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54回
    霸总的提醒,罗青羽听进去了,她也不想惹麻烦,除非麻烦来找她。

    果然,做人要时不时找人聊聊,不管对象是谁。她上辈子也经常和同事们侃聊,受益匪浅。

    凌晨四点多才睡下,原本打算睡个天长地久的,结果被农七哥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要请她出去吃饭。

    丁寒娜起了一大早,接到工作出门了。

    罗青羽睁开惺忪的双眼,看看时间,糟!早上十点多,才出来几天她便堕落了?连忙起身,洗洗刷刷,随意梳个马尾,换上白T+浅色牛仔裤便出了门。

    农七哥约她在一间特色西餐厅见面,属于两个人的约会。

    远远望去,他这人吧,安静的时候还算斯文俊气。和温远修差不多,后者多了一股文雅的书香之气,添分不少。

    和年哥更是不同的典型,年哥看似温和,实则不苟言笑,凶起来那样儿蛮可怕的。他小时候奶萌奶萌的,长大后多了一份粗犷的豪气,帅得很有味道。

    嗯,还是年哥最帅。

    这是她和农七哥碰面之前的印象,他端起杯准备喝水时无意间看见她过来了,噗哧一下笑得几乎合不拢嘴。颜值顿时跌了两分,成为三人中垫底的那个。

    罗青羽拉开一个椅子坐下,白他一眼,“笑什么?”

    “抱歉,抱歉,”农七哥自知失态,一边笑一边扯纸巾擦擦溢出嘴角的水渍,“没想到你比我还能闹,不愧是老三那边出来的人。”一个个能得像窜天猴。

    罗青羽不理他,径自拿过餐牌看看有啥吃的,饿了。

    “怎样,昨晚没受伤吧?”好歹是自家的人,笑归笑,农七哥象征性的关心一下。

    根据律师昨晚的汇报,俩姑娘一点皮都没破,打完了跟没事人似的。最后一查,才知道罗姑娘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拜访”一下当地的警局,厉害死了。

    “我怎么可能受伤?”罗青羽一脸“莫要开玩笑”的神情,正翻着餐牌,忽然想到一件事,“你没把这事告诉我年哥吧?”

    “废话,你在我身边出事必须上报!”农七哥理所当然道,“除非我活腻了。”

    这是妹子,不是职员,出事当然要汇报家长。

    罗青羽:“……”

    忙扔下餐牌,仔细翻翻手机看看是否漏了谁的信息没看。不过好奇怪,居然没有?!罗青羽不敢相信有这等好事,默默眨了眨眼睛。

    该不会秋后算账吧?

    “哎,别看了,我告诉他你没事。”农七哥安慰她,“他对姐妹一向宽容,放心吧。来,说说昨晚发生的事,为什么打架?听说你跟丁小妹每人怼三个?”

    他从昨晚忍到现在,一直很好奇她俩打架的样子。

    “你怼不了?”罗青羽鄙视他一眼。

    “顶多怼两件。”丁小妹打的那几位,农七哥很坦诚,“快说说。”

    他对女人之间的斗殴不感兴趣,关键是她俩女娃怼大汉,而且一对三。更甚至,罗小妹把其中一人打残了。

    啧啧,这是女生做的事吗?

    “唉,能有什么事?”想起昨晚伸到嘴边的那块手帕,如果不是她长期服用五行丹导致体质特殊,恐怕已经中招,“七哥,你以后去那种地方要小心,那些王八蛋用药……”

    吧啦吧啦,把昨晚最危险的那段告诉他,以后有个防备。像七哥这种身份矜贵的人,就像行走中的保险柜,须防坏人绑架。

    见她慎而重之的叮嘱自己,农七哥不禁莞尔轻笑,递给她一份餐牌,“我知道,来,想吃什么?这是我朋友开的店,以后你过来吃饭签我的单。”

    他是纨绔子弟,除了不爱工作,最爱吃喝玩乐,识得一票吃货朋友。

    “哦?”罗青羽精神一振,“猪排、烤鸡、清汤、芦笋卷和冰淇淋,外加一份烤布丁。”

    “浪费可耻。”农七哥斜来一眼,女孩家家的吃那么多?

    “你以为我一对三的力气光喝水就行?”

    农七哥:“……”好,你赢。

    好歹是老三家的便宜妹子,用餐期间,问问她接下来的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罗青羽准备吃过饭便去单位瞧瞧,申请员工宿舍的一个床位。离家太远,以后中午下班不回家,直接在宿舍歇两个小时。

    虽然身上有些钱,买车始终不划算。

    她每年只工作三个月,早晚骑车就好了,要么搭公交或者地铁,挺方便的。买辆车回来开三个月,然后留着攒灰尘么?还要保养呢?忒烦。

    直接开回枯木岭?别逗,山长水远的,不仅疲劳驾驶,途中还要收费。况且山里已有一辆车,爸妈停一辆,还有老哥的,年哥来了又一辆……有点挤。

    所以,还是自行车好。

    “骑什么自行车?等下去我家车库选一辆。有些我顶多开过一两次,质量还行吧。反正你就三个月,完了开回来放着。”多省事啊。

    “……”

    这就是跟土豪结交的好处,高女王如是,农七亦如是。

    “宿舍太小了吧?不如买套住宅?反正你有钱……”农七哥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

    “打住!我没钱!”罗青羽忙澄清。

    农家兄弟这是非要把她未到手的钱花完才甘心?买房跟买车能一样吗?真是的。

    “我知道你现在没钱,这不有我嘛,我借给你……”

    罗青羽默默抬头,忍不住问:“……七哥你是放贷的吧?”

    就像散财童子,可惜借他的钱要还。

    农七哥睨她一眼,正想说话时,手机响了,瞧瞧来电,哎呀妈,是大佬的电话!不接不行,忙拿起点开接听:“大哥?我在干嘛?陪老三家的小青吃饭!”

    难得干一回正经事,被逮个正着,运气真好。

    “回公司?你在魔都?”出于动物的本能,农七哥意识到不妙,瞅瞅对面的妹子,“小青呢?一起回?”

    啊?!罗青羽吃了一惊,连忙摇头摆手,保持正常语调抗议:

    “我要回学校!”

    农七哥没理她,开玩笑,作为一对纨绔兄妹,有福共享有难同当,谁也别想逃。

    可幸亏农大哥英明,对小青的工作如数家珍,顺便将农七哥训斥一顿。然后勒令他在一个小时之内回来,否则停他的卡。

    “……”

    陷害队友失败,老大有令,农七哥连饭都吃得不香了。撑着吃完赶紧走人,否则来不及。

    临走前留下自己家的地址,让她有空去提车,然后匆匆离开。他一动身,隔壁一张桌子的两名客人同时起身,随他一起往外走。

    罗青羽:“……”

    得,居然有保镖,难怪敢到处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