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19 造势、树威
  我知道最重要的一点,那便是树威、造势!
  而在一开始,不一定要跟李京龙他们掏心窝啥的,但必须得让他们认定,我是他们的伙伴,是同坐一条船上的。
  溪流的水位已经下降不少,在我的带领下,这些男人,不少是第一次踏足丛林,当他们看到那条蜿蜒而下的银带,看到水里那些游动着的淡水鱼,眼都直了,就差没流口水了。
  除了李京龙比较冷静之外,很多男人已经脱掉上衣,卷起裤管,找些好下脚的水位浅些的地方,蹦跳着下去,水花朵朵绽放了起来,我看到他们久违的笑容。
  “兄弟们,我们是来捉鱼填肚子的,不是来戏水的,赶紧的,找石头磊起来。”
  看他们笨手笨脚的模样,即便能抓到几条,就这效率,天黑了都没啥收获,而且我来过这里几次,深知那头巨猪的恐怖,以我现在的心态,当然不希望这些人里头,有任何人出状况。
  我朝他们大喊了几句,他们按照我的法子,找来石头,忙活起来,很快的就有了收获,东北哥们抱起一条几斤重的草鱼,朝我龇牙笑着,那叫一个灿烂。
  “哥儿们,还是你牛B,我也离开营地找过吃的,麻痹的,贼拉坑,兔毛都找不到一根,你咋就敢穿过那片林子?那个带渔夫帽的家伙,哦对了,就是那个卷毛导游,不是说这头有野兽吗,我也听到过,挺渗人的,啧啧……”
  “运气!”我敷衍了东北兄弟一句。
  随后我也加进捕鱼大队,要的就是跟他们打成一片的感觉。
  一行人兴高采烈,扛着穿过几十条鱼鳃的木棍,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半路上,我招呼了李京龙一声。
  “兄弟,跟我去一趟荒漠片区。”我说道。
  李京龙目光一凝,估摸是好奇我这话的意思。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直截了当说道:“去那头碰碰运气,我听说有冷兵器,不知真假,如果能捡到的话,至少对我们营地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他是个聪明人,稍微琢磨了下,看了看那十几个兄弟,随后指了指港口那头,直视着我。
  我点了点头,心头很舒畅,果然没看错人,这家伙不但有股狠劲,很多话不需要讲的太透,他就能了解。
  见此,我跟东北兄弟还有江西老表打了声招呼,随后跟李京龙折身往荒漠片区走去……
  绕过营地广场,我跟李京龙避开了我醒来时的区域。
  这个片区,我之前已经来过不少次,几乎翻了个遍,顶多也就是几把折叠刀,没啥卵用。
  我现在的目的很明确,如果导游的信息是准确的,那么吴小爷之前带他的人前往这里,找到的冷兵器,很有可能就是海事刀,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是从船员身边捡到。
  永恒号是中型油轮,船上的作业人员不少,沉船的时候,身上带着海事刀甚至是枪支,都有可能,我不能放过任何的机会。
  既然已经开始着手计划,那就得干一票大的,而冷兵器是我们眼下的本钱之一。
  路上,我跟李京龙说了这事,他点点头,说是但愿能有收获。
  我理解他的意思,毕竟吴小爷等人已经找过一次,希望是有的,就看有没有遗漏的,得看运气了。
  “妈的,要是能知道他们出事的时候,被龙吸水抛到那个区域就好了,那样能省不少力气。”
  我抱怨了一句,指的是船员甚至是大副船长等这些船上作业人员。
  “说不定还能见到这个。”李京龙眼睛一亮,伸出手指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
  我点点头,示意这是想到一块去了。
  我俩顺着港口流向大海的方向盲目走着,远处依稀可以看见一片蔚蓝,与顶头天穹连成一片,景色还算优美,只不过我俩无心欣赏。
  脚下是一片看不到尽头的硬土,类似大戈壁,但又没那种随处可见的砾石。
  走了得有半个小时不止,我回头一看,摇了摇头,觉得再走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龙吸水的威力不容小觑,但也不能将船上的人和物卷到这么远的地方。
  在我看来,之前沉船,船上的人,应该就是被抛洒在港口周边,顶多也就是我醒来时的那片区域了。
  “城哥,你看,好像是片湿地。”
  我意兴阑珊时,李京龙指了指十点钟的方向,我顺着看去,那头的风景的确有些不一样,不少像是杂草又像是芦苇的东西,随风飘荡着。
  “过去看看。”我回应了一句,迈开了脚步。
  我俩走过去,一瞅,确实是一片湿地,几只像是山鸡的鸟禽,就在不远处活动着,见我们过来,没啥惊动的,甚至鼓起了翅膀,有点挑衅的意思。
  李京龙就要迈步,我拦住了他,随后我找来一块大点的石头,丢了过去,借着上前尝试着踩了几脚,见没有下沉,这才示意李京龙,谨慎点过去。
  我担心这是片沼泽,严格来说,这片湿地,更像是大草原上的草甸子,只不过草没那么茂密罢了。
  趟过几个水洼,我没理会那些山鸡,继续谨慎前行,虽然我想象着烤山鸡的味道。
  “城哥,卧槽!路!”李京龙有些激动,拍了拍我的肩头。
  我有些郁闷,什么路,难不成这片草甸子,还能有人开荒过不成?
  直到我看到一个灰影掠过,头上长着珊瑚礁一样的角,才明白他所说的是鹿。
  一眼扫去,我不大确定,似乎不全像是印象里头的麋鹿,倒是有点像角马跟麋鹿的混合体。
  我按捺下多少有些激动的心情,毕竟这有点类似哥伦布找到新大陆的感觉,要说心如止水,那是虚的。
  “先回去,有食草动物的身影,说不定那头有猛兽,我们不能冒险。”
  我多少不甘心,李京龙也一样,只不过他也觉得我这话有道理,就没再坚持。
  退回到草甸子边缘,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远处那座剑山依旧是清晰可见,只不过我看了半天,也是看不到这片荒漠有冷兵器存在的迹象。
  “会不会是城里面?”李京龙跟我一样,也是在四处看着,未了,他指了指那高达十几米的壮观城墙。
  我摇摇头,这座荒城的城墙实在是高的令人发指,没有消防云梯,甭想越过城墙,再说了,吴小爷他们照样没有登高的工具,这个思路的可能性不大。
  “先回去,填饱肚子再说,我找机会问问导游,看能不能套出点什么来。”
  我不希望李京龙产生挫败感,安慰了一句,而且脑子里挥之不去沈银河那绝望的眼神,所以提到导游,多少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
  他点点头,情绪上并没有看出来什么。
  我俩原路返回营地,眼前的景象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生机勃勃的感觉。
  东北兄弟忙前忙后的,正徒手清理鱼内脏,江西老表则是笨手笨脚地生火,用的正是钻木取火的法子,只不过暴风雨刚过没多久,很难找到干燥点柴禾,此时鼓着脸颊狂吹着火引子,脸上早被浓烟熏成了锅底。
  其余的男人也是忙碌了起来,甚至那几个老太太,在被告知可以分到鱼肉的情况下,仿佛年轻了几岁,夸起了这些晚辈。
  我跟李京龙刚出现,就有几个男人围过来打招呼,也许是因为感激吧,我不确定,毕竟是我带他们去到溪流那头……
  男人们忙碌着,却是没见到几个女人的身影,我问了问东北兄弟跟江西老表,才知道他们扛着鱼回来后,只顾着忙着生火宰鱼,根本就是忘了告知一声营地里的女人们,这一来,很多女人根本不清楚自己有没有份,哪里还有心情凑什么热闹。
  我得知原委,笑了笑,直接凑到东北兄弟跟前,掏出刀子,麻利地切开鱼腹,将内脏一转一勾,掏了个干净,随后将刀子递给他,说了声麻烦了。
  东北兄弟瞪直了眼,问道:“城哥,你之前是市场卖鱼的?”
  我忍住笑意,拍了拍他的肩头,“海边长大的。”
  随后我又拿出打火机,递给江西老表,他哭丧着个脸,埋怨我说怎么不早给他,我也是愣了,合着这家伙在我烤狼肉吃的时候,在洞窟里呼呼大睡着呢?
  “不错嘛,动手能力可以的。”我夸了江西老表一句。
  江西老表抹了把脸上的灰,嘻嘻一笑,露出了大白牙。
  我在营地里走来走去的,甚至招呼那些女人来帮忙,不少名花无主的女人也是参与了进来,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男人们变得有干劲起来,有的甚至嘀咕几句,说是早知道就跟那些女人组成小组了。
  我没反驳,此一时彼一时,之前上顿没下顿的,谁有心思色舞色阵,就连边兰跟卡门,也是用打火机跟望远镜,才让我改变了心意,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即便没有打火机跟望远镜,我也不会拒绝边兰……
  没多久,营地广场就飘起了鱼肉的香味,虽然没有盐巴调味,但这对于很多天天吃着罐头饼干的人而言,已经算得上美味了。
  我看着这一幕,深深知道,盼望已久的契机,可算是等来了,想要将整个第三营地团结起来,同仇敌忾是一方面,分享也是重要的一点。
  此前我没施行计划,所以我并有费心费力想这些,可自从我跟卡门差点命丧溪流,我彻底改变了想法……
  而此刻,即便我没有说什么,单从氛围看来,我们第三营地,第一次有种大家庭的感觉,说是其乐融融也不为过,尤其是那几个老太太,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我知道,那是开心的泪水。
  “吃完东西,女人们抽空帮我们男人清洗衣物,谁都出一份力,这样谁心里都舒坦,有人有意见吗?”
  我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我的想法,男人们先是目目相觑,随后纷纷点头,个别的甚至大声喊着城哥威武的话。
  那些女人,虽然没有表态,但从神情看来,没几个是有异议的。
  目光落到雪莉身上,这傻白甜嘟着嘴,显然是有些不乐意,也许是因为跟我太亲,甚至抱怨了几句,惹得东北兄弟揶揄了我一句,说是看来城哥也有害怕的人。
  我权当没听到,倒是边兰微笑着,看着我的眼神,似乎有了丝丝变化,说不上来。
  “赶紧吃!男人就得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喝最烈的酒,草…骑最狂野的马……”
  我也许猛的想到了古龙先生这热血的话,顺口就扯了出来。
  一旁的东北兄弟,正好喝着瓶装水,我这么一说,他扑哧了下,喷了一身。
  “城哥,你是不是想喝酒了,这都扯的啥,哈哈。”
  “一会你们几个跟我去砍竹子!”我讪讪一笑,这才跟东北兄弟等几人招呼了一声,回到了正题。
  “啥?”东北兄弟有点搞不懂状况,一脸的懵比。
  李京龙跟江西老表,还有其余几个男人,也是看向我,这一眼过去,跟静止的画面似的。
  看着他们懵比的样子,我扯了快鱼肉,放进了嘴里。
  “造陷阱,杀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