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07 狼,猪杀! (小伙伴们,收藏起来)
  回到原先的地方,我砍了些树藤,有些谨慎,为的是防止再遇到长虫。
  我身边没有抗毒血清,要是踩到有毒的长虫,必死无疑。
  将树藤绑好,我搁在一头,打算再深入一些,毕竟三张嘴巴等着吃的,这点藤汁,起不了什么作用。
  握着匕首,我小心前行,时不时停下,砍断挡在前头的荆棘灌木,又走了约莫半个小时,前头的林木变得不同,不再那么密集,间隔有些大,且树杆很粗,应该是某种乔木,且前头隐隐的能看到一片开阔翠绿。
  我心头一喜,似乎是草皮,这意味着可能会有野兔之类的小动物,如果能搞到一两只,不仅能填饱肚子,也能改善一下伙食,打打牙祭,毕竟这些天吃着罐头饼干,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
  我加快脚步,注意力全放在鲜美野味的想象当中,等走到距离那片大草皮几十米时,一声兽吼传来,惊了我一大跳,手中的匕首攥的更紧,眼睛一扫,只看到旁边的灌木丛窸窸窣窣的,动静很大,随即两道几道影子蹿了出来……
  最先蹿出灌木丛的是条野狼,脖子上满是血迹,狼口中叼着一只狼崽,正依依呀呀的,发出叫唤声。
  我心头顿感不妙,野狼毕竟是野兽,我只身一人,就算是拿着匕首,也不敢说能全身而退。
  手心额头已经渗出冷汗,我扫了一眼四下,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如何利用地形树木,躲开野狼的攻击。
  脚步还没迈开,一头像是疣猪的野兽,鬃毛随风飘动,吼了一声,声儿跟家猪没啥区别,但我身子一哆嗦,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嗝屁了。
  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说的就是野猪的恐怖战斗力。
  一条野狼也就算了,还加了头野猪,这……
  而此时,那头野猪停了下来,野狼大概是受伤了,狼眼里透着丝丝悲壮,正跟这头野猪对峙着。
  野猪小眼儿朝我瞟来一眼,让我猛的一颤,苍天啊,宁惹狼,别惹猪,这野生二师兄是盯上我了吗?
  好在这大家伙似乎对我没兴趣,视线又回到野狼身上,而受伤的野狼则是不断地打着转,意图拜托野猪的牵制。
  这时我才明白过来,野狼根本没有战斗的意思,估计就是为了保护那条狼崽,要不然以野狼的速度,就算干不过野猪,躲开野猪也是没什么问题。
  就在这时,野猪小蹄儿一扬,猪头一低,那肥壮的身体刹那一动,直接朝野狼发动攻击。
  野狼也许是因为叼着狼崽,行动上受到限制,速度上的优势无法发挥,前肢一撑,拐着弯一闪,想要躲开野猪的攻击。
  就差了那么一点点,野猪的獠牙就撩到了野狼的后肢,随即野狼腾飞而起,得有一米多高,落地时,狼腹已经出现了个血洞。
  所谓弱肉强食,我看着这残酷的一幕,缓缓地往后退,生怕搞出动静,让野生二师兄起改变了主意。
  眼睛快速扫着,盯上了一株树皮粗糙的矮树,当下就有了打算,我将匕首别在腰上,蹭蹭的,没几下,爬了上去。
  试了好几根树杆,找了个粗沉的,我这才坐了上去,内心也是忐忑的一比,只希望这狼猪大战,它强任它强,我自坐树杆,可不要惹到我的身上才是要紧。
  再往下头看去时,野狼已经奄奄一息,而那头狼崽子已经被野狼抛了出去,就落在一旁,此时还依依呀呀叫唤着,看情况没受伤。
  我有些纳闷了,大概是“身居高位”,暂时没了危险,也就有闲心琢磨了起来。
  野猪在我印象里,应该是食草动物,这怎么大开杀戒的,是要吃荤的不成。
  野狼此时嗥了一声,前肢动了动,却没能再站起来,目光看向一旁的狼崽,夹杂着悲壮与绝望……
  那野猪哼着气,摇头晃脑的,来到野狼跟前,也不管那条狼崽,獠牙开始疯狂地顶住野狼的腹部,撕扯划拉了好一会,鲜血淌了一地,好一会,这头野猪才巨吼了一声,钻进灌木丛,消失在我的视线。
  麻痹,这猪真尼玛恐怖,虐杀了野狼就算了,一吃素的主儿,竟然将野狼开了膛,然后就这么离开了,我也是懵比了。
  等了好一会,我确认那头野猪已经往更深的丛林走去,这才蹭蹭的从树上下来,走过去一看,可算是有些释然了。
  野狼那血肉模糊的被划拉开的狼腹里头,隐隐能看到未消化的肉块,还有颜色跟野猪相似的皮毛……
  看来,这是一场报复性的杀戮,野狼为了果腹,或者说是为了给狼崽找吃的,杀死了小猪崽,所以那头野猪才会有如此疯狂的行径……
  转念,我大喜,这不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我四处看了看,本想将野狼削了狼皮,整些狼肉回去,可又担心这血腥味会引来大型野兽,不敢再怠慢,当下定了心思,一把拽着野狼的后肢,就往营地那头的方向走。
  这时,狼崽依依呀呀的叫唤声响起,我瞅了一眼,毛茸茸的,跟哈士奇小时候没啥区别,挺萌的。
  想到它母亲那绝望悲壮的眼神,心一横,我抱起了这毛茸茸的小家伙,拽着那头野狼,匆匆的,加快脚步,这才动身回去。
  这一趟收获不小,回去的时候,引来营地不少人围观,叽叽喳喳的,我也不知道是该自豪,还是闹心。
  不少面黄肌瘦的男人凑过来,眼里射出绿光,不得不说,人长时间处于挨饿的状态,很多事情不能以平常的眼光去看待,我甚至觉得他们连生肉都会吃。
  “小苏,是你杀死了这条狼?”边姐的目光有些诧异,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笑了笑,正想说实话,雪莉已经将那头毛茸茸的小家伙抱了过去,一脸开心的,又是抚摸又是挠痒痒的,估计这妞是真当这狼崽是哈士奇了。
  “那当然!”我终究还是选择了装逼,虽说不是事实,但毕竟也是冒着了很大的风险。
  我转眼看向卡门,就想看看这冰山少女,此刻的眼里,会不会有种看到英雄的崇拜。
  只可惜,这双美丽的眼睛,依旧是没有多少情感流露,好比是极寒之地的冰山,区区一根火柴,怎能融化。
  “这需要更多的水,我们不可能吃生肉,这于事无补。”
  卡门总算开口,只不过她的目光更多是落在那些树藤上,看情况她对于能吃上烤狼肉,没有太大的信心。
  我一听,倒是有些被她点醒的意思,心想也是,难怪这波西米亚少女没有跟边兰一样,流露出惊喜的神情。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难题,营地现在的情况,根本没什么药物,如果狼肉不用清水清洗,直接生烤,血水滋滋的,吃了之后没事倒好,万一有个啥情况,那可就麻烦大发了。
  一旦惹上什么胃肠炎啥的,水分消耗很大,到时候可就好心办坏事了。
  再者瓶装水珍贵无比,用来清洗狼肉,这根本就是奢侈。
  蓦地,我想到一个问题,既然我能见着野狼跟野猪,也就是说,丛林里头肯定有水源,毕竟野兽也是要喝水的。
  “我去找水源,空瓶子呢,雪莉,边姐,你们找找,多找些。”
  我起身,准备再度出发,天黑之前,必须得赶紧解决了这事,可这时,几个小红帽老太太凑过来,一个个的,步履蹒跚,形容憔悴,别说尬舞了,一阵大风刮来,我感觉都站不稳。
  “小伙子,这些肉,能分点给我们吗?”
  其中一个老太太问道。
  我思量了一下,并没有一口答应,因为老太太之外,还有好些个营地的人在跟前。
  狼肉可以风化成腊肉,储存食物对于现在要照顾几个女人的我而言,是首要的大事,分一点就少一点,而且我不可能每次都有这种好运气。
  “小苏,给她们分一点吧,我们还有点罐头,加上这些狼肉,能坚持不短时间。”
  边兰替我回答,一旁的雪梨也是点着头,只有卡门没有吱声,可能是中文太差,不知道我们说些什么。
  我见此,点了点头,随后跟那几个小红帽老太太说,等我找到水源后,晚上回来烤好狼肉,再分她们一些。
  老太太她们几个听到我这么一说,满眼感激的,互相搀扶着走回她们的洞窟。
  很快,那几个面黄肌瘦的男人见此,也是跟我提出分肉的要求。
  我摇了摇头,客气说道:“我可以给你们说路线,都是男人,你们得靠自己的能力找吃的。”
  这几个男人有些失望,见我没有语气坚决,脸上多少有些失望,就走开了。
  “兄弟,你们才几人,这么大一头狼,也吃不完,分我们点吧。”
  没多会,我还没动身去寻找水源,也许是看到我答应了老太太分肉的这一幕,又围过来几个男人,我记得之前是坐二等舱的,长得有些相像,似乎是亲戚兄弟。
  蓦地,仔细再一看,这说话的人,还有他身旁的几人,跟那些个面黄肌瘦的营地男人不同,个个看着还挺彪悍的,一琢磨,才想到应该是大胡子那伙人,此前吃喝不愁,难怪五大三粗的,不缺气力,说话声儿都比其他人大。
  为首那个留着小胡子,跟古时的师爷似的,上前几步伸手在死狼身上摸着,对我说道:“小兄弟,我们几兄弟这些天成天吃着罐头,都快疯了,这好东西嘛,是要分享的,分给那几个要死的老骨头,还不如分给我们兄弟几个,以后也有个照应啥的,你说不是?”
  我瞅了一眼,这小胡子话说得听着倒是客气,但眼神并没有丝毫求人的意思,他身后的几个亲戚兄弟,虎视眈眈的,表情也是跟那些个面黄肌瘦的围观男人不同,这似乎是要给我来个软硬兼施。
  “我爱分给谁是我的事,你们之前吃着喝着,怎么就不分点给我们这些人?”
  我鸟都不鸟他,这么些年的跆拳道和搏击术,不是白练的,知道自己的身手,加上兜里头有刀子,这伙人一起上,我也自信能让他们躺下。
  “你的意思是要独吞?”小胡子脸色一变,眼神不善。
  我心头呵呵,你麻痹的,老子冒险获来的食物,成了你口中的独吞?
  “我就是独吞了,你想怎么地?”我的手揣进兜里,顺着小胡子的话问道。
  话音一落,不用小胡子开口,他身后那几个亲戚兄弟已经凑前几步,目光皆是不善,看这情况,一早就商量好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那几个面黄肌瘦的围观男人已经散开,几个老太太还没回到洞窟,此刻也是停下,在那头含糊说着什么,估计是担心我吃亏,氛围瞬间变得有些凝重。
  边兰跟雪莉在后头劝说了我几句,也是怕我吃亏,我摆摆手,示意她们呆在一旁,不要掺和,免得伤着。
  “兄弟,你要是有点眼力,哥几个也不为难你,一人一半,要是不然……”
  小胡子握着拳头,咔咔作响,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们可以试试!”我扫了这几人一眼,语气尽量做到平和。
  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很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