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5 撞城门
  “草尼玛比的,真以为老子是吃素的?”
  我亮出刀子,而那个大耳垂像是喝醉酒一般,捂着脸,踉踉跄跄的,步伐无法平衡,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大猩猩跟另外一个强壮的马仔,我甚至觉得这几个煞笔之前就是一伙的,也许是什么健身协会啥的,此时他们两个想冲上来,可看到我手中的刀子,目光闪烁,互相看着,停步不前。
  那个大耳垂估计是咽不下这口气,还算扛打,老子这一脚,当年可是踢断几片木板的,他捂着脸,估计是视线挡住了,没看到我手中的刀子,吼叫着朝我扑过来。
  尼玛的,这毫无章法,就是想抱住我,来个猛摔。
  我会给他这个机会?
  我一个下身,刀子直接往他的腿上一划拉,血水直接滋了出来。
  这下子大耳垂老实了,捂着脸捂着腿,斜着半边脸看着我,表情这才正常起来。
  害怕!
  我内心呵呵,刚刚不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吗。
  “你们两个还想试试?”
  我一边问一边朝大耳垂走去,而大猩猩跟另外的那个马仔,则是步步后退。
  他们是练健身的,平时对拳击搏击啥的,也许多少有些关注,我这个侧旋踢的威力,他们看在眼里,只要不是脑残,都知道面对的不是什么善茬。
  我当然也不是呆瓜,此前跟他们交谈,留意到他们几个的穿着,没有口袋啥的,根本不会揣着什么枪支,再说了,这种小喽啰,要真有枪支傍身,那我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走到大耳垂跟前,我二话不说,一脚朝丫胸口踹过去。
  “狗嘴巴放干净点,老子有跟你讨过吃的?张口闭口乞丐,草尼玛比的,几个狗奴才,跟在外国佬后头摇尾乞怜,还装起了大尾巴狼!”
  大耳垂惨叫着,只是挣扎着后退,没敢吭声,大猩猩跟那个马仔也是目目相觑,哑巴了似的。
  这家伙也就是个绣花枕头,估计平日里仗着块头大,以为自己很牛逼,一见血了,整个人都傻了,跟个娘们似的,看了一眼流血的大腿,随后又转过脸去,反反复复的,脸白的跟纸一样。
  我心里头的鄙夷,到了极致,尼玛的,就一晕血的主儿,还敢跟我叫嚣,白练了这么身肌肉,估计以前也是为了秀身材,泡妞用的,没点料子。
  我懒得再跟这些煞笔纠缠,看向那十几个男女,吼了一声,“你们谁想走的,趁现在,要是没那个胆子,甘心受人奴役,那是你们的事。”
  那些人早已是停下劳作,正在看着热闹,我这么一出声,有几个男的早已反应过来,头部转动着,估摸着是在思考,判断形势。
  很快的,就有几个男的率先走出人群,先是观望,随后含糊说了几句,我听不大清楚,是亚洲面孔没错,也许不一定是中国人。
  十几个人,最终只有三四个离开,往第三营地的方向的岔口跑去,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林木尽头。
  余下那些没跑的,我也懒得理睬,随后我问了问大猩猩,“有问题吗?”
  大猩猩看了一眼我的刀子,摇了摇头,但表情看起来,至少比身旁的另一个马仔要好些。
  “强哥,就让他们这么跑了?回去我们怎么跟约翰森还有吉姆交待?”那个马仔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看起来对那个北欧大个子约翰森很是忌惮。
  大猩猩闷头不说话,瞅着我手里的刀子,咬着牙,眼神有了变化。
  这倒是让我有点玩味起来,说道:“什么约翰森,什么鸡母母鸡的,你们特么的是中国人,还要点脸不,就这么甘心低声下气的舔着个脸?我觉得你们就是跟吴小爷混,我都不会看不起你们,舔个鬼佬,还长脸了?”
  我这么一说,那个马仔有点脸红耳赤的,目光有些闪烁,我看得出来他还算知道丢脸,也就没继续扯这个话题。
  “人呢,是我让他们走的,我就在你们眼前!”我喝了一声,那个马仔直接低下了头,眉眼更是低顺了起来。
  大猩猩仍旧是不吭声,但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也许是拉不下脸,毕竟是在他的手下面前,但又由于忌惮我的身手,只能憋着。
  “李导游,就是那个经常带着渔夫帽的人,你们认识?”我抬头看了一眼,见那些人没有再离开的,知道自己就是再拖着,也没啥意义了,就问到正事。
  大猩猩眸子一滞,回神过来,多少有些吃惊,反问我一句,“李哥,你…你认识他?”
  我这么一看,大猩猩肯定是知道导游这么一个人,想想也正常,导游跟吴小爷多少算是个人物。
  “废话少说,他住在哪个方向?”我指了指林子那一头。
  “在东边的方向,另一边是爱琴海,史密斯和吉姆的地盘,李哥他们不在爱琴海的区域,他们那头,我们这边称为威廉古堡。”
  也许是因为我的身手,加上提到导游,大猩猩说话有些客气起来,麻痹的,这让我想到变色龙这种动物。
  一开始看到我,以为我是什么莉姐的人,对我还算客气,后面知道我是来自第三营地,又口出粗鄙之言,就差没甩我几巴掌了,现在又开始对我客气了起来。
  弱肉强食!强者,总是会让弱者心生敬畏,这道理永远不会错!
  威廉古堡?想到导游说过的话,说是吴小爷常去什么哥特式的建筑那头,看什么雕像,也许他们居住的地方,哪里的建筑有点奇特吧,所以大猩猩他们才会起了这么个名字。
  “那个莉姐是什么人?”
  进入第一营地之前,我好奇之下,又问了大猩猩一句。
  “她是第二营地老大的女人,就连我们老大都有些佩服她,你不知道?”大猩猩一脸的茫然,想当然以为我会知道。
  老子知道个屁!老子有这个必要?
  我内心呵呵一句,踹了一脚大耳垂,发泄了一声,你特么才是乞丐,煞笔,这没入了林子……
  ……
  我故意没再提到吉姆,还有韩国妞的事情,是担心打草惊蛇,万一大猩猩回去给吉姆通风报信了,营救的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以大猩猩的智商,顶多是会提到我这么一个人,还有放走那些被奴役的人,肯定想不到我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穿过林子,眼前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建筑物,有点类似瞭望台,又像是祭台,矗立在不远处,往下则是高低不一错落有致的建筑,红顶白墙,似乎是北欧的风格,跟印象里的爱琴海小镇的建筑是有些相似,难怪大猩猩会这么说。
  巨大建筑物下方,是个椭圆形的池子,似乎泳池,或是其它的什么用途,我搞不懂。
  池子依着地势而建,不算平整,甚至可以说有些倾斜,此时池子那头有几个身材高挑的女郎,金发碧眼的,正在嬉戏玩水,打着水仗啥的,看着倒是有些悠闲。
  也许是作风开方或是什么,有几个欧美长相,却是拥有黑发的女子,迈着紧致的大长腿,沿着池子边缘张开双手走着,乍一看,还以为是奥运会的平衡木项目选手,紧跟着猛的一跃,腾空转了几圈,伴随着朗笑声,落入池子当中,荡起阵阵水花……
  我有点后悔没带上望眼镜了,说不定可以看看爱琴海那边的路况,这对于营救沈银河她们,很重要。
  很快的,有几个长着浓密胸毛的外国佬,左搂右抱的,从爱琴海那头的建筑走来,叽里呱啦的,也不知是法语还是俄语,或许是带着浓厚口音的苏格兰式英语。
  我没有再逗留,朝另一头走去,也就是大猩猩所说的威廉古堡的方向,如果他没有骗我,哪里应该是吴小爷和导游等人的栖居地。
  快步走了段路,身后有些嚷嚷声,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几个身材相对那些金发碧眼的女模特,要矮些的女人,端着什么东西,似乎是野生葡萄啥的,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错误,被那几个欧美人连踹几脚,其中一个甚至被抓住头发,往地面砸去……
  如果没有看错,这几个受到虐待的身份低下的女人,是亚裔女子,那些个金发碧眼的女子,不但没有喝止啥的,反倒是在一旁附和着,我甚至能听到F开头和S开头的单词。
  麻痹的,一丘之貉!
  这些女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深呼吸了口气,心想自己还是低估了这边的形势,这尼玛是什么爱琴海,根本就是魔鬼窟……
  我压下心头的忿意,远离了爱琴海的方向,快步朝反向走去,一路上没看到什么人影,等眼前出现一片古堡式的建筑时,才模模糊糊看到几个人影走动着。
  陆续有好几人从前头的爬满藤蔓的低矮古堡走出,衣衫破旧,无精打采的,男女都有,甚至还有几个步伐蹒跚的老人,我认出是那些小红帽老太太中的几个,想不到会出现在这里。
  而他们的身前,有几人手里拿着木棒,凶神恶煞的吼叫着,似乎是催促这些人前往岔口的方向,其中一个声音我听得耳熟,仔细一想,再定睛一瞅,这尼玛不是之前第三营地大胡子吗……
  我侧身闪到一旁,我不希望节外生枝,因为这是在对方的地盘,我的目的只是找到导游,问些情况,如果被大胡子盯上,即便我能脱身,也担心会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快点,快点!多找些人,加上那头的人,怎么也得把那门给我撞开了!”
  岔口陆续有人走出,我探头一看,只见吴小爷带着那两个西装保镖,还有十几个男人,这里头也有陈总。
  说话的人正是吴小爷,一副命令的口吻,一脸的激动,隔着不远,我甚至能看到他眼里狂热的光芒,给人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就像是单身了几十年的单身狗,要去跟自己的女神约会一般。
  我也是纳闷了,竖耳听了几句,没听出个所以然,倒是西装男保镖手中拎着弯刀,像是波斯刀又像是唐刀,嚷嚷着说什么要砍什么树,用树杆来撞,省力气。
  猛的,我反应过来,该不会这群家伙在吴小爷的带头下,去往第三营地那头,是为了撞开城门?
  想到导游说过的话,说什么吴小爷最近喜欢看什么雕像,神神叨叨的,现在又是要去撞那道铜墙铁壁般的城门,他这是疯了?
  我否定了这个想法,吴小爷只是一脸狂热,没疯,这么说来,难不成今天的地震,还有城门裂开一条缝隙,正是吴小爷生出这般看似愚蠢行动的缘由?
  难道说他知道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