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我对恶魔果实没有兴趣 > 173 什么叫催眠大师啊
    [章头连载·大新闻25·『路飞,让这个人把你的烂果实抢走算了!』]

    [东海,哥亚王国,不可回收物终点站。捡到一张八年前的破烂报纸,萨博和艾斯嘻嘻哈哈地嘲笑路飞,路飞恼火得头顶的草帽、颈间的蛇形吊坠都飞了起来……]

    ------------------------------

    好漂亮……

    在看到门口的汉库克的一瞬间,三个潜入船舱的男人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一颤。

    他们干这一行的,从来都不把人命当回事,也不认为女人这种随手可得的货物,有什么稀罕的。

    再漂亮的女人他们都可以轻松弄到手,然后毫不心疼地转手卖到奴隶交易所去。

    谁管你长得怎么样?

    再好看,有贝利好看吗?

    还真有。

    门口的黑发少女,头一次让三个男人觉得,她竟然比贝利还要好看,比黄金还要吸引人……

    “我问你们话呢!”

    汉库克细眉一皱,很不满地呵斥一声。

    盘在她手臂的爱蛇萨罗梅,嘶嘶吐着蛇信,很凶的样子。

    “啊,我们是人……”三人中的猥琐胖子差点鬼迷心窍地自曝身份,被壮汉老大胳膊肘顶了一下,才清醒过来,咬了一口舌尖,痛意驱散了对汉库克的痴迷,露出憨憨的笑容道:“我们是人……”

    “错了!”汉库克呵斥。

    三人神情一凛,眼角余光一碰。什么情况,这小丫头看上去未经世事,特单纯的样子,难道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是好人?

    汉库克哼道:“你们是男人。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瘦高男子失笑。据说九蛇的女儿岛上,只有女人,没有男人。这漂亮小丫头,恐怕是人生头一回见到真正的男性吧?

    “被你看出来了!”瘦高男子故作吃惊。

    汉库克挑挑眉,疑惑道:“你们是什么时候上船的?怎么进来的?”

    “你不知道吗?”瘦高男子惊讶道,“我们和你们九蛇海贼团是老朋友了,每次你们的船来到伟大航路,看到你们的船靠岸,都要来船上拜访一番……”

    他顿了顿,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汉库克,怀疑道,“你该不会是第一次跟着船出海吧?”

    “关你什么事!”汉库克不爽,想了想,半信半疑道,“真的?我命令你,不许说假话。”

    她补充道:“不准骗我!”

    瘦高男子道:“对——咳!”他连连咳嗽,刚才竟然差点就忍不住道歉,说对不起,我是骗人的了!

    这少女的魅力也可怕了吧?!

    让人忍不住就想听她的话啊!

    三人中为首的壮汉这时笑道:“要不然,小姑娘,你以为你们女儿岛上新生的孩子,都是哪里来的?你年纪还小,大人没有告诉你这些事情,也很正常……”

    我小?

    汉库克当时就不爽了,呵斥道:“蛇姬大人不在船上,你们就算有事也没办法,快点离开!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她张手一摸,臂膀上盘踞的萨罗梅便化作一把蛇弓落入手中。

    汉库克抽出腰间一支木箭,搭在弦上。

    “不要冲动啊!”

    瘦高男子连忙摆手,“何必弄成这样,我们不是朋友吗?”

    为首壮汉在随身包裹里摸了摸,叹道:“其实这次来九蛇的船上呢,是有事情要你们帮忙……九蛇的女战士们,都是养蛇的高手!当初你们送的一条蛇,最近不知道怎么就生病了,所以……”

    “老大!小心!”

    猥琐胖子大叫一声。

    为首壮汉吓一跳,转头就看到汉库克的那支木箭嗖地离弦而出!

    什么情况,挺单纯的一个小姑娘,怎么说放箭就放箭呢?!

    壮汉匆匆躲闪,抬手想用管管果实的能力,将这支箭变作意志“箭管”……立刻就沉闷地惨叫一声,手掌碰到飞来的箭矢,能力没有丝毫生效,反倒是被这支箭将半只手掌炸得稀烂,血肉模糊,白骨森然。

    她刚才到现在,难道一直在假装单纯?三人的心中大骂,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这么小,这么漂亮,就这么能骗人!

    汉库克骂道:“竟然敢骗我?!”

    她很气,而且联想到那本书的情节,就更是越想越气。

    弯弓搭箭,汉库克就想直接再来几箭,将他们全给射死。

    “等等!”三人急忙喊道,“我们真的是你们九蛇的朋友啊……”

    “朋友又怎样?”汉库克生气起来,还管你真的假的朋友?

    “再等等!等等!”三人急切地喊。

    到底等什么?汉库克满头问号,忽然手臂一阵酸软,竟然拿不起住手里的蛇弓!

    当啷,木箭坠地。

    啪嗒,萨罗梅跌落在地,居然已经软绵绵一团,像是昏死了过去。

    汉库克只觉得全身酸软,使不出力气,双腿颤颤,就要跪倒。

    “你们……”汉库克连咬牙切齿的力气,都是努力地从喉咙里挤出来的,显得绵软无力。

    为首壮汉捂着骨肉模糊的半残手掌,鲜血啦啦啦淌落,狞笑道:“无知的丫头就是丫头,让你等等,你还真的等等了?妈的,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然也掌握了霸气……这玩意儿就算是在香波地群岛,也很少看到有人用!你们九蛇的女人倒是一个个玩得很熟练么!”

    猥琐胖子嘿嘿笑道:“这船上的女人,肯定能卖不少钱啦!老大,说不定能给你换个黄金的手哩!”

    瘦高男子对就要支撑不住瘫倒的黑发少**柔一笑道:“不要勉强了!这种毒无色无味,早在你进来之前就已经扩散在这个船舱的空气里……你中毒已深,两天之内,你都会全身无力,只能任由我们摆布!你这么漂亮,肯定能入得了天龙人的法眼,卖个高价呢!哼哼哼……”

    天,龙,人?

    汉库克听到这个名词,忽然心中一颤,拖着酸软的四肢,跌跌撞撞爬出船舱,想要去外面呼救。

    砰!

    她脚步一歪,脚踝咔哒扭伤,栽倒在地。

    面色苍白,额头冒汗,汉库克顾不上脚踝的痛楚,回头就看到那三个可怕的男人慢慢逼近。

    “小妞,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船上最厉害的老大,已经下船了吧?”捂着残手的壮汉冷笑道,“别看我们这样,好歹也是在伟大航路的海上混饭吃的人啊!你以为,这艘船上剩下来的那几个女人,能挡得住我们劫走两三个你这样的小妞?”

    猥琐胖子嘿嘿道:“放弃吧!你身上的毒,应该就快让你完全使不出力气了吧?”

    瘦高男子踱步,看着汉库克无力地在船舱过道地板上爬动,悠然数道:“三……二……一!”

    他话音一落,汉库克真的完全不动了。

    “呜……”

    汉库克趴在地板上,真的是连一丁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身体就好像与她的意识完全地脱离,格外地沉重,像座山一样将她压在这里,动弹不得。

    咚,咚,咚……

    身后那三人的脚步声在慢慢接近。

    那本《房间》里的故事情节,这一刻是那么的鲜活生动,汉库克想起来了,确实就像乔鲁诺那时候取笑她的那样,看那本书的时候,她是真的害怕了。

    咚,咚……

    当时一闪而过的害怕,变成此刻心底疯狂生长的恐惧。

    见闻色能够捕捉到,在甲板各处的那些九蛇的女战士……可她们真的离得好远……

    蛇姬大人……

    咚……

    汉库克转动眼珠,瞥见身后那三个妖魔般可怕的身影,连颤抖的力气都没有。

    “放心好了,一定让你物有所值!”

    男人的魔爪,伸了下来。

    乔鲁诺……

    她心底一颤。

    ……

    【“既然是道别,那我们有话想跟你说……”】

    【那天,汉库克溜进城堡道别,林奇叫来『B.I.B』,一左一右夹着她,凝视她的眼睛。】

    【“什……”】

    【一旁的罗宾,清楚地看到,在林奇的凝视下,汉库克的声音一点一点缓慢下来,眼神里的光也一点点暗淡,“么……话……”】

    【林奇与『B.I.B』的双眼中透着莫名的光,映照在汉库克无神的眼瞳深处,他的声音,也与『B.I.B』机械电子一般的音质交叠在一起,产生莫名的魅惑质感:“当年的精神想要支配身体去战斗,却仿佛被外物强行切割,完全无法做到的时候……现在的这个声音,现在的这个精神,就会代替你的精神去做到,你的肉体会自己动起来,准备好全部的力量,主动为你战斗……”】

    【一旁的罗宾,从惊讶,到疑惑,到好奇,再到慢慢平静下来……】

    【啪!林奇最终打了个响指。】

    【汉库克晃了一下神,眨眨眼,恢复清明,眼前的乔鲁诺、铠甲人好端端在那里,往旁边一看,徐伦也依然如故,像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到底是什么话?”汉库克不满地催促,“要说就快说。”】

    【“哦,”林奇道,“不好意思,忘了要说什么了,你走吧。”】

    【“你耍我啊!”汉库克当时就怒了,冲过去要踹林奇……】

    【罗宾一直面无表情,直到汉库克叉腰喝道:“笨蛋!我怎么可能自己溜上船啊?当然是要你们帮我……”才忍不住侧目……】

    ……

    九蛇海贼船上,女战士们在甲板上三三两两,谈笑风生。

    有许多次出海经验的,已经开始在计划,这一趟要怎么消费才好。

    更有经验的,甚至在为年轻后辈科普某些知识,根据出航计划,策划最佳时间段……

    “好复杂啊!”年轻的女战士连连惊叹,“为什么不能把男人绑回岛上呢……”

    年长的女战士笑道:“笨蛋,我们国家的第一条法律就是男子禁入啦!这就算是蛇姬大人也不能违反呢……”

    正在这时,船舱内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响,甲板都微微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