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7 我可以给你……(求收藏)
  踏步而至,我几乎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声,我生怕……
  相拥而坐的雪莉跟边兰,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这一刻,我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狂风夹带乱雨,即便是坐在洞窟的最深处,她俩全身上下没多少是干的了,甚至我能看到湿身后的女王,那美好轮廓上若隐若现的红葡萄。
  也许是因为撑着一口气,看到她俩平安无事,那口气一松懈,眼前有些发黑,跟贫血的人久坐而起一般,有点晕晃晃的。
  我深呼吸一口,喉咙有点发堵,那种感觉说不上来,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再度重相逢吧……
  这时,狼崽也许是闻到了我的气味,依依呀呀的,从雪莉丰满的怀里探出头来,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这小家伙,还真是幸福啊!
  美狼王闹出动静,雪莉跟边兰这才发现了我。
  雪莉俏眸一凝,随即一亮,再而蹙着眉头,鼻子一皱,眼眶刹那就红了起来。
  一旁的边兰倒是显得冷静些,只不过她的嘴唇轻咬着,估摸是在克制着情绪。
  这边厢,雪莉已经扑了过来,也不管她浑身湿漉漉的,甚至根本不管不顾的,即便我是光着膀子,一下子抱住我。
  我能感觉到丰满的球体,拼命地挤压着我,似乎是要揉进我的身体。
  “你死那里去了?一夜没回来,你知道我跟边姐多害怕,多担心吗……”
  “你不是说你昨晚会回来的吗,我还以为你…你出事了,呜呜……”
  “昨晚我跟边姐整宿没睡,今天一大早想出去找你,又碰到这该死的暴雨……”
  雪莉的情绪估计是到了一个地步,我只是静静地搂着她,抚摸着她的头发,任由她含糊不清地哭诉着,任由她发泄着。
  雪莉还提到,今天早上,边兰本来想要单独去找我跟卡门,说是让雪莉留守洞窟,为的是以免万一我跟卡门回来,却看不到人。
  雪莉泪在这头眼婆娑说着,我看到边兰虽然情绪不大,但能感觉的出来,她也是极力克制着,也许这么些天的相处,不知不觉中,我们彼此都成了已经对方心中占有重要位置的人……
  我安慰了几声雪莉,随后朝边兰伸出手,虽然身体已经是疲乏到了极致,只想躺下睡一觉。
  “边姐,过来!”
  这一刻,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在我身上寄托着情感,我又何尝不是。
  “小苏,你受伤了…卡门呢?我想你应该休息一下,我给你擦擦伤口……”
  边兰还想说些什么,我抓住了她的手臂,霸气的拉到自己的身边,将她也抱住。
  “卡门没事,你们不用担心,等风雨停了,我会去接她回来。”
  雪莉似乎是这时候才想到卡门,问了我几句,我都拦住了,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们,感受着她们身上的体温,感受着她们的气息。
  美狼王也是依依呀呀地来到我脚下,蹭了蹭,似乎是在表示欢迎我回来。
  我欣慰一笑,这才松开边兰跟雪莉,想着安慰她们几句,体能也许是到了极限,就打住了。
  “我躺会,雨停了叫我。”
  说完这话,我便躺下,疲累到了极致,闭上眼昏沉沉地就睡了过去。
  梦里,我看到沈月出现在我跟前,嘴角噙着报复的微笑,手里竟是轰出烈火,而我则是无力挣扎,被烤的死去活来,随后她冷笑几声,又是轰出寒冰,我一下子又觉得自己掉进了冰窟,整个人冻的瑟瑟发抖,牙齿不断打着颤。
  就这么反复着接受冰火两重天的折磨,漫长的像是经历几个世纪,到后面,沈月的身影才渐渐模糊,而我的身体则是被一片温暖包围着,似乎听到雪莉跟边兰的声音,可我实在是太累了,眼睛睁都睁不开。
  不知过了多久,眸子睁开,我想翻身坐起,却是感受到胸膛上有东西压着,抬眼一看,雪莉睡的香甜无比,乖巧的跟个小猫似的。
  我摸了摸她的头发,暖心之余不禁苦笑,这小妞要是没那么爱吃醋,其实挺招人喜欢的。
  “小苏,好点了吗?你身体忽冷忽热的,有些吓人,还好我跟雪莉在一旁,要是没人伺候着……”
  一旁的边兰将一件薄衫拧出水,朝我走来,眼里满是关切。
  难怪我会做那样的梦,蓦地,我想到了什么,看向女王手中的团着的薄衫,问道:“边姐,你是用它来给我降温?”
  边兰许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经意地咬了咬手指,雪白的脖子周边,竟是浮现淡淡的红晕。
  这可是贴身的衣物,不知为何,我有些浮想联翩的……
  边兰很快就打破了我的幻想,她朝我走来,递给我压缩饼干,也许是睡眠不大好,有点黑眼圈,整个人看着没那么精神。
  “先吃点东西吧,你可是我们现在的依靠。”
  柔声柔语的,明眸皓齿,嘴角微翘,整个人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绝美女人。
  只不过我看到她的黑眼圈,有些心疼,问了一声我睡了多久,不等她回话,我接过饼干,就着瓶装水,囫囵吞枣的咽了下去。
  我当然清楚,眼下恢复体能无比重要。
  “边姐,你睡一会,我守着,雨小了不少,估计没多久这风暴就会过去。”
  “我没事。”边兰见我吃的贼快,又递来一个罐头。
  我接过罐头,掀开之后,风卷残云一般,又给干完,这才留意到,洞窟里头,除了一些旧衣服,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徒四壁。
  罐头和狼肉,所剩不多,更重要的是,我跟我的女人们,甚至是第三营地的这些人,本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而也正是因为食物资源紧张,我才会带着卡门前往丛林,差点就葬身瀑布之下……
  不知为何,内心热血沸腾了起来,麻痹的,一有机会,老子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我翻了件衣服套上,看了一眼睡在一旁的雪莉,随后示意边兰去休息。
  雨已经小了不少,风却不止,我坐在洞窟窟口处,看着外头的广场,看着对面洞窟那些瑟瑟发抖的人,看着营地通道那头没了呼吸的那几具尸体,看着顶头渐渐没那么灰蒙蒙的苍穹。
  这一派凄凉惨淡的景象,让我本来趋向随遇而安的内心,变得跟磐石一般坚硬。
  既然那些垃圾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老子有机会,一定也让他们尝尝在第三营地苦撑的日子!
  雨终究还是停了,天空跟水洗过一般,像是一面蓝色的镜子,风也小了下来,广场上满是树叶枝桠,甚至还有几只奄奄一息的鸟雀,我捡了起来,丢给了美狼王。
  雪莉已经醒来,觉得我这样很残忍,我笑笑,没跟她计较,如果这也算残忍,那让老虎吃素得了。
  “我希望它长成一头凶猛威武的野狼,而不是动物园里圈养的那种,没有丝毫野性的野兽,那只是一头宠物,我不需要!”
  说完这话,我离开洞窟。
  我招呼了几个营地里的男人,将那些尸体给清理了,毕竟这里还得住人。
  这几人我一早就留意,是我想要拉拢的人选里头,比较重视的几个,尤其是那个鲜族的兄弟,李京龙。
  只不过暂时的,我还不想跟他们说太多,我知道想要实行计划,必须一步一步来,最重要的是树起威望,而这个契机,在我看来,还没出现。
  搞完这一切,我跟雪莉还有边兰打了声招呼,准备前往水帘洞接回卡门。
  “救救我的队友!”
  我还没踏出营地,就被沈银河给拦下,她眼里泛着泪花,极力忍着,可泪花化为了泪珠,滴落在她白皙的脸庞上。
  队友?
  我下意识看向她所在的洞窟,以为她跟她的朋友,应该是没吃的了。
  我摊摊手,想表示爱莫能助,毕竟我还有雪莉她们要照顾。
  “也许我能给你带条鱼,运气好的话。”我的心还是软了,算是答应了她。
  不料她拼命摇着头,甚至上千握住了我的手,生怕我跑了似的。
  “我的几个队友,被他们囚禁起来,成了XING奴……”
  我头皮有些发炸,XING奴?
  我想想,觉得不对劲,港口那边我虽然还没涉足,但好多女模特扭着猫步离开,我可是亲眼所见,也就是说,那边的男人应该没这么饥渴吧……
  “你怎么知道的?”我耐住性子,多少是带些怀疑,问道。
  不得不说,沈银河这话让我大吃一惊,当下也是有点傻眼了。
  如果说控制食物资源,属于人性的自私丑陋,那这种囚禁她人为泄欲工具的行为,简直是骇人听闻,泯灭人性。
  我思忖着,沈银河看到我的反应,有些激动,脸上浮现喜色,也许我这种反应,令她有所期待,认为我会帮她。
  很快的,她贴到我身边,梨花带雨的,咬着牙说道:“如果你能答应,我可以……”
  她顿了顿,目光先是羞涩无比,随后变得无比坚定。
  “我可以给你……”
  她咬着嘴唇,青涩地将衣领落下,露出那深深的事业线,不得不说,真球不露相,性感,有料!
  我就是再笨,也知道她在暗示着什么,这是想要献身……
  我心头一震,并没有心生鄙夷,认为她轻佻放荡,反倒是升起一股钦佩。
  不得不说,我对她的做法,有了共鸣,她还年轻,我又何尝不是年少轻狂过,为了义气,为了年少时的兄弟,不是没有干过仗,背后的刀疤,就是年少时留下的青春印记……
  而她这种举动,虽然在我现在的年纪看来,多少是有些意气用事,可我并不能否认这种真实的情感,而这么看来,她称之为队友的几个韩国妞,很有可能跟她感情很深,以至于她会做出如此的牺牲。
  “我即便是要帮你,也不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
  我实话实说,只不过,我知道如果我答应了,这意味着我可能要面对一伙恶人,甚至有可能要冒险,我不得不谨慎考虑。
  “先说说怎么回事。”
  我伸出手,往她的衣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