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0 她是不是傻…
  那头猪王差点还我跟卡门命丧溪流,我当时就盘算着,一有机会,必定要屠了它。
  猪肉可以烟熏起来,天气转凉的话,猪皮可以稍微捣鼓下,用来御寒,而猪油甚至可以用来护肤,鬼知道这地方换了季节,会不会干燥到让人抓狂。
  如果能杀死野猪,其余的我可以跟李京龙他们分享,只有野猪肚,我则是会留下,因为这玩意养胃,雪莉的体质不咋地,留着这个,以防不时之需。
  “城哥,啥意思?杀猪?”东北兄弟叼着鱼肉,停下进食的动作,一脸的懵比。
  江西老表跟李京龙也是看着我,我讪讪一笑,这才反应过来,之前没跟他们提这事,一下子说是要造陷阱屠猪,他们当然是会一头雾水。
  “小伙子,在聊过年杀猪的事呢?大娘跟你说呐,我家去年杀了一头,唉哟,你别说,那腌肉炖起萝卜,那味道……”
  一旁的一个老太太耳朵不大好使,会错意了,以为我们是在聊着别的话题。
  我客气地笑笑,示意老太太赶紧吃,免得烫嘴。
  不知为何,老太太这话说了之后,身旁的不少人,都沉默了起来,表情有些沉重,估计都是各怀心思吧,大抵上都是想到了救援的事情,想着能安全离开这座荒城……
  “城哥,你继续说。”李京龙理性一些,将话题扯了回来。
  我点点头,这才解释了几句,跟他们提到了丛林那头的猪王,而我跟卡门遭遇的事情,我则是闭口不谈,毕竟这事情我多少有些狼狈,说出来怕是会影响士气。
  “城哥,那我们抓鱼的时候,岂不是很危险?”江西老表咋舌,有点心有余悸的样子。
  “做啥事都有风险,古时候不是有个什么晋朝的皇帝,上个厕所都能掉茅坑淹死……”
  我不以为然,看着他们几个说道:“正是因为有风险,所以我想杜绝了这个心头大患,我们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多人同行,总会有别的事情要办,好比说港口那边,过几天,我想去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捞点牛肉干之类的。”
  李京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看向东北兄弟还有江西老表,“城哥对我们不错,再说了,那帮孙子吃香喝辣的,连口吃的都不给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有条活路,别说野猪,就是老虎,老子也不会怂,总比坐着等死强!”
  这话深的我心,我不禁对此人更是另眼相看,而且这话很热血,东北兄弟挤着嘴唇,点着头,看来情绪是被燃了起来,江西老表有些怕事,但当下也没提出反对。
  这就足够了,我有些心照不宣地拍了拍李京龙,对他们说道,“你们吃着,多吃些,麻痹的,这是体力活,那些竹子长在山岩上,要搬回我们这头,得费不少力气!”
  说完这话,我扫了一眼广场上聚餐的人们,依旧是没看到沈银河的身影,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也许她是在怄气吧。
  “苏城,你又要干嘛去,过来一起吃啊。”雪莉喊了我一声。
  她跟边兰还有卡门,正大快朵颐着,美滋滋的,看着这一幕,我莫名地感到欣慰满足,也许这正应了那句话,你若吃饱,便是晴天!
  我这么费尽心机,想要逐步改变第三营地现在的境况,说白了,还不是希望边兰雪莉她们过的更好,至少不用为了吃喝发愁。
  我走过去,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声,说是你们有看到沈银河吗。
  她们仨皆是摇摇头,甚至雪莉侧着头,看着我的眼神变得不一样。
  “又在想你的梦中情人呢?”雪莉又开启了山西陈醋模式。
  我低眉讪眼的,嘿嘿一笑,扫了她们仨一眼,字正腔圆地说道:“瞎说,梦中情人,不正在我跟前大吃大喝着吗?”
  “贫嘴!”边兰眉头一挑,回了我一声。
  “哈哈,边姐,我没特指你啊,你看,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我嘿嘿一笑,顺着边兰的话,挑逗了她一句。
  “小苏,找打呢?”边兰媚眼一弯,似怒非怒,电力十足。
  而卡门也许是没听明白,跟雪莉耳语了几句,随后抬头看我,摇了摇头,然后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好可惜,没有尝尝那果子的味道……”我装出可惜的样子,抱起雪莉脚下胡乱拱着的美狼王,往沈银河的洞窟走去。
  “GOAWAY!”
  我能感觉到背后袭来冰冷的气息,估计是卡门那对眸子在盯着我……
  这次的烤鱼聚餐,我交待过,所有第三营地的人,都有份,所以没见着沈银河的身影,我有些奇怪。
  美狼王在我怀里不安分,我干脆放下它,人也是来到了沈银河的洞窟。
  里头只有她的那个老乡,独自一人,正小口吃着鱼肉,不知是舍不得一下子吃完,还是身体乏力,连大幅度的咀嚼动作都难以完成。
  见我过来,她朝我微笑着,也许是因为沈银河跟她提过我,且吃过我提供的狼肉,所以对我还算客气。
  我随便扯了几句,得知她叫金智秀,跟沈银河是同一个公司的练习生。
  “她呢?”我装作漫不经心,用英文问道。
  也许没料到我会关心沈银河,这金智秀停止咀嚼的动作,目光一垂,很快就近乎哽咽了起来。
  我心一沉,当下并不清楚,我究竟是在意沈银河这个人,还是因为自己的歉意而感到不安。
  “她离开营地了,娜娜让她不要去,可她还是坚持要去,娜娜也跟着她走了…我要是能走动,我也会跟着去……”
  她的目光愈发悲沉,话的内容也是说的凌乱无比,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她的脚踝位置,虽然用衣服遮着,可还是能看到血水混合着脓水的痕迹。
  我掀开衣服,不禁皱了皱眉头,伤口已经化脓,有点触目惊心的,看情况是之前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到,难怪她连进食都有些困难,这要是再恶化,恐怕这条腿甚至是命都保不住。
  “怎么不消炎?”
  话一出口,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现在的环境,连感冒都有可能死人,别说消炎药,连个干净点的包扎伤口的纱布都没有。
  我盖下衣服,当下只能叹气,多少有些怜悯。
  “我过几天回去港口打捞物资,但愿能找到些消炎药。”
  她沉默着,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似乎没什么欣喜的,估计没抱什么希望,整个人看着,像是被生活折磨已久的老人,没半点活力,蓦地,她泪珠滴落,看向港口的方向,小声嘀咕了一声,有点恳求的意思。
  “你能帮我去找找她们吗?”她问道,泪珠不断滴落。
  我皱了皱眉头,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心想不会吧。
  “她们?你是说沈银河跟那个什么娜娜的?她们去港口那头找吃的?”我问道。
  “去救我们的队友…娜娜好不容易逃了出来,我劝银河她不要意气用事,可她根本不听,我们一起练习了很多年,情同姐妹,就快出道了…呜呜……”
  她终究是憋不住情绪,抽泣了起来。
  娜娜?我没啥印象,听得有些懵了。
  我再问了几句,不知道为何,心里头有点透不过气来,因为我可算听明白了,沈银河跟那个娜娜去往港口那边的营地,是去救那些沦为XING奴的队友。
  “你能帮帮我们吗,实在不行,我可以代替她们,反正我现在这样子,能换得她们自由,也值得……”
  她呆呆地看着她那受伤的脚,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抽泣演变成了无声泪流……
  “该死!”
  我拳头握紧,心头像是被巨石压着一般,整个洞窟的氛围,无比的压抑。
  她们的年纪正值花季雨季啊,而且接触了之后,心地都是如此善良,沈银河明知道她这次的行动,是多么的愚蠢鲁莽,可她终究还是去了。
  而她之前,甚至有请求我的帮忙,而我虽然没有当面拒绝,可终究是让她看不到希望,甚至我还推了她一把……
  我转身出去,我不敢轻易做出承诺,我只想出去透透气,因为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怎么做,我心乱如麻。
  身后传来金智秀请求的声音,声儿虽小,却是不断地抨击着我的心脏。
  而沈银河那绝望的眼神,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看向港口的方向,拳头握了握……
  她是不是傻?
  或许,答案已经在我心中,尘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