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女频频道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55回(加更)
    吃过饭,罗青羽回到教育机构,熊春梅已在办公室等她。

    “原来你跟农氏有交情,瞒得够紧啊。”熊春梅带她参观宿舍时,调侃地说。

    “唉,没什么好说的,你要给我保密。”罗青羽不欲多提,“有没单间?”

    “有,不过要付房租。”

    宿舍楼离单位很近,就隔一条街道。

    宿舍楼以前是某些单位的办公楼,共8层,每层十间房,尽头各一个楼梯间,没有电梯。后来那单位倒闭了,高氏买下这一片区域改建办公区、住宅区。

    高曼琳见其中一栋楼还算牢固结实,便简单修葺一下改成员工宿舍。由于房间多,除了教育机构的职员,还有其他单位的员工租住。

    房间规模有大有小,小的仅20平米,内部员工有优惠,每月500,水电费另计,外边单位的职工月租最低是800以上。

    而罗青羽情况特殊,她每天只在这儿午休,花费有限,水电费就免了。

    一年6千的房租,也行,胜过跟别人抢床位。自己不在的时候,那床位还不知道被人放什么东西。

    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权当花钱买一份安心。

    由熊春梅带着,手续顺利办妥,月租等罗青羽结算工资时扣。办妥这些手续,领了门钥出来,熊春梅拿出一串车钥给她。

    “不用了,曼琳的车太骚包,我找朋友要一辆低调的。”

    熊春梅噗哧地笑了,收回车钥,“今晚一起吃饭?介绍一位朋友你认识。”

    “男的就不用了,我忌桃花。”

    “见见而已。”熊春梅劝道,“人家是海归,今年27岁,做会展策划的,脑子特别灵活,模样不比明星差。趁年轻人多识些朋友,将来才知道自己合适什么样的。”

    至于家境,父亲经商,母亲是银行行长,他们让她不要提背景,试一试女生的态度。

    如果两位年轻人投缘,处对象的时候自然而然便知道了,不必刻意提及。

    熊春梅作为介绍人,拿两家作了一下比较。男方的家势肯定比不过农家,但罗姑娘不像那种非要嫁入农家的物质女子。男家与女家相比,倒是男家好些。

    男方刚回国半年,找到工作后,父母开始操心他的婚姻大事,觉得男人成了家才会成熟定性,方能把全部心思放在事业上。

    “我见过他两回,脾性还不错。”熊春梅笑说,“至于其他,你以后慢慢观察。”

    罗青羽朝天花板翻个白眼:

    “我真的没空,昨晚在夜场跟人打了一架,说不定要吃官司。我姐妹的工作室搞装修,我自己又接了个私活,以后晚上和周末都没时间,这两天闲着又要搞宿舍的卫生……你让我喘口气吧?啊?”

    虽然夸大了些,与事实差不多。

    “打架?”熊春梅瞪大了眼睛,夜场?

    “是呀,我跟朋友在夜场拼酒,碰到几个登徒子便一脚踹了,结果打起来了……”罗青羽表情无奈一摊手,“有一个可能终身残疾,我正在找关系解决他。”

    熊春梅:“……”

    纳、纳尼?!拼酒?残疾?!!她吗?

    “所以,我真的没空。”趁对方没反应过来,“我先下去买些日常品,搞搞卫生。谢谢你了,梅姐,耽误你午休。”

    “啊,哦,没事。”熊春梅被她的话闹得一愣一愣的。

    直到她离开,目瞪口呆的熊春梅才回过神,意识到事件的严重,赶紧给高曼琳打电话汇报。

    “啊?她又打架?”作死咯,一个姑娘家。高女王叨叨念,但语调平平,“她有没说死了几个?后果严重吗?严重的话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找他帮忙……”

    熊春梅:“……”又?

    虽然她跟这些二代们认识,有时候也忍不住要仇权(权势),这些家伙太特么气人了!一个两个不把普通人的命当命。

    到夜场拼酒,打架,不管什么原因,混迹于那种地方的女孩不是省油的灯,同时令她想起网上的一段话:

    “虽然我抽烟喝酒纹身,但我知道自己是个好姑娘。”

    唉,等和高曼琳结束通话,熊春梅仰天长叹。这媒不能做,会被男方家长恨死的,算了。

    不管熊春梅怎么想,罗青羽去超市买妥日常用品,回到属于自己的临时小窝开始大搞卫生。

    宿舍的墙粉刷过,焕然一新,有窗帘有空调,有浴室有热水。但没有沙发和床,搞完卫生,她用手机搜索家具店的地址,然后单枪匹马地杀过去。

    好不容易的,她终于在下午五点前搞定这一切。床买贵些的,沙发简便随意,要明天下午才能送过来。

    行吧,正好后天要上班了。

    至于电视电脑什么的一律免了,午休而已,不必大费周章。

    忙完临时居室,罗青羽拍拍身上的灰尘,按照地址,打车直奔农七家提车。

    听农大哥和年哥说,农七准备长居内地的,房子宽敞,装修简约时尚,有佣人和管家。至于车么,他除了吃喝玩乐,收集座驾是心头好。

    “全部在这儿了,七少说你随便挑。”四十多岁的男管家介绍完,面带微笑地站在一旁。

    罗青羽站在车库前,扫一眼,全部是土豪款,“……”品味跟高女王无甚区别,她何苦跑这一趟呢?

    但既然来了,她逐辆看了一遍,看到最后一辆最普通最大众化的黑车,不禁眼睛一亮:

    “就这辆!”

    “呃……”管家一脸为难。

    “怎么,不是他的?”罗青羽失望地猜测。

    “是他的,”管家点点头,补充一句,“他去作坊必开的车。”所以这辆车对七少很重要。

    “他去作坊为什么要开这辆?开其它不行吗?”罗青羽八卦心起。

    “好像是作坊的人仇富,鄙视他开名车过于招摇……”管家温和一笑,解释道。

    他爱招摇无所谓,跑到作坊张扬就比较碍眼了。所以,他换了一辆普通的,总算博取大家的友善接纳。

    罗青羽:“……”

    在自己的地盘被人嫌弃,农七哥的肚量还是不错的。

    最后,她在农七家选了一辆价位中等,稳重气派的跑车,车速平缓直接开出他家的大门。

    “哎,那不是农七的车吗?开车的好像是个女的?”

    “他那些姐妹吧?”

    “不对,看着挺陌生的,他女票?”

    “不会吧?怎么从来没听他提过?”

    “女伴?”

    “嘻嘻,有可能……”

    门口不远,几位年轻男女站在一条弯道的路口,诧异地望着车辆远去,叽叽歪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