是需要缴纳一定量的尼古一勾叶子的,多开,自然是要多交;第四,在公共场所允许开坑的情况下,谁又愿意在自己家的那一亩二分地里开坑呢?

    果然,灶爷家里的水果是很好吃的,我和朱顶红早就肚子空了,所以撑开肚皮吃了好多,灶爷连连说好,她说:

    “这才像个年轻恐龙嘛,不吃东西哪来的力气啊。”

    我明白,之前因为我们没有吃她果园里的水果,灶爷还以为我们食量小,或者有什么病吧,所以心里一直担心着,现在看到我们这样吃东西。那心中的一块石头自然就落地了,所以她很高兴的。

    我们聊了很久,灶爷对喃喃部落和咽咽部落的事情很感兴趣,我便将最近发生的咽咽部落挫败多国部队的战争给她讲了,她不时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对我们的周密准备很是赞赏。她说,如果是叮叮部落遇到这样的事,只好点一把火同归于尽了。

    我没有将我和朱顶红在战争中的表现讲给她听,更多的讲的是牡丹和粉红首领的事情,这样做,既可以提高牡丹的威信,减少石雏们对牡丹的图谋,又可以使我们在叮叮部落不至于惹出麻烦来。

    灶爷叹息,因为一条河流阻挡了相邻部落间的交流。真所谓老死不相往来,说到这里,她突然问道: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我活到这么大,还没有听说有从河东过来的红毛恐龙的呢。”

    “是鳄鱼把我们送过来的。”朱顶红说道。

    “鳄鱼怎么会听你们的话呢?”灶爷不解的问道。

    我们便将如何救养子,养子的母亲如何召集鳄鱼们帮我们过河的事情讲给她听,她有点不太相信,说我们是在讲故事,我们也不争辩。

    谈着谈着。灶爷的呼噜声响起来了,我们也不再打扰她。就在自己的软床上睡着了。

    灶爷一大早就起来了,她领着我们来到一处泉水旁边,让我们各自喝了一些水,灶爷则拿着昨天刚刚做好的斗在泉水中泡了一会儿,拿出来,那斗绿油油的很是好看。镶着的彩色石头经过水这么一泡,显得更是色彩分明,而且珠圆玉润,晶莹剔透,灶爷十分喜欢。摆了几个姿势,甚是潇洒,只是她始终没有将斗含在嘴里试一试。

    “灶爷,您的这斗要不自己用吧。”看着灶爷那么喜欢这支新斗,我劝道。

    灶爷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说这斗是不是天下第一?”

    我没有见过很多斗,但是能做出这么好的斗的,我想普天之下应该没有多少恐龙,更何况,这是叮叮部落的特产,别的部落即使有能工巧匠,也不会做这个东西的,既然灶爷这么自信,我想应该是的,所以,我点点头。

    “你说,在叮叮部落,我灶爷是不是最大的?”灶爷又问道。

    我摇摇头,比灶爷大的应该有很多,这个不用说,虽然灶爷是三等床,但是是一个老旧的床,所以,在叮叮部落,灶爷并不能够排上号的。

    “假如我使用的斗比首领和色子的斗还要好,你觉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灶爷说道。

    这个我没有想过,在喃喃部落的时候,我还小,部落里的红毛恐龙总是把最好的东西送给首领父亲的,父亲也会把最好的东西送给我,在咽咽部落的时候,由于我们和首领的关系并不一般,我并未觉得我们拥有的东西必须必首领差,而现在灶爷说了,仔细想想,灶爷说得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的。

    既然灶爷要送,我们也没有必要拦着,太阳渐渐的出来了,恐龙们也从各自的家向庆场方向运动,我们知道,这是大家为我们举行欢迎仪式的,不一会儿,庆场方向传来了音乐声,看来,这叮叮部落也有会吹乐器的。

    乐声很欢快,乐调似乎也听过,但是乐器的音色和咽咽部落的并不相同,可见乐器的种类不一样,所用的材料也有差别。所以才会这样。

    灶爷让我们用泉水将身体简单的洗了洗,并且摘了一些花,给我们插在了尾毛上,我虽然看不到自己怎么样,但是朱顶红经过这么一洗,一打扮,显得更加水灵漂亮了。

    既然大家都等我们,我们应该赶快赶过去才是,但是灶爷却让我们放慢脚步,说不急,反正也不远,那里一切就绪了,我们到了也不迟的。

    灶爷慢条斯理的给我们讲述她的种养尼古一勾的事情,似乎那迎雏仪式和我们无关似的。

    “到了,到了……”

    “好漂亮的雏啊……”

    我们突然听到了议论声,我知道,庆场就要到了,路两边,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红毛恐龙,他们指指画画,嘴里说着话,有的还带着水果,或者灌水的葫芦,有的将头伸到地面上吃几口草,或者翻到高处吃几口树叶,这种吃法,实际上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并非肚子里真需要这些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