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6 暴雨带刀行(第一更)
  “NOTOUCH!”
  我摊开手,比手画脚的,用憋足的掺着中文的英文,一通解释。
  我还重点提到那些红色果实,卡门半信半疑地转过身,掀开裙子,估摸着是在检查着什么……
  “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会杀了你!”
  好一会,她才转过来,冰冷说道。
  我耸耸肩,看看天色,攀下了山岩。
  “我掏点鸟蛋充饥,我们得赶紧回去了。”
  我担心营地那头的雪梨跟边兰,撂下这句话。
  强忍着发软的腿脚,我爬上搁着鸟窝的树木。
  一对鸟雀朝我飞来,扑棱着翅膀,应该是鸟窝的主人,我抡起了胳膊,吓走了它们。
  物竞天择,对不住了!
  鸟窝里搁着四五颗鸟蛋,我拿起一颗晃了晃,直接敲开,闭着眼睛灌了下去。
  甭管什么味道,现在补充体能是第一位!
  端着鸟窝,下到一半,一阵狂风蓦地扫来,周围树叶被这么一扫荡,呼啦啦的,甚至几片枯叶蒙在了我的脸上。
  我心头开始不安,这座荒城的气候,鬼知道是什么情况,天穹之上灰蒙蒙的,看情况,还要下雨。
  我不敢再耽误,匆匆回到山岩架下头,还没招呼卡门下来,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我眼儿都睁不开。
  轰隆隆!
  天际传来几声暴猛迅雷,浓厚低矮的云团正缓缓聚集,隐隐的能看到银蛇在上方狂舞。
  麻痹的,这次恐怕比昨晚的还要猛。
  “看,那是什么?”
  上头的卡门惊叫一声,我一听,将鸟窝抛了上去,蹭蹭的攀到山岩之上。
  顺着卡门的目光看去,只见港口那头的方向,竟是出现一座灰色的烟囱,乍看上去,跟龙影似的,壮观的同时,有点令人发毛。
  “不好了,这是龙吸水……”
  我很快就辨认了出来,再一看山岩下被狂风肆虐着的草木,心里笃定了这一点。
  造成轮船沉船的,很有可能就是这种恶劣到极端的天气,那个恐怖的漩涡,也许跟这巨大的龙吸水有关。
  当下,我也没心情跟卡门多说什么,指了指昨晚发现的那个水帘洞,示意她跟着我先过去。
  我让她先将就些,想象成鸡蛋汤的味道,她倒是不娇气,一会的功夫,两颗鸟蛋进入了她的身体……
  啪啪的,狂风扫来几块碎石断枝,落在我俩不远处,我见此,直接拉住卡门的手,朝水帘洞的方向狂奔而去。
  山岩面上岩隙不少,并不平整,利用这一点,反倒利于我跟卡门奔跑。
  绕了一段路,前头是一小片竹林,甚至我还能看到一些五颜六色的蘑菇,只是豆大的雨点已经开始落下,我不敢逗留,牵着卡门穿过这片竹林,再往前一看,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前头是陡峭的岩壁,往下一看,黑黝黝的,似乎是潭水,不知是死水还是活水,我观察了下,决定冒险。
  峭壁之上伸出粗糙的岩刃,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通路,但如果足够结实的话,撑住我俩的体重,那就没问题了。
  那些岩刃距离岩洞大概几十米,我深呼吸了一口,看一眼那越来越近的雷暴云团,跟卡门说道:“每踩一步,都要小心!我走在前头,你注意点跟着。”
  卡门点了点头,估摸着是理解了我的意图,这样的天气,擅自返回营地,说不定半路上就挂了。
  好在岩刃很硬实,虽然不好走,但我跟卡门还是克服了。
  到了洞口边缘,我示意卡门停下,此时暴雨跟拧开的水龙头似的,已经下了起来,狂风劲扫着四周,呼呼作响。
  眼前可以说是一片肆虐狼籍,不少不够粗壮的树木,在暴风的摧撼之下,倾斜着角度,甚至我能看到翠叶嫩枝在空中飞舞着……
  我快速查看了下地形,伸出手往山洞里一探,心头踏实了不少,里头灌入的风并不大,倒是显得凉爽不已,有些类似石钟乳的垂柱,正滴答落下水珠,而山洞顶头出现一道裂缝,是很普通的一线天类型的岩穴。
  “你先在这里避着。”
  我示意卡门进去,可她没有挪动脚步,皱着眉头看着我问道,“你呢?”
  我解释了几句,说是不放心雪莉跟边兰,这可是龙吸水,摧毁力强悍无比,第三营地那头只是空旷的广场,那连门都没有的洞窟,根本起不了什么抵挡作用。
  “我也得回去,只顾着自己,我做不到。”卡门摇摇头,看了一眼那越来越粗壮的龙影,有点斩钉截铁的意思。
  我当下有点急躁,虽然对她的品行有些敬佩,但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老子一个人都不知道能不能穿越这狂风暴雨,安全回到营地,更别说带着一个女人了。
  内心翻江倒海,但表面上我笑了笑,点点头,装作同意,趁她一个不留神,一个手刀下去。
  “对不住了,我的冰山女郎!”
  “如果我还能活着,我会回来接你!”
  我抱起昏迷的她,进了山洞,随后转身没入了越来越猛的狂风暴雨当中……
  ……
  我几乎是贴着地面行走,雨点疯狂拍着我的脸庞,拍在我光着的胸膛之上,偶尔有枝桠荆棘在我身上刮过,我硬生生忍下,全凭着一股信念支撑着。
  我知道我可以舒服地躲在山洞里,躲过这场狂风暴雨,直到天晴再出来,可我也明白,如果我不回到营地,不回到雪莉她们身边,一旦她们真出了什么事情,就算我还活着,恐怕也是寝食难安,无法正视自己的内心。
  我的头有些发晕,身上感觉冰冷,手里紧紧握着刀子,尽最快的速度,穿越这场狂风暴雨,往营地的方向赶去。
  我不知行走了多久,我只是咬着牙坚持着,好几次,我的脚步跟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比,脑子里蹦出两个小人儿,一个长着牛角,一个长着翅膀。
  牛角人儿说,“自己都顾不上了,赶紧返回去吧,现在还来得及,那山洞遮风避雨的,多舒服啊。”
  翅膀人儿说,“苏城,坚持住,大好男儿,何惧一死?!要是你退缩了,就算活着,你也知道你永远将是一个懦夫!”
  我拍了拍发晕的脑袋,仰头张开嘴巴,疯狂地喝下雨水,驻足撑了一会,随后弓着腰,再度前行。
  冰冷的雨水迅速消耗着我的体能,好几次,我腿脚发软,整个人差点倒下,甚至有几波狂风扫来,让我不由自主退了好几步,可我都拼命抗下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片草地总算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那些低矮的伞形树,已经倒了不少,溪水潺潺的,水面涨了不少,我看向港口的方向,那道龙吸水缓缓移动着,往远离港口的方向龙游而去。
  呼呼狂风当中,我似乎听到惨叫声,还有人群慌乱大喊的声音,隐隐的,能看到港口那边营地,有人影在走动,也许龙吸水渐渐远离,他们是在保护资源啥的吧。
  我拼着口气,捡了根树枝当拐杖用,穿过那片草地,终于是回到了第三营地边缘。
  我丢下拐杖,匆匆奔跑着,心头忐忑不已,眼前一片狼籍,营地四处是断枝湿叶,偶尔几声惊叫声响起,夹杂着哭声,应该是胆小的女人发出,毕竟没多少人经历过这种恐怖的天气。
  一眼看去,距离营地通道出口不远的地方,有几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旁搁着几根大腿般粗壮的断木,我甚至能闻到焦裂的味道。
  我提心吊胆地走过去,翻了翻他们的身体,全是没了呼吸,有的身上出现大片的焦痕,劈裂肉绽的,甚至有一个缺胳膊少腿,五官已经辨认不出,黑成一片……
  地面也是被雷电劈出几道坑痕,怵目惊心,我情不自禁摇摇头,麻痹,这种极端气候之下,人类有时真的好渺小。
  这便是雷暴天气的恐怖,这些人应该是出外觅食,为了躲避狂风暴雨,正赶回营地附近,只可惜命太倒霉,也许当时正好劈下几道闪电……
  看到这惨烈的一幕,我再也沉不住气,三步并作两步,跑进营地广场,心儿提到了嗓子眼,跑到了我跟女人们的洞窟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