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06 女王遭蛇吻,我来吸
  “小苏,你很勇敢,但我觉得这个想法有点冒险。”
  去往丛林的路上,边女王好几次提到类似的想法。
  我明白,一米七出头一点的我,并不算强壮,而且丛林那头危机四伏,边姐担心也是正常。
  而她跟卡门之所以想要跟我组队,食物资源只是一方面,更可能的是不愿跟那些嫩模们一样,为了食物而苟且……
  “边姐,顾虑太多,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别无选择。”
  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透,她笑了笑,点了点说道:“小苏,我跟卡门不同,她还年轻,认死理……我并不反感你,如果非要依靠男人才能活下去,为何不能选你?”
  这话让我有些愣住,细细一品味,当下心头荡漾起异样的涟漪,不得不说,这个边姐不但有着成熟的韵味,对于欲擒故纵,也是有一套,情商很高,反正此时的我,心头有些发挠。
  边姐扭着腰肢已经往前走去,看了一眼这曼妙的性感的背影,我心跳有些快,跟了上去……
  林木幽密,空气有些潮湿,淡薄的雾气袅袅的,鼻子里尽是朽木枯叶和泥土的味道,不算清新,天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形成无数道斜斜的光柱,景色还算可以。
  偶尔有几声鸣叫,不知是鸟雀还是其它的小动物,我跟边兰小心前行,手里头早已攥着那柄匕首。
  边姐则是捡了根树枝,我心中感慨了一句,颜值气质还是重要,这要是一般的女人拿着个树枝在丛林里游荡,怕是会被当成女野人……
  “小苏,你看,这些树藤可能有用,就是不知道藤汁会不会有毒。”
  边姐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欢快地走了几步,回头朝我摆手着,地下的枯叶经她这么一踩踏,翻腾起不少。
  我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那头有大片的芭蕉林和和长着果实的乔木林,而边姐选择跟我一个小组,为了这些个味道肯定好不到那里去的树藤,开心的像个孩子……
  “啊!小苏,小苏,蛇,蛇……”
  回神过来,我正想劝阻边姐不要乱跑,一声惊呼响起,再一看,边姐的脸皱成一团,脸色已经有些苍白。
  我心想不好,凑近一看,只见边兰白皙的大腿上,已经吊着一条灰色的长蛇,也许是保护色,跟枯叶相差无几,难怪边兰没主意到。
  出师不利,边姐这是遭了蛇吻了。
  当下我跨前几步,脑子里也没啥念头,一把抓住灰色长虫的尾巴,一使劲,就扯了下来,随后也顾不得捏七寸啥的,提着蛇尾重重甩了几下,匕首一挥,几道寒光之后,灰蛇已经瘫软,没了动静。
  “小苏,小苏,怎么办,我会不会中毒了?”此时,边姐瘫在地上,额头满是冷汗,反复念叨着。
  情况危急,我无法回答她,因为我也不清楚这蛇有没有毒,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下子掀开了她的裙子……
  “小苏,你…你在干吗?”
  边姐有点花容失色的,惊叫了一声,按住我的手。
  时间不等人,我不是什么医生,但也知道,灰蛇要是无毒的,也就算了,要是有毒的,多浪费一秒时间,眼前的女王就有生命危险。
  “边姐,你冷静点,不想死就乖乖呆着!”我用命令的口吻,掰开了她的手,用力之下,裙子再度被我掀开。
  她大概是明白了我的意思,眼神里透着丝丝感激,但更多的是羞涩,最后干脆把脸别了过去。
  我看向她的大腿处,只见上头的皮肤已经有些红肿,两个蛇牙咬出的小洞,已经渗出了血水。
  麻烦了!我的心一沉,又不希望边姐的情绪太过激动,人越是紧张,血液循环就会加速,一旦蛇有毒,情况会更糟糕。
  抬头瞅了一眼边姐,看到她闭着眼睛,长睫毛微动,多少有些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的心中升起了强烈的保护欲。
  当下也不管它什么三七二十二了,头一伸,嘴唇贴上她的伤口。
  伤口毕竟是在大腿的位置……
  麻痹,都啥时候了,还净想这些!我忍住心猿意马的感觉,嘴唇一发力,吮吸了起来……
  吸一口,吐一口,顶头的边姐不知是吃疼了还是怎么回事,哼唧了几声,酥酥的,这让我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救死扶伤精神,差点崩垮。
  “边姐,小点声,你这样,我很难集中精神!”我提醒了一句。
  “嗯…嗯,啊?我…我知道了……”边姐回应了一句,带着歉意,眼神有些迷离,媚眼如丝的。
  乖乖,我有些咋舌,没想到这么一提醒,边姐刻意控制后发出的声音,更是让人浮想联翩……
  又吮吸了几口,我隐隐觉得自己嘴唇都发麻了,再看伤口,血水没有再渗出,松了口气后,我停下了吮吸的动作。
  这时才留意到,往上一点点的地方,便是小内内,而我的双手则是抱着她的大腿,指尖距离那片桃花源,几乎不到一指的距离……
  我整个人有些定住,忍不住瞟了几眼,小内内勾勒出一丝凹陷的细缝,让我心中猛的一紧,有些口干舌燥!
  边姐见我停下动作,低头看了我一眼,恰好我抬起头,想告诉她完事了,眼神一对到,她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脸上浮现一片羞红,煞是让人神魂颠倒。
  “小苏,好了吗,你的手劲有些弄疼我了……”
  我心中一暖,知道她这是不想让我太过尴尬,毕竟我的举动被她发现了,随即我笑了笑,起身,扶着她的胳膊说道:“差不多了,边姐,毒汁我已经帮你吸了出来……”
  说完这话,也不知是我太过用力,还是蹲的太久了,头微微有些晕眩,身体晃了晃,揉起了脑袋。
  “没事吧,小苏。”边姐关心了我一句,反过来扶着我,不经意间,胸前的柔软触到,让我微微一酥麻。
  “没事,可能蹲久了。”
  随后我办起了正事,用匕首割破上衣,扯下一片布条,往边姐的大腿上绑了一圈,松紧度恰好,这是为了保险起见,要是蛇是无毒的,那最好,否则的话,这也能防止毒液加速渗透。
  “小苏,谢谢你。”
  我抬头一看,这张绝美的脸蛋上,柔情似水,也有可能是因为对我心怀感激,不经意间自然流露出来。
  我很受用,这一刻觉得自己就像是英雄。
  “行了,一个小组的,我又是组长,应该的。”我犯了男人喜欢在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面前犯的通病,那就是无形装逼。
  好在边姐只是笑笑,脸色苍白,没有多说什么。
  我将边姐一把抱起,任由她拒绝,说是她可以走道,我不用这么费力。
  不得不说,边女王身上动人的地方,不仅仅是她漂亮的脸蛋,也不是她那性感火辣的身材,而是她身上透着的成熟风韵,优雅、迷人,高高在上……
  我双手托住她浑圆的臀部,抬了抬,她适时发出一声嘤咛,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俏目一瞪,似怒非怒,我没有多说什么,随后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回到营地,边兰让我赶紧放下她,我扭头看她,见她脸色有些红晕,目光闪躲的,我心头一乐,根本没听她的,反倒是托着她的屁股,用力地推了推。
  “我是组长,你得听我的!”
  回到洞窟,惹来雪莉的一通白眼,好在这小妞挺识大体的,卡门则是根本不用招呼,俩人就上来帮我的忙。
  卡门依旧冷静,虽然我看得出来,她的眼神里满是焦虑,只不过控制的很好。
  “血水是红色的,幸好!”卡门用清水清洗着边兰的伤口,嘀咕了一声,神情看着轻松了些。
  听这意思,我才反应过来,看来蛇是无毒的,我也是松了口气。
  见边兰没有大碍,我用憋足的英语跟卡门交待了几句,让她好好照顾下边兰跟雪莉,我还得去找吃的,毕竟食物不多了。
  卡门依旧像是一座冰山一样,眼里没有流露出太多情感,只是点点头。
  “这是你身为男人,应有的责任感,不要奢望我感激你什么,既然是一个小组,如果是你们受伤了,我一样会这么做!”
  卡门的话几近冷酷,没有丝毫的人情味,我撇撇嘴,懒得跟她计较。
  “你们好,可以给我点吃的吗?”多少有点蹩脚的中文,在我耳畔响起。
  转头一看,是那个长得像金泰妍的韩国妞,有点怯生,站在洞口,脸上多少是带着些不自然的神色,毕竟是在求人,而她问的人,是看起来最好说话的边兰跟雪莉。
  她估计是实在饿得不行了,整个人已经有些浮肿。
  雪莉跟边兰对视一眼,彼此都是点了点头,而卡门大概是听懂了,已经转身走入洞窟,拿出了仅剩两罐的罐头,递给了这个韩国妞一罐。
  真是败家娘们!
  我心头嘀咕了一声,想归想,并没有任何的异议,大步的就再往丛林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