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1 卡门的诱惑(第二更,求收藏!)
  导游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头。
  “好小子,果然是聪明人。只可惜这次你错了,轮船虽然不好打捞,但之前飘在港口的很多资源,就有医药箱……过几天,也许不用我给你找机会,你自己都能过去那头看看,到时你就会清楚了。”
  我笑了笑,老子不用过去,就凭望远镜,也知道你们这些伪君子,霸占着好资源,个个吃着肉,却是连口汤,都不愿意分给这边营地的人。
  “吴小爷最近痴迷于那些雕像,喏,就在第一营地那头,有一哥特式的建筑,里头有很多这玩意…我搞不懂这家伙想干嘛,以他的智商,不可能无聊到研究那些雕像…还有,前几天,他的人去了荒漠一趟,带回些冷兵器,那玩意好像是长矛还是长枪,又像是海事刀,我整不明白,但我不觉得这是偶然…有了武器,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史密斯为首的那些欧美人,现在对吴小爷他们,至少是不会主动招惹,在我看来,第一营地恐怕要变天,我担心到时我会被牵连,所以……”
  海事刀我倒是了解一些,精钢打造,锋利无比,其中一个用处,便是利于水手们逃生所用,毕竟轮船船身多为钢板打造,要是不幸落水,海事刀可以刺穿船身,为水手赢得获救时间。
  “这么说来,那些欧美人,并没有枪支在身?”我有些想不通,如果欧美人没有枪支,如何震慑他人,霸占住第一营地如此好的资源。
  “这我不清楚,就算有,每一颗子弹都很珍贵……”导游笑了笑,眼神很有戏,我倒是读懂了他眼神里的含义。
  果然,那些欧美人肯定是在最初打捞资源的过程中,牢牢控制住了利器,也许吴小爷那伙人也有,所以跟欧美人达成了微妙的平衡……
  “现在暂时不会有什么大的冲突,但以后就难说了,我不得不考虑的长远些,说的现实些,如果吴小爷跟那些外国佬真干起来,无论哪一方最终赢得了话事权,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我相信你慢慢会明白的。”
  说完这些话,导游朝我眨了个眼色,随后过去给小胡子等人松了绑。
  “考虑一下,我相信我俩合作,对彼此都有好处。”导游带着这仨人离开时,留下这句话。
  那个船员也是打量了我一眼,就跟着导游离开了,自始至终没开过口。
  好家伙,果然会拉拢人!
  我瞅着导游的背影,心里头有些复杂,这家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不过至少目前看来,他是有心想拉拢我……
  这么说,港口那边的营地片区,还真是勾心斗角,形势挺复杂的。
  转念一想,目前最大的威胁,就是来自沈月。
  这个贱女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会借着吴小爷的力量,找我的麻烦,至于其它,那都是导游担心的事情,我暂时没有合作的意愿。
  想到导游提及荒漠那头有冷兵器这事,我微微一思索,这么说来,这里之前还发生过战争不成?
  瞅了一眼那巍峨巨大的城门,依稀的,我似乎看到它曾经的辉煌……
  ……
  回到洞窟,卡门已经醒来,正趁着篝火灰烬的热温,烤着罐头,没动那些风化的狼肉,这一点我还是挺意外的。
  边兰也在一旁帮忙,慵懒地打了个呵欠,穿的不多,又是蹲姿,乍一看,那柔美春光乍泄,丰满的轮廓微微晃着,煞是夺人眼球,那将头发撩拨到耳朵后头的动作,更添性感。
  “边姐,罐头这玩意味道不好,狼肉还够,想吃就吃,没事的,过几天我给你们弄鱼肉。”
  “小苏,你现在是我们的依靠,食物还够,就别冒险了,说不定食物还没吃完,救援的人都到了。”
  没有想象中惊喜的表情,我有些不是滋味,没想到边兰对于救援,还是有着一丝丝的期待。
  也许她之前对我表露的温柔,更多的可能只是谢意,而非我以为的那种暧昧情意。
  也是!相处的时间才这么点,我勉强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卡门一如既往的冰山脸,也许是好奇我跟边姐之间的对话,用英文问了句,边姐给含糊了过去,倒是提到了FISH这个单词。
  波西米亚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欲言又止的。
  我微微有些期待,毕竟昨晚的冰山一笑,令我如沐春风,很可惜,她侧过脸,跟边兰交谈起来,把我当成了空气。
  我不由得摇了摇头,也是习以为常了,转身将一旁叫唤累了,正打瞌睡的狼崽抱起,走到还在梦乡的雪莉跟前。
  毛茸茸的狼崽磨蹭了几下雪莉的脸,很快的,这个还保留一丝清纯的嫩模醒了过来。
  狼崽被我这么一折腾,睁开了眼,舔了舔我的手,随后依依呀呀了起来。
  顺手的,我很自然地拍了拍雪莉的PP,惹得她娇声咋呼几声,砸来几下粉拳。
  我嘿嘿一笑,“我说姑娘,叫醒你吃东西,难道也有错?”
  “有你这样叫醒人的?”雪莉白了我一眼,嘟着嘴。
  我知道她不会生我的气,十几天的相处,这丫头跟我越来越亲近,只不过我还是懂的底线,毕竟玩笑归玩笑,适度则是风流,过了,就是下流了。
  喂了点吃的给狼崽,随后,我当跟她们三人说道,“你们谁想去痛快的洗个澡?”
  我发现瓶装水越来越少,一开始有些想不通,直到瞄到她们三个背着我用清水擦洗身子,这才明白啥回事。
  我当时眼睛开着缝,她们穿的很少,曼妙的胴体若隐若现,饶是定力不错,还是忍不住摸摸鼻子,担心鼻血会流出来……
  “苏城,你不会是骗我们吧?昨天你弄来的水,不是雨水?”雪莉美丽的眼睛睁大,半信半疑的。
  “你排除!”我懒得跟这个笨妞解释,朝她摇摇食指,直接看向边兰和卡门。
  雪莉朝抛来一个白眼,看情况她没当回事,真当我找来的清水,是哪个岩坑里舀来的雨水。
  我打算只带一个,人多我顾不来,也太冒险,更重要的是,有人帮我多带几条溪鱼回来就行。
  再者,我也想顺着溪流,前往悬崖那头查探一下,如果足够幸运,可能会找到洞穴,这样一来,我和女人们就能多一个安身之处。
  “小苏,你是不是……”边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了看那些瓶装水,又看看我,脸上起了淡淡的红晕。
  我也不笨,知道这时候否认才是最好的回应,“边姐,想啥呢?我是那样的人吗,就算是无意看到了,我也会翻过身去,非礼勿视嘛。”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解释就是掩饰,这无形中是把自己给卖了。
  果然,雪莉最先反应过来,先是一愣,随后整个脸跟红苹果似的,吃吃问道:“苏城,你全看到了?”
  我脸部红心不跳,淡定地圆了回来,“想啥呢?我只是猜测,难道说你们真是用清水擦洗身子?造孽啊,败家啊!”
  我这么一说,雪莉杏眼愠怒,但也许是因为心虚,只是狠狠瞪了我一眼,嘀咕了几声什么下流之类的,也就没有再提。
  我松了口气,看了一眼边兰大腿的伤口,虽然已经没什么大碍,但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还是不要碰水为好,免得感染。
  “边姐,过几天等伤口掉痂了,我再带你去洗个痛快。”
  边兰点点头,倒是没有坚持,这一来,我将目标锁定在卡门身上,什么出水芙蓉一饱眼福的,我没啥想法,就是希望她能帮我多带几条鱼。
  “OK!”卡门这个冰山美女,倒是爽快。
  “只不过,你最好绅士些。”
  卡门看了看我的手,又看向雪莉的PP,这话让我老脸微微一红,却是惹得雪莉没心没肺的大笑,边兰则是俏目一低,忍着笑,有着别样的风情。
  决定之后,我挑了挑昨晚捡来的树枝,找了根适合的,用刀子削尖,搞好这一切,我递给卡门,随后交代雪莉跟边兰不要乱跑动,就在营地这头呆着,等我们回来。
  小狼崽不知啥时候扭着小短腿,跑到我跟前,似乎是要跟我一起,我心里头有些感慨,毕竟是野狼的种,以为养不熟,想不到跟我还有雪莉都挺亲近的。
  ……
  一路上,我试图找些话题,想跟这个波西米亚女孩交流交流,增进一下感情,熟悉熟悉。
  “我跟边姐找到你,是为了生存……我知道边姐感激你,对你可能有所依赖,我不是!”
  简单粗暴,眉眼微冷,态度坚决。
  我见此,勉强一笑,想起昨天她那融化冰山的一笑,不知为何,反倒是觉得这女子有种别样的韵味,我也说不上来。
  再仔细一看她的脸蛋,轮廓深邃,鼻子挺翘,线条不算柔美,反而是有种英气,这让我想起英姿飒爽的女兵,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
  “到了!从这里穿过去,就是大片的草地,不能走的太快,可能会有野兽,我们必须要小心些。”
  来到那片灌木丛时,我也许是想到昨天那头凶悍的野猪,难免有些谨慎过度,一见卡门走的太快,本能地就拉住了她的手臂。
  她身体微微僵住,随后死死盯着我的眼睛,这让我心头一怔,咋了咋舌头,松开了手。
  奶奶的,还真是一块万古不化的坚冰!
  大概是因为我经常跟雪莉打闹啥的,肢体上有些接触,给她留下印象,认为我就是一个SE狼……
  “我知道你是无意的,但希望你下次不要这样。”
  语气依旧是淡漠,随后她用尖木扫了扫前头的灌木,钻了过去。
  枝桠好几次拍打到她的头上,她吭都没吭一声,这要是换做雪莉,估计早吃疼叫唤出声了。
  我摇了摇头,心想这就是现代版花木兰啊。
  草地绿油油的,风不小,吹得卡门裙子上的流苏飘动不已,似乎是好久没离开营地了,呼吸着清新的草地空气,她的心情变得不错。
  我在后头警惕地观看四周,唯恐有野兽出没,卡门跟我不同,一看到那条溪流,步伐更是欢快起来,就差没跑了。
  到了溪流后,我找来几块石头,在较浅的地方,扑通扑通的,丢了下去,随后将石头拢在一块,形成一个弧线的屏障,这是为了将溪鱼赶到里头去,然后就大功告成了。
  我卷起裤管,弯着腰,开始行动,正要招呼着卡门过来帮忙,毕竟多一人,动静更大,溪鱼肯定会受惊,这一来游进石头堆成的屏障的几率,就更大。
  “卡门,过来帮忙!”
  我侧头看向卡农,整个人都傻眼了,她旁若无人地褪去那件流苏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