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5 狂野的谷欠火(第二更)
  夜朦胧,偶有几颗星辰点缀在天穹之上,更衬的那巨大的光圈诡谲无比。
  娘的,这究竟是啥玩意,不分昼夜的悬挂在天上,要不是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还真是会令人发毛。
  巨大光圈之下,便是那拔地而起,起码有千米之高的剑山,乍这么一看,比起城市的摩天大楼还要霸气壮观。
  我将心思收回,踩着乱石堆,判断了下,选了出不太高的岩壁,后退几步随后冲刺,三两步攀爬了上去。
  这可得亏在部队呆过几年,虽然早就退伍了,但身手还在。
  弓着身子在山岩架上搜寻了会,却是没找到什么洞穴,倒是听到潺潺水声,过去一瞅,一道银川倾泻而下,似乎是山瀑。
  夜里视线不好,隐隐的能看到山瀑后头黑漆漆的,似乎是个洞穴,也许正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水帘洞,可我仔细看了看,得绕过山岩架才能抵达那头,可能要抄很长的路,而且还不清楚能不能顺利抵达,也许会有悬崖峭壁阻断去路。
  我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放弃了,看来今晚只能是在山岩上露宿了。
  叹了口气,我攀下山岩,回到篝火那头。
  篝火一旁并没有人,我心凉了半截,大步流星的转了几个方向,喊了几嗓子,却是看到卡门从不远处的林子走来。
  她双手环着,搁着不少红色的果子,颜色看起来挺诱人的。
  “我不想依赖别人,这里没那么疼了。”卡门走近,低头看了看她的肚子,随后将这些果子放下,挑了一个大些的,呵了口气,抹了抹,递给我。
  我一把打翻她递过来的果子,心气很不顺,说道:“不是说了让你别乱跑吗?万一遇到野兽……”
  她很冷静,将那颗红色果子捡起,拍去尘土,咬了一口,眉头一蹙,停下咀嚼,估计味道并没有那么好,不过她最终还是咀嚼起来,将整颗果子吞进了肚子。
  “我跟边姐还有雪莉不同,至少,我不想依靠别人才能活下去。”她淡淡开口,口音越听越像是英伦风格。
  我以前看过贝克汉姆的采访,大概能辨别的出来。
  她这样的态度,让我无从出口,也浇灭了我的火气,反倒生出了丝丝敬佩。
  “你在英国走秀过?”出于好奇,我扯了一句。
  “我以前在曼彻斯特大学就学,管理专业。”她摇摇头,又啃了一口果子,风吹散她的长发,嘴角微微一翘,整个人柔和了许多,眸子很灵动,有种别样的妩媚。
  我耸耸肩,什么管理专业,有啥用,还是先考虑安全度过今晚再说吧。
  “走吧,虽然没有找到洞穴,不过山岩表面还算平整,将就过一夜,明儿再说。”
  我心系着边兰跟雪莉,恐怕这会她们肯定是在担心我跟卡门。
  “你不吃?”卡门瞅了一眼那些果子,问道。
  我看了一眼这有些类似蕃石榴的果子,摇了摇头。
  一来实在是没啥胃口,二来明儿顺利的话,有鲜嫩多汁的烤鱼吃,犯不着吃这玩意,再说了,看卡门刚刚的表情,这果子味道肯定不咋地。
  随后我忙活起来,将那些枯枝枯叶拢好,抱到山岩下方,再砍来几根树藤,将其绑好,一发力,甩了上去。
  “从这里上,每一步都确定能使上劲了,再上去。”我给卡门挑好了攀岩的路线,教她如何利用凸出来的石褶还有岩隙借力。
  岩壁也就两三米,不算高,可当我看到卡门三两下的就攀了上去,嘴里还叼着半颗果子,嘴巴都合不拢了……
  “我以前玩过跑酷。”
  卡门上头微笑,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吃惊,可这么居高临下的,我的目光情不自禁穿过她那流苏裙摆,视线几乎定住了。
  美妙的大腿轮廓,在朦胧的观感之下,更显得性感无比……
  直到她将那半颗果子扔下,落到我的跟前,我才回神过来,好在夜色朦胧,我英俊的脸就算些许发红,她肯定也看不出来。
  转身取了火种,我踩灭篝火,随即攀上山岩。
  燃起了篝火,我直接躺了下去,山岩表面有些湿凉,但好在还能忍受。
  “睡吧!”我跟卡门说了一声,就闭上了眼睛。
  周围的地势我之前查看了一番,野兽的话,不大可能攀爬的上来,所选之处,光秃秃的,杂草都没几根,加上有篝火,毒虫啥的,即便有,一般情况也是不会轻易靠近。
  “嗯。”卡门应了一声,有点梦呓的感觉。
  听声儿不对,也许是露宿山岩荒野的,毕竟是个女子,可能不大适应,我想。
  我睁开眼,想劝慰她几句,却是看到她时而用手扇风,时而拉着裙领兜风,眼神有点迷离,给我一种媚眼如丝的感觉。
  更让我发愣的是,她那种冰山气质烟消云散一般,目光盯着我,微微咬着嘴唇,似乎是在克制着什么。
  也许是眼神对到了,她侧头看向远处,仍旧是咬着嘴唇,目光游离,时不时舔下嘴唇,口中轻声呢喃了几声,什么喝的喝的。
  这是渴了?我赶忙爬起来,有些为难了,这一时半会的,上那找水去,又得返回溪流那头,这可是夜里……
  “你不是刚吃了那果子吗?怎么就口干舌燥的?”我心想不对劲,会不会是发烧了。
  我凑到她身边,伸手探向她的额头,一摸,是有点发烫,一低头,卡门目光迷离,女子的气息袭来,她似乎是克制着,犹豫着,可最终还是握住了我的手,别过脸去,一脸的娇羞。
  我有些懵比了,这是赤果果的诱惑啊。
  卡门在我印象里,是个高冷无比的冰山女子,这会儿怎么有点主动起来,这让我倒是有些不适应了。
  难不成是因为孤男寡女的,加上对我心怀感激啥的,在这寂寞的夜里,我这坛美酒发出了浓烈的醇香,激发出了她内心的狂野?
  此时我又是光着膀子,肌肉的线条虽然比不得那些经常健身的肌肉男,但也算是可以的了,这么一想,我觉得靠谱,头便微微朝她伸了过去。
  这本是简单的试探,没想到卡门又呢喃了几声“喝的”,我一听这才反应过来,这不是英文的“HOT”吗,此时,卡门已经不顾羞涩,嘴唇贴到了我的唇边,两唇合上一片……
  美妙的触感袭来,我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的,夹杂着丝丝酥麻,双手不由自主地抱住她的手臂,试图顶开她的口齿,进行更加深入的品尝……
  不对劲!我睁开了眼睛,一贴近卡门的身体,我才发现她浑身发烫,此时双腿已经勾住我的身体,丰满的球体在我怀里揉动着,整个人像是在索取着什么。
  我内心的躁动像是天火一般,已然点燃,最后一丝理智差点沦陷,可我最终还是咬牙克制下来了。
  我可以说是老司机了,卡门不会无缘无故变得这么主动,再看她此时满面绯红双目迷离的,我多少已经猜到了些什么。
  果子!肯定是那些果子的问题。
  麻痹,这要是救援能来,把这种树的种子带回去,老子能发一笔横财。
  卡门此时整个人已经迷离,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勾住了我的脖子,轻声对我说着,“KISSME……”
  我能感受到她的渴望,她那微微启开的嘴唇,那好闻粗重的气息,那几不可闻的女乔喘声,那在我身上开始游走的双手……
  我最后一丝理智,就像战争片里的碉堡,被无数的炮火轰炸着,眼看就有好轰然坍塌……
  她将秀发拢起,柔顺地侧甩到一边,露出好看的颈脖线条,双手交叉在一起,正要褪去裙子,看着这一切,我整个人天人交战着,煎熬到了极致。
  我知道卡门正来着亲戚,且这种情况是因为吃了那种有某种药效的果子,理智告诉我不能再沦陷了,可面对这样的极致诱惑,我的小苏城早已一柱擎天。
  最终,我按住了她褪去裙子的手,君子好逑,取之有道,趁人之危不是我的风格。
  最初,卡门不断地索取着,我只是从背后搂住她,不断地重复着放松放松,此外我别无它法,只盼望着药效能早些过去,甚至我一度犹豫,不知道她能否撑过去,可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住了原则。
  不知过了多久,篝火闪烁的厉害,我的脸上有些凉凉的,一滴两滴,远处传来几声闷雷,渐渐的天际银蛇狂舞,炸雷阵阵,风很快就刮来,雨一开始淅淅沥沥,没多久,就下起了暴雨。
  雨点啪嗒啪嗒,打在我的脸上,落在我的身上,暴雨很快浇灭篝火,而我和卡门则成了落汤鸡,风刮来,刺骨的冰凉感袭来,我打着寒颤,仍紧紧抱着卡门。
  大雨最终浇灭了卡门燃起的狂野之火,她在我怀里沉沉睡去,我弓着腰,任由雨水打在我身上。
  我的身体很冷,内心更是彻骨之寒,这股冰寒,转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
  我之所以落到这步田地,无非是为了找点食物填饱肚子,可这一切的根源,在于第一第二营地的那些人……
  我们第三营地这些人,天生是下等人?
  第一第二营地的人,此刻也许正舒舒服服的躺着,吃喝不愁,而我跟卡门就应该为了一点食物,躲避野猪的攻击,甚至差点葬身瀑布之下?
  我们的命就这么不值钱?
  也许第三营地的人越来越少,有些并不是前往港口那边找机会,而是跟我一样为了填饱肚子,冒险去往丛林和荒漠,只是他们运气差了些,再也回不来了……
  也不知抱着卡门想了多久,我甚至没注意到暴雨什么时候停下,迷迷糊糊睡去,醒来时,天光刺疼我的眼睛,耳畔传来鸟鸣声,随后我看到几只鸟雀在眼前飞过,栖落在不远处的一株乔木。
  我恨不得手里头有个弹弓,不过这并不妨碍我生出掏鸟蛋的想法。
  刚想小心安放好卡门,也许是动静大了些,她醒了过来,目光跟我对到,眸子冷的像万古寒冰,随后寒冰化为烈火,愤怒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