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01 我不是臭流氓
  一阵眩晕,头壳又痛又麻的,这种感觉持续很久,睁开眼后,眼前白花花的,两团柔软抵在我的鼻尖。
  本能地用手一推,手心蓦地传来一阵柔软,有种一手难以掌握的异样美好感油然升起,微微地脸上竟是有些火辣。
  历经风雨,一直以老司机自居的我,这一刻,竟是恢复了些许少男情怀。
  我侧头一看,是个女人,漂亮的女人。
  一头秀发随风飘散着,露出那好看的眉眼,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嘴唇玲珑丰润,乍一看,竟是让我生出一亲芳泽的想法。
  这张精致迷人的脸蛋下,是性感的锁骨,身上穿着一件天蓝色吊带衫,蕾丝抹胸勾勒出美妙的弧线,两团柔软春光,几乎呼之欲出,而刚刚让我呼吸困难的,正是这对双峰……
  皮肤牛奶一般白嫩,单看这些已经让我心猿意马,要命的是,我才发现肚皮上搁着她那白花花的紧致大长腿,黑色礼服随风掀开一角,旖旎的羞羞的一幕,映入我的眼帘。
  而这大长腿,此刻正压着我的小苏城……
  深呼吸了一口,我想压抑下心底原始本能的躁火,就想翻身而起,却是闻到了一股香甜清香,这是一种非常好闻的味道,应该是体香,这一来,我更是口干舌燥。
  收回心念,我将这大美腿搁到一旁,起身之后,回忆逐渐恢复,这下才回忆起那恐怖的巨大漩涡,回忆起轮船被吞金漩涡前地狱般的一幕。
  我记得我是在一艘驶往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轮船甲板上,正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看着一水儿的美女模特,脚下的甲板猛的颠簸起来,紧跟着鸣笛警报声响起,下方嗡嗡的,乱哄哄的,不少人已经跑到甲板上来,个个神情惊恐,甚至还有胆小点的已经哭出声来。
  没多久,视野里,甲板上跟地狱一般,不少人已经腾空而起,哭喊声,撕心裂肺的叫唤声,跟海面漩涡发出的巨大轰鸣声混在一起,刺痛着我的耳膜。
  甲板开始倾斜,跟好莱坞大片似的,有几个女人尖叫着朝我滑落过来,其中一个也许是出自本能,竟是抱住了我的胳膊,指甲都快掐入我的肉里。
  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很快的,我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不受控制地一一掰开,再之后,和抱着我的女人,瞬间功夫被甩到空中,巨大的力量作用下,眼前一黑,没了意识……
  一拍脸蛋,吃疼,我回神之后,安心了下来,至少我还活着。
  目光扫去,几顶小红帽就在眼前,不少人横七竖八躺着,也不知是死是活,一摞摞的,远远看去,得有十几堆,看上去有上百人了。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抬头看了看顶头的苍穹,昏蒙蒙的,一个巨大的圆圈横跨天际,边缘闪烁着七彩斑斓的跳光,诡谲无比,也不知是彩虹还是云层之后的光影折射。
  天际下方,蒙蒙的,是一片高大建筑的轮廓,甚至还有高耸入云的塔尖,有点像是宗教教堂的塔顶,这么看上去,似乎是座城市。
  城市?!
  我有点懵比了,回头再仔细一扫,没有看到半点轮船的影子,除了一堆堆的尸体,连个救生圈都没见着。
  “嗯…呜……”
  脚下有疼痛呢喃的声音传来,我心头一惊,先是觉得头皮一麻,随后是有点喜出望外。
  想不到除了我之外,还有人活着,这无论如何,也是件好事。
  低头一看,正是之前将大白腿压在我肚皮上的女人,一头秀发披散着,侧脸柔和中带着丝丝英气,竟是完全不觉得为何,蓝色吊带衫衬托下,白的惊艳,尤其是那小蛮腰,几乎可以说是盈盈不够一握。
  我有点印象了,轮船下沉时,记得有人死死抱住我的大腿,看来是这个漂亮的女子了。
  礼服上别着一个小名牌,我将它摘下一看,雪莉!
  心头一乐,估计这小妞是嫩模,经纪公司啥的给起的艺名。
  我将她抱起,瞅了瞅,只见这女子五官长得很精致,褪去了粉黛,倒显得有些清纯,印象里,那晚在甲板上,那个端着高脚杯吹着海风,优雅无比的女子,就是此女了。
  她蹙着眉头,含糊不清地呢喃着,我凑近一听,才听到喊的是水,看情况是口渴了。
  水?!
  我看了看四下,开始行动,胡乱踢着脚下的杂物,扒拉翻找了好一会,才算是找到一个鼓囊囊的旅行袋。
  幸运的是,还有半瓶瓶装水,除此之外,我还找到了一柄匕首,揣进兜后,我就将旅行袋丢了。
  里头还有钢笔衣服啥的,没啥用,刀子可以防身,现在不清楚是在什么地方,万一有碰到啃尸体的野狗啥的,这可是保命的东西。
  一番折腾之下,又累又饿,口干舌燥的,我自己喝了几口,随后捏着雪莉的人中,给她灌了几口,摸了摸额头,还好,没有发烫,要不然情况更加糟糕。
  “看,还有活的。”
  抬头一看,远远的就看到一伙人朝这头找来,步伐矫健,不像是老弱病残……
  这下有救了,我心中一喜……
  定睛一瞅,才认出了是带头的那个是导游,余下的人里头,其中一个穿着水手的衣服,看情况是轮船上作业人员。
  “苏城,你小子运气不错,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搜寻幸存者,这也是最后一个片区了,再往深处,就是丛林,哪里情况不明朗,说不定有野兽,我们的人临时组成搜救队,不是专业的,不能冒这个险。好了,走吧,回营地去,剩下的事,就是我们齐心协力,生存下来,等待救援!”
  导游还是带着那顶渔夫帽,神色平静,语气平和。
  “导游,我昏迷几天了?”
  “三天了,前三天我们搜寻了不少片区,活着的人,都被我们送回了营地,你所在的这里是最后的片区……至于更深入的区域,譬如那片丛林和营地后方的荒漠,我们不敢轻易踏入。”
  “营地?这是哪里?”
  “不清楚,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是座死城,我们查探过了,没有人烟,城里静悄悄的,倒是丛林和荒漠那头,前几天夜里,我们曾听过野兽的嘶吼声……不用担心,目前还算乐观,至少我们从各片区搜回来的食物和水,还能挺一段时间,船就沉在港口不远处,小规模打捞过一次,里头的食物资源应该还不少,现在想太多也没用,人多的话,大家更能互相依靠。”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也没什么气力了,抱起了雪莉,就跟着导游他们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期间雪莉清醒了一会,又昏迷了过去,我硬挺着,半是搀扶半是背着,愣是将雪莉带回了营地。
  ……
  营地是个空旷的广场,青石打造,平整无比,顶头还有遮盖之物,只不过没有完全遮挡,有点类似足球场的那种,只不过这种建筑我是头一次见过,包括营地不远处那紧闭着的巨大城门,风格看上去非古非今,形容不上来。
  这广场四周有不少类似洞窟的藏身之处,但多数的显得干净宽大的,已经被先来的人给占了,余下的几个倒是无人居住,有些脏乱逼仄,估计没人看得上,空着。
  我没啥心思想这些,整个人又累又饿的,只想休息一会,吃点东西恢复体力再谈其它。
  随意找了个地方,我将雪莉放下,往城门的前头眺望一眼,远远的,就看见一条银色的匹练在流淌,应该是类似护城河的水域了,导游前不久说过的港口,应该就是这个了。
  回头一看,营地这头幸存的人,可能开始适应了,情绪上看着,没有太大的起伏。
  三三两两的,之前熟悉的凑一块,也有独自一人卧躺着的,跟前的食物跟水并不算多,勉强能维持生命,我猜应该是轮船解体后,罐头饼干储物木桶还有水资源等物资,四处散落,被幸存的人合力搜集回来,再重新分配。
  船已经沉了,眼下只能等待救援,四处走动啥的,不是上策,只能浪费更多的体力,我瞥了一眼那个病恹恹的卧躺着的人,还有他跟前不多的食物和水,心里头有些不安,但还是告诫自己不要多想。
  没多会,导游跟那个船员走过来,给我带了几瓶水和罐头饼干,我道了声谢,随后就看到他们要离开这里,我问说他们这是干嘛去,还要继续搜寻幸存的人?
  “营地不止一个。”头发微卷的导游回了我一句,随后这伙人就全走了。
  ……
  雪莉恢复的不算快,时冷时热的,我本着救死扶伤的精神,热的时候给她扇风,冷的时候只能是紧紧抱着她,靠着体温给她驱寒。
  我醒来时,雪莉就躺在我身旁,无论咋说,我不可能放手不管。
  第二天早晨,迷糊的,听到几声炮竹的声音,脆响脆响的,惊醒之后,脸上的疼痛感这才袭来,捂着脸正琢磨这是咋的了,一个巴掌又甩了过来,打得我那叫一个眼冒金星。
  “臭流氓,你…你……”
  雪莉杏眼生泪,一脸受尽侮辱的模样,蜷着身体双手护着胸,要不是她醒来身体还很虚弱,我担心她会把我杀了。
  如此烈女,少见!
  我算是想明白发生了啥,合着她是误以为我是大色狼,话说回来,被一个陌生男人搂着睡了一夜,这种反应倒是很正常。
  “嘘!你是希望把这么多人吵醒,让他们都知道,昨晚我抱着你睡了一夜?”
  我这一说,可算是把她稳住了,随后大清早的,本来应该在睡梦中的我,却不得不跟她解释了好一会,她这才后知后觉,可算清楚了实情。
  “是你救了我?船沉的时候,我抱着的那人,就是你?你叫什么名字?”俏目微瞪,一脸的狐疑,她上下打量着我。
  “苏城。”
  这是个笨妞,我笃定,随后就没再理会她,翻身睡了个回笼觉。
  再度醒来时,为了照顾这个身体还很虚弱的漂亮笨妞,导游分的那些罐头饼干,我多给了她一些,她欣然接受。
  进食时,她嫣然一笑,颇是有点挑逗的意思,“苏城,你昨晚占了我一晚的便宜,这算是补偿。”
  我老脸一红,我的天,没想到早上还是烈女般存在的雪莉,竟然调戏了我这个老司机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