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8 为王(第一更)
  她整个人微微一颤,闭上了眼睛……
  我内心叹了口气,眼前这个没出道的美女练习生,怎么会觉得我会趁人之危呢。
  老子就算是血气方刚,面对这样的情况,即便是绝色尤物当前,也下不去手啊。
  “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我实话实说,将她微微敞开的衣领,给拉严实了。
  她也许是想不到我会这么回答,有些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我,很快便抽泣起来。
  “除了你,我想不到还能找谁,我看过你用KONGFU教训那些人,而且我觉得你是个正直的人……”
  她断断续续哭诉着,我摆摆手,示意她别哭了,又不是孟姜女,哭能顶用?
  再说了,什么功夫不功夫的,那都是实战中的搏击术。
  女人就是这样,越是让她别哭了,越是哭的厉害,我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你先别哭,先跟我说说情况,我还有紧急的事情,要不,你等我回来再说……”我想到还在山洞里头的卡门,有些着急了。
  沈银河见我这么说,抹了把眼泪,一下子过来拉住我的胳膊,那表情看着,就像风雨中飘摇的小船,找到了港湾。
  她越是着急,说话越是含糊不清,夹杂着蹩脚的中文,有时候又掺杂几句韩文,我好不容易,才听清楚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她的几个老乡,先前是在第二营地那头,过的并不好,只因为在第二营地那边,一开始还好些,到后面,女人的地位极其低下,不仅要跟男人一样,干着力气活,甚至还沦为男人们泄欲的工具。
  这些悲惨的女人当中,就有沈银河的几个队友,她们似乎是所谓的明星练习生团体,还未出道,前两天,有一个逃了回来,一直窝在沈银河的洞窟里,整个人颓废无比,甚至还有轻生的念头,说是忍受不了惨遭虐待沦为XING奴的经历……
  我可算是彻底弄明白沈银河的意思了,她这是希望我前往第二营地,将她的这些队友解救出来。
  我摇了摇头,表示同情,但我又不是莽夫,单枪匹马杀到第二营地,别说解救她那些队友,说不定我自己都回不来。
  沦落到这座荒城,差不多半个多月了,港口那边的第一第二营地,在我看来,差不多是建成了所谓的秩序,想跟他们讲道理,那都是做梦,除非我以暴制暴……
  “爱莫能助!再说了,你那些队友,当时是自愿离开我们的营地,现在落到这样的下场,只能说自取其辱!”
  我忘不了那个美国妞鄙夷的眼神,还有对我们这些第三营地男人说过的话。
  “第一营地的男人是精英,第二营地其次,第三营地的这些男人,就是残次品……”
  虽然我没听到那几个韩国妞说过这样的话,但不可否认,我对这些女人,没有什么好感。
  心系卡门,我不愿再多纠缠,迈开脚步,欲大步流星而去,沈银河上前一步拦住我,解释说她这几个队友,并非为了果腹而苟且,她一开始也是这么以为,可逃出来的人跟她说的,却是不同的说法。
  “她们只是前去港口那边找吃的,却是被那些该死的男人花言巧语给骗了,然后控制住,成了她们的玩物……”
  沈银河已经是语无伦次,眼巴巴看着我,依旧没有放弃希望。
  我有些心急,加上并不信她说的这些话,我理解她的心情,但当下根本没什么耐心。
  我推开她,没有使劲,她还想说些什么,靠过来,我的耐心被耗尽,使上了些力气,她被我推到了一旁,踉跄了几下,一屁股坐在地上。
  回头看了一眼,她的眸子先是一滞,随后渐渐黯淡下去,神情颓败不已,整个人看着失望到了极致,也许说是绝望也不为过。
  这种眼神触动了我,我本想安慰几句,可又担心纠缠不清,心一横,走出了营地。
  我知道她也许是在注视着我,但我没有回头,很多事情,我就算有心帮她,但根本做不到心无旁骛,我还有边兰她们,自顾不暇……
  ……
  路上,我的内心摇摆不定,想到导游这个人,盘算着,也许可以尝试找找此人,顺便去港口那边看看情况,身为一个男人,如果沈银河说的是真的,面对这样的情况,要是视若无睹,那自己跟那些垃圾,也没啥区别。
  “麻痹的,看来还得是要跟导游打打交道了。”我心里头嘀咕了一声,莫名地觉得有些烦躁。
  沿着之前的路线,我回到水帘洞,卡门还处于昏迷当中,我有些咋舌,心想自己的手刀,会不会下手有些重了。
  我将她抱起,穿过竹林时,我采了那些蘑菇,左顾右盼的,到最后还是脱下了上衣,将这些蘑菇一股脑兜进去,打了结,挎到肩上,跟赶集的大娘似的。
  我没有忘记这片竹林,打算过些时候再过来,这可都是宝贝啊。
  这些竹子,可以制成简易的水筒,用来存储雨水,还可以用来制造竹弓,甚至还能当柴禾使用。
  回到溪流边缘,本想捞几条淡水鱼,可暴雨过后,水流湍急无比,我只好放弃这个想法,尔后用溪水清洗好蘑菇,扛着卡门,直接回到营地。
  暴雨之后的营地,更显得死气沉沉,不少人瘦骨嶙峋的,瘫坐在洞窟门口,两眼无神,跟个行尸走肉似的。
  我安顿好卡门,带了些蘑菇,选择性地分给好几个男人,这都是我列入计划名单的人选,其中就有被吴小爷手下西装男殴打过的。
  我虽然不是心理系专业的,但同仇敌忾这一点多少还是懂的。
  这几人对于吴小爷那伙人的做法本就不满,又因为合理的抗议被暴力殴打,只要心头还有那么一丝丝血气,肯定是想着讨回公道。
  我按部就班地实行着我的计划,甚至期待着有一天,我能与这些人并肩作战,将港口那边的垃圾们,都给裁决了,摧毁这不公平的一切。
  他们几人对我印象还不错,都欣然接纳了。
  那个叫做李京龙的鲜族兄弟,我印象很深刻,此人给我感觉喜怒不形于色,有股狠劲,只不过平时看着很低调,只是眼神不会骗人,直觉的东西,我也不敢说百分百的把握。
  这几人的身材都是单薄了些,但我觉得这都不要紧,干仗要的是狠劲,而且我这个计划,一旦开始,也许是要付出血的代价……
  他们跟我也还算投缘,好几次聊着聊着,都提到了我暴打瘦猴子等人的事,李京龙不善言辞,但也是在一旁点着头,看我的眼神里,多少有些敬佩的意思。
  “苏城,你那回旋踢,贼特么帅!”一个东北哥们竖起大拇指。
  “老表,我也是佩服你,当时看你被那个水手踹了几脚,还以为你就是个怂包,嘿嘿。”另一个江西老表也是扯了几句。
  我摇摇头,谦逊一笑,毕竟这些都是我想联合的人,印象很重要,所以我能低调,绝不会流露出丝毫倨傲……
  东北哥们还有江西老表,跟那几个被西装男殴打过的男人,在我心目中,属于第二梯队,眼下我最重视的人,就是李京龙。
  他们有的人,似乎也是猜到些我的想法,毕竟我之前没怎么跟他们接触,大家都是各自想办法填饱肚子,即便有啥想法,也都是藏到心里,我一下子有些主动热乎的,他们有点这方面的猜想,也是正常。
  我很满意现在的形势,我需要做的是将他们拧成一股绳,而这需要一个契机,如果太早说出我的计划,反倒有可能适得其反。
  再说了,通过导游的话,我知道困难重重,毕竟能在港口那边站住脚的人,也就是像吴小爷这种头目,肯定不是什么双商不及格的主儿,而且听导游的意思,他们多半是有枪支在身。
  此后几天,我开始逐步实行我的计划,说的热血点,我不想为王,我只想保护着女人们,在这座荒城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