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2 顺流而下(第一更,求追书!)
  此时,她身上就剩下抹胸跟底裤,匀称的身段,修长的大腿,大小适合的美胸,在溪流粼粼波光的映衬下,简直是绝品!
  果然,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都是爱干净的。
  我正愣神着,卡门朝我抛来目光,也许是因为她本就模特出身,身穿比基尼之类的服饰走秀场,也是平常,所以目光里并没有多少羞涩,这反而更令人遐思。
  随后视线里出现一道优美的弧线,这个波西米亚女郎跃入水中……
  我撇撇嘴,心头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万一用力过猛,将那比基尼给荡落了,我看她还怎么淡定自如。
  只可惜我的祈祷,上帝他老人家打瞌睡,没听到,一切正常。
  这一来,我在这边忙活着,费了不少劲,鱼儿却总是赶不进去,而扭头一看,波光粼粼之下,卡门跟美人鱼似的,游来游去,时而蝶泳时而自由泳,真的是……
  蓦地,我心头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心思一定,我往溪流深处走去,心头嘿嘿一笑,然后故意一倒,跌入了水中,口中大喊了起来。
  “HELP!HEIP!”
  我胡乱地叫喊着,扑打着水面,水花阵阵,演技已经可以说是完美。
  其实我倒不单单只是一时起了玩心,也是想试探一下卡门,看她是会出手相救,还是……
  这个冰山一般的女子,心思琢磨不定,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根本不需要我的保护,虽然边兰说过,这个波西米亚女郎是个内冷外热的人。
  可当她飞速朝我游来的时候,美妙的身姿,若隐若现的柔软,天光之下,颇是唯美,我竟是有些看呆了,一时竟是忘了喊叫。
  可我毕竟是懂水性的人,本能地稍微蹬蹬腿,根本沉不下去,等她游到我身边,脸色有些慌乱地贴近我,还未搂住我的腰,眉眼已经变得微冷。
  冷若冰霜!
  此时她站直腰杆,我抬头一看,溪水不过才到她的胸口……
  水珠顺着她那湿漉漉的头发,流到她的脸庞,滴落在她精致的锁骨,再顺着锁骨落到抹胸上,贴身、半透明,若隐若现,从我的角度看去,讲真的,别有一番风情。
  “funny?”
  她的眸子清澈中带着丝丝冰冷,就这么一个单词,竟是让我有些臊得慌。
  好在我的脸皮还算厚,嘿嘿一笑,站了起来,用英文解释,说是不知道水会这么浅……
  我比她高一点,目光微微一垂,落在她那若隐若现的抹胸上,不得不说,胸型很好,大小合适,应该有C。
  蓦地,我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气息,抬头直视她那对明眸,透露出的神色,仿佛在说,看够了没?
  不知为何,我也是生出了自尊,赶紧赞美了一句,“HOT!”
  我这是称赞她身材火辣,心想女人都是喜欢被夸的,卡门应该也吃这一套,也是为了缓解下气氛。
  “我想,我是该考虑换一下合作的男人了。”
  撇下这一句,她已经不再搭理我,身体一跃,游开了……
  我自讨个没趣,只好再次回到磊好的石堆哪头,抄着木棍,盯着水面,专心打鱼。
  精神一集中,没多会就有了收获,一条肥美大草鱼出现在我的视野,我判断着它有可能逃跑的路线,手臂抡起,弯出完美的弧线,呼的一声,落下,啪的一声,这条大草鱼,成了我的猎物。
  第二个目标还没出现,头上感受到丝丝凉意,一伸手,接到了雨滴。
  抬头一看,云霭涌来,很快的,风起,雨淅淅沥沥的就下了起来,落到溪流上,晕成无数个小圆圈。
  我心想糟糕了,这雨不小,要是穿过草地回到营地,恐怕已经是落汤鸡,瞅了瞅前头,有几株像是幌伞枫的矮树,只能将就了。
  心思一定,我抱着头跑过去,将卡门的衣服收起,边跑边招呼卡门躲雨。
  人的体质不同,这要是因为淋雨而落得感冒发烧了,现在的恶劣环境,真不是开玩笑的。
  卡门此时已经游到岸边,全身湿漉漉的,将头发一甩,水珠甩成一道弧线,颇是有种出水芙蓉的意境。
  “谢谢!”
  语气淡漠,她接过衣服,没有跟我躲在同一株伞形树下,而是选了相邻的那株,眉头微微蹙起。
  我看出了她的心思,衣服是干的,但内衣裤是湿的,直接穿上去,反倒更容易着凉。
  背过身去,我用憋足的英文说道,快换上吧,免得着凉。
  没有动静,我有点奇怪,回头一看,这张冷艳的脸,此时竟是微微有些红晕,手里拿着那套流苏裙子,整个人有点无所适从的样子。
  我算是明白过来了,要是没有碰到这鬼天气,她大可离得远些去换,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依她的性格,离开可以避雨的伞形树,也许是会觉得做作矫情了。
  我想到刚刚捉弄了她一下,刚好现在有这种弥补的机会,以我苏城的情商,自然不会放过。
  我再度背过身,默默地走出伞形树,来到雨中,这一刻竟是觉得自己骄傲的像个骑士。
  骑士也是难免会有靡靡之念,身后的旖旎景象虽然看不到,但做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脑海里情不自禁勾勒出那种画面。
  冰山美女褪下小可爱,再之后是……曼妙的身段融入大自然,流苏裙子随着雨风轻轻摆动,更重要的是,qun子之下无物……
  呼!噜!
  几声响鼻声传来,我心头一惊,再一看,大喊一声糟糕,不远处的草地上,一头巨大的野猪,正四蹄撒欢,朝我这头奔跑而来。
  这看着起码得有两三百斤,地面在它的蹄踏之下,微微有些颤动。
  我不确定是不是上次遇到的那只,但我知道我跟卡门要是再不赶紧逃命,恐怕就得葬身猪腹了。
  野兽都有领地意识,估计是看到了我这个闯入者,起了追逐甚至杀戮之意。
  麻痹的,你个死肥猪!
  我骂了一句,转身朝卡门走去,此时卡门还未完全套入裙子,裙摆的流苏摆动着,大片的雪白映入我的眼帘。
  我根本顾不得其它,冲过去拉住她的手,来不及解释,拉着她就要往溪流下头跑去。
  啪的一声,我还没加速,脸上就挨上了抽打,一看,卡门冷冷地看着我,手里拿着抹胸和底裤,正要再打来。
  “你看!快跑!”我一把抓过抹胸跟底裤,情况紧急,哪里还有心思跟她计较。
  此时那头巨猪撒着欢玩命地追来,不过几十米了,后头是草地,根本不能返回,而前头一眼看去,根本没有高大粗壮的乔木,多是类似幌伞枫的矮树,即便跳上去,也起不了作用。
  像这种级别的野猪,猪头冲撞个几次,这种伞形树根本顶不住。
  卡门这时才变了脸色,看出了形势不乐观,很快的,我俩便迈开腿拼命狂奔。
  风呼呼吹过,雨滴打在脸上,不少枝桠树叶刮在脸上,生疼不已,我硬是忍下,跑在前头,这样一来,卡门就可以避免受这些罪。
  溪流下方的路,由于下雨,有些湿滑,好几次我差点跌倒,生生吓出一身冷汗。
  可即便侥幸没跌倒,身后的响鼻声也是越来越近,没有灌木荆棘阻挡,我们的速度根本够不上野猪的追逐。
  我拉着卡门狂奔的同时,回头看了几眼,那野猪几乎就差个十米八米了,再一提速,很快就能撞到我跟卡门,而一旦被冲撞到,以这野猪的本身的体重加上巨大的惯性,我跟卡门绝对是没有丝毫的活路。
  麻痹的,只能赌一赌了!
  “jump!”我朝卡门喊了一声,示意她做好准备。
  当下我只能是选择跳进溪流,顺着溪流而下,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卡门在我身后喊了一声,what?
  就这么耽误了一点点,身后的野猪已经近在咫尺,也许是眼看要撞到我们,它兴奋了起来,响鼻声更加大声,我甚至能感受到风呼呼刮来,那是野猪快速奔跑,扫荡出来的劲风。
  没有时间再思考,我身体一拧,死死拉着卡门的手,伴随着卡门的一声惊呼,两人齐齐落入水中。
  溪流不算湍急,我担心的是溪流最终会在什么地方汇聚,哪里也许是河流,也许是沼泽,也许是悬崖峭壁……
  好在我跟卡门都会游泳,我扭过身来,朝溪流边有些懵比的野猪,竖起了中指!
  这个大家伙还是蛮精的,没有愚蠢到扑进水流当中,那小眼睛盯着我跟卡门好一会,多少是有些得意,这才摇晃着肥大的身体,蹄踏回去。
  老子只要能活着,迟早屠了你!
  我盯着这头得意的野猪,起了杀心……
  ……
  顺着水流一直往溪流下方飘去,好几次我尝试游向岸边,那怕更近一些也行,甚至我退而求其次,想着能拽到藻类水草之类的,让身体停滞下来,只可惜这些都是徒劳的。
  水流并没有湍急到恐怖的地步,可惯性力量比想象中要大,我都无法成行,卡门一个女人,就更别说了。
  “保持冷静!”
  我重复了很多少次,只为鼓励着卡门,好在她还算冷静,只是偶尔对视,能看到她的眸子有些黯淡……
  其实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溪流蜿蜒而下,我不知道我们会面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