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4 钟响,城门欲开!
  港口在第三营地的正下方位,顺着一条青石铺就的小道走下,估摸得有几百米的路程。
  我走到一半,猛的感到地面微微颤动着,这感觉越来越强烈,而身后更是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这应该是从第三营地传来的,而此时,我整个人犹如踏在大型超市摆放的那种按摩踏板上,整个人颤动了起来。
  麻痹,地震?
  这种感觉相当惊人,我自认心理素质还算可以,可当下也是慌的一比。
  蓦地,有几道声音悠悠传来,这次很明显,我之前在溪流那头听到过,当时以为是牛角号声,现在看来并不是幻听。
  我目光一滞,这声音有些像古刹钟声,又像是天边的闷雷,我处在两种令迷惑震惊的事情当中,一时间思维有些断片了一般,等回神过来,想要冲回营地时,大地已经停止了颤动,而第三营地的惊呼声,偶尔还有零星几声传来。
  这时,第三营地再度传来一道沉闷却清晰无比的声响,人群的惊呼声再度响起,我毫不犹豫迈开脚步,狂奔了回去。
  回到营地时,人群的情绪已经缓和不少,更多的是一脸茫然,不少人看向城门的方向,指指点点的,窃窃私语讨论着。
  我定睛一抽,不由得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只见营地后方那巨大巍峨的城门,竟是露出一道缝隙,且整个城门似乎是受到什么恐怖的力量撼动过,隐隐有打开的迹象。
  转念一想,我有些释然了,应该是刚刚短暂的地震,导致了这种迹象,要不然还能有什么力量能撼动这堵壮观厚实的城门?
  人群的情绪渐渐趋于平和,我看了看空旷的广场,松了口气,即便是余震袭来,只要不是大量级的,人群跑到营地中央,应该没啥问题,如果真到了那种毁灭性的级别,那我也用不着担心啥的了,反正是一死。
  我在人群后头呆了一会,见没啥动静了,担心雪莉她们看到我,又得是耽误时间,便悄然地溜出了营地。
  顶头天穹的巨大光圈似乎有了些许变化,淡了不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也没了一开始的诡谲、光怪陆离。
  大自然真是奇妙!
  我自我解嘲了一句,再次踏上了前往港口的石路。
  路边长着各种杂木,郁郁葱葱的,我甚至能看到仙人掌,记得我跟李京龙前往荒漠时,那类似大戈壁的地方,也零星生长着这种植物。
  我在望眼镜里看到过,导游跟船员那伙人是在第一营地那头居住,而第二营地跟第一营地,中间隔着一片旅人蕉林子,似乎还有栅栏,估计是这座荒城之前的居民修建的。
  路上我碰到不少面孔,多是有些印象,大抵之前是一等舱的游客,看到我走来,又是从第三营地的方向出现,没几个人拿正眼看我。
  甚至我还听到有人低声嘀咕了几声,说是第三营地的这些煞笔,没事就爱往我们这边跑,以为我们这边的食物是白给的啊。
  老子内心呵呵的,懒得搭理他们,你麻痹的,老子还真不是来找食物的,就算是来找食物了,碍你什么事。
  穿过旅人蕉跟乔木混着的林子,我看到不少身影在忙碌着,很多树木已经倒下,应该是因为暴风雨的肆虐,他们这是在尽可能采摘那些旅人蕉跟果实,我想是要弄成干制品存储,要不然放着烂掉,也是浪费。
  我看到几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头发凌乱,面无神采地忙碌着,跟行尸走肉似的,时而有男人喝几声,甚至动着拳头,在催促她们快些。
  我摇了摇头,果然这边营地已经开始出现压榨的现象,不过这些女人里头,没几个身材高挑的,看来那些美女模特暂时还没惨到这地步。
  “喂,兄弟,你今天没啥收获啊,竹弓呢?丢了?”
  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浓眉细眼的,龇着大黄牙朝我笑着,朝我走来。
  我皱了皱眉头,看这家伙之前像是练健身的,可印象里头,并不认识此人。
  我摇摇头,示意他可能认错人了。
  “你不是莉姐的人?”这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脸上开始出现狐疑神色。
  “什么莉姐?我不认识。”我懒得跟他纠缠,就想穿过林子,去往第一营地。
  那猿类一般粗壮的手臂伸了出来,目光变得有些狠戾,一开始的笑容化为了浓浓的不屑。
  “既然不是莉姐的人,你来这里干嘛?我们爱琴海,是史密斯先生说了算的地方,难怪我没看到你背着竹弓,是那边的乞丐吧。”
  这家伙指了指第三营地的方向,表情里满是鄙夷,就好像是真的看到了乞讨的乞丐一般。
  我越看这家伙越觉得像是个长相丑陋的大猩猩,对此人的印象越是差到了极点。
  “爱琴海?”
  似乎听瘦猴子提到过一次,应该是第一营地的别号。
  我透过林子看了看,那些建筑就建在港口的边缘,建筑风格的确有点像画报上看到的爱琴海,看来是这些家伙给起的名字,还挺浪漫的。
  此时,一旁监督着十几个身材干瘦的男女干活的人,是几个五大三粗体格强壮的男人,朝大猩猩这头走来。
  “强哥,怎么了,莉姐的人过来打猎来了?”其中一个耳垂比常人大不少的男人,客气地跟大猩猩问了一句。
  看情况,大猩猩是这几个督工男人的头儿。
  我不禁有些无奈,那十几个被奴役的人,看上去都快被榨干了,难怪这几个大块头,赤手空拳的,都能指使奴役这些人,这实在是一件悲哀而无奈的事情。
  “什么莉姐的人,根本不是,是那个乞丐窝来的煞笔,傻头傻脑的,估计是饿疯了,来我们爱琴海找吃的来了。”
  大猩猩这刚一说完,那个大耳垂立马就变脸了,就跟三月里的晴天,一下子成了寒冬腊月。
  “赶紧滚尼玛比的,港口那边爱去就去,又不是莉姐的人,谁给你的胆子?”
  我情不自禁掏了掏耳朵,麻痹的,说实话,这个大耳垂的话比大猩猩还要刺耳,估摸着是看我来自第三营地,当我是来讨吃的来了。
  也许他们所说的这个什么莉姐,有点地位吧,可这跟我有啥关系,不认识这个什么莉姐,老子连去第一营地找找人,都不行了。
  “让开!”我想着沈银河的事情,只想赶紧找到导游,问问情况,懒得跟这几个煞笔纠缠。
  大猩猩听我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那嘴巴张的,可以塞进一个拳头了。
  “真尼玛搞笑,要是个女人,让老子玩玩,给点吃的也就算了,你一个乞丐窝来的煞笔,敢跟老子这么说话,是不是还没搞清状况?”
  大猩猩收回笑容,那一脸的横肉一颤一颤的,那眼里的狠劲,的确是有点有模有样的。
  我当下恨不得一拳头轰过去,我甚至搞不懂那十几个干活的男女,是不是已经麻木了,这几个家伙手中也没啥武器,就是强壮了点,十几人要是团结起来,就算干不过这几人,还逃不了了?
  我看向那些俨然成了行尸走肉的“奴隶”,心头释然了,也许他们当中没人愿意当出头鸟,也许他们的内心已经接受了这种现实,失去了热血,失去了反抗的想法。
  可我又能责怪这些可怜的人什么,或许他们之前逃跑过,只不过是被抓了回来,遭受了什么非人的待遇,谁又能说的清楚。
  “哦?我是没搞清楚状况,你可以说说看。”
  我的手已经揣进兜里,感受到刀子的冰冷,不卑不亢的,正好想着趁此机会,了解下情况,至于这个大猩猩想拦着我,恐怕他们几个还没这本事。
  “煞笔,你是不是从没离开那个乞丐窝?这么些天,还能不饿死你,你也真是够能扛的。”大猩猩骂上瘾了,朝我摆摆手,说是快滚,他懒得跟一个乞丐废话。
  “听到没有,还不快滚!”大耳垂吼了一声,随后跟身旁的另一个马仔眨眼笑了笑,一脸的淫邪,忽视了我的存在说道,“那几个韩国妞不错,嘿嘿,吉姆他们玩完了,过几天,就轮到咱兄弟几个了。”
  大耳垂张开手,作出抓球的猥琐动作,随后他跟大猩猩还有另一个马仔,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我一听,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尼玛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们说的韩国妞,其中一个是不是留着短发,皮肤很白?”我极力控制着情绪,装作是随口一问。
  大猩猩跟大耳垂这才发现,我还在原地。
  “尼玛比的,还不滚,哪里来的多么多废话?怎么地,是不是在乞丐窝里,想女人了?哈哈。”大耳垂吼了我一句,朝我走来,晃着拳头,以为这能吓住我。
  我一听,大抵是有了个判断,没在搭理这几个煞笔,直接迈步,想穿过这片林子,自己想办法找到导游,至于这几个煞笔,有机会,我再收拾。
  “尼玛比的,当我的耳边风啊!”
  我没走几步,感觉到后头有气息逼近,当下脚尖一点,一个侧旋踢,练了十几年的跆拳道,我还是第一次使上全部的劲。
  啪的一声闷响,我听到骨头咔的一声响,我的脚背有些发麻,人一落地,我已经掏出了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