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04 沈月的威胁
  隔日醒来,从营地那些人的聊天当中,我听到了令我心情错杂的消息。
  第一第二营地那些控制食物的人,除了导游这帮人之外,还有那些外国佬,而这些食物资源的获得,并不全是他们的功劳,我们第三营地的人,在我醒来之前,也是付出了力气,参与了打捞。
  “麻痹的,果然是一帮自私的家伙!”
  这些人控制着食物,一开始还假惺惺的分发一些,一见救援迟迟没影子,就改变了想法,只顾满足着他们的私欲,根本不管他人的死活……
  像沉船这种大事故,就跟早几年失踪的马航类似,估摸着上个把月的头条新闻后,事情就会渐渐冷淡下来,至于救援,老实说,我已经没抱什么希望,所以我也明白,第一第二营地那些人也是清楚这一点,肯定是不会再发食物了。
  人都是自私的,沈月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中午时分,距离沉船已经整整半个月,所谓的第一第二营地的那伙人出现了,导游和那个古铜色皮肤的船员都在,他俩的身后还出现了几张我熟悉的面孔,甲板上的那两个西装保镖,陈总那个死秃驴也在一旁。
  我没看到那几个强壮的外国佬,甚至那些阿三哥和泰国佬,也没见着人影,可能这些人跟导游这伙人,并不是一伙的。
  我再瞅了一眼,却是发现沈月也在,神采奕奕的,看来那头的伙食的确不错。
  而此刻她挽着的胳膊,不是陈总,而是一名跟我年纪相差无几的青年,高鼻厚唇,相貌倒是长得还行。
  我记得那晚甲板上,不少外国佬围绕着一个亚洲男性青年闲聊,似乎就是此人。
  “麻痹的,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女人!”我暗骂一声。
  眼神对到沈月,她先是一愣,估计也是没想到我还活着,很快的,她眼里射出怨毒的目光,这让我心头一怔,随即释然无比,更是没了丝毫的罪恶感。
  麻痹的,果然是水性杨花虚伪至极的女人,早知道那一脚踹的更重一些。
  看这情况,港口那边的两个营地,果然是物资丰富,一个个面容焕发的,哪里有半点营养不良的迹象。
  “从今天起,这个营地的食物我们就不提供了,我们那边的食物也不多,大家尽量自力更生。女人们可以找男人搭配,临时组成小组,其它营地都是如此,当然,也可以自己单独行动。丛林和港口都有食物资源,凭自己的能力填饱肚子!先这样,剩下的,就由吴小爷来补充吧。”
  说话的是导游,目光看向沈月身边的青年,我注意到他的神情没了一开始的淡定。
  原来这家伙就是吴小爷,轮船没沉前是个人物,到了这里,想不到还是老大,看来是有点能耐。
  我琢磨的间隙,导游和陈总口中的吴小爷,这才扫了营地的人群一眼,眼神里透着丝丝高傲,给我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我想说的,导游都说的差不多了,今天是最后一次分发食物,明天起,你们只能依靠自己的能力生存,这边的营地,你们自由活动,我不管,但是,敢打我们那边储存食物的主意,到时候被丢进丛林荒漠喂野兽,可别怪我吴天龙下狠手!”
  吴小爷说完话,我们这边营地的几个男人抱怨了几句,我记得在三等舱有见过这几人,没有沦落到这里前,估计跟我一样,也是在社会底层混的。
  “你们还有存储的食物,我们这边都快饿死了,就不能分给我们一些?”
  “这是什么道理,之前打捞食物,我们这边的人,也是出过力气的,凭什么?”
  吴小爷嘴角翘了翘,神情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变化,手指朝那两个西装男点了点,很快的,不用导游跟船员那伙人出马,他的那两个西装保镖已经动手。
  这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战斗,几拳几脚之后,战斗就结束了。
  两个不愁食物体格彪悍的西装男,面对几个营养不良的第三营地男人,可以说是碾压。
  我当然也明白,吴小爷这是在树威,他要想坐稳现在的位置,他的威望就不能受到丝毫的撼动。
  人群不再骚动,都安静了下来,本来小声牢骚几句的那几个小红帽老太太,也是闭上了嘴巴。
  看不惯归看不惯,但这种情况,我要是冒然出头,跟作死没什么区别。
  战斗一结束,接下来就是分组了,也就是走个过场,余下的很多模特美女,早已瞄上了导游和吴小爷这两伙人,甚至我看到那个丰乳翘臀的美国模特,贴上了那个刀疤西装男,媚眼如丝的,手指指尖在他身上游走,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男人敏感的部位……
  而那个日本嫩模也已经是走到导游跟前,跟导游说什么“额里爱西马斯”,我阅览无数日本爱情片,多少听得懂,这是拜托了的意思。
  这根本不是什么分组,多数的女人选的都是吴小爷和导游这边的人,只有几个是选了大胡子这边的人,这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大胡子在第三营地,在这些女人眼里,也算是有点份量。
  很多事情,大家心照不宣,营地的男人们就算有什么想法,自己都填不饱肚子,那有心思想什么色舞色阵。
  当然,这些模特里头,也有好些个没有动静,那个长得像金泰妍的韩国妞,我甚至没见着人影,也不知是在洞窟里睡过头了,还是根本不愿意掺和这种分组的事情。
  分组还在进行,导游跟吴小爷他们就已经朝港口那边走去。
  我这次留意了起来,广场四面,除了紧闭的荒城巨门,余下的就是左边的荒漠右边的丛林,还有前头护城河那头的港口。
  看样子,第一第二营地就是港口那一头没错了,至少,存储的食物和水就是在那里!
  沈月不忘狠狠瞪了我一眼,经过我身边时,昂着头心高气傲地挑衅了我一句:“苏城,你那一脚,我迟早还回来,我等着你跪着求我的那一天!”
  说完扬长而去。
  我给了她的背影一个微笑,内心却是回道:求你麻痹,无耻的婊子,就算那一天到来了,也是你求老子!
  “穷比,你也只能是在这种垃圾营地混了!”
  我正盯着沈月的背影,那个秃顶男人陈总,走在这伙人的后头,离我不过几米地方停下,朝我冷言嘲讽了一句。
  我脑子一下子发热,拳头一攥,当下也是有些控制不住了,跨步就要上前,手却是雪莉拉住。
  “苏城,你要干吗?他们人多势众的……”
  雪莉看出我的脸色很难看,飞快拉住了我的手。
  我低头一看,她的眼神里流露着不安和担心,也许还有害怕,我说不上来。
  这种眼神让我暖心之余,有些心疼……
  腮帮子紧紧一咬,抬头一看,陈总已经跟上吴小爷那伙人的队伍,甚至不忘朝我比了个中指的手势,有恃无恐的,一脸酸爽的样子。
  “没事,就是一狐假虎威的煞笔。”
  我安慰了下雪莉,终究是没有过去揪住那个煞笔暴打一顿。
  只不过我知道,一有机会,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会让这个煞笔的脸变成猪头……
  “苏城,刚刚那个女的,就是沈月?”雪莉冷不伶仃的开口。
  我有点愣住,盯着雪莉看了好一会,才缓缓吐出几个字,“想不到你这么聪明,我以为你就是一个笨妞……”
  后面的话根本说不出来,雪莉的手已经掐住我腰部最嫩的部位,用力一拧,我痛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才满意地松了手。
  “你还真是树敌无数啊。”雪莉笑了笑,有点勉强。
  我知道她这是担心我,想开解我,所以笑的勉强,不知为何,这一刻,我心头跳的有些厉害,不知这算不算怦然心动。
  我扭头,刻意不看她的脸,语气也是尽量平和,逗了一句道:“有敌杀敌,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话虽如此,要说我心里头没丝毫压力,那肯定不可能,沈月能跟那个吴小爷搞到一块,说明这女人没那么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