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6 疯子吉姆(第一更)
  我沉思的间隙,吴小爷等人浩浩荡荡的,已经走远,我依稀还能听到吴小爷兴奋的喊叫声,我摇摇头,压下内心的好奇,看了看天色,终究没有跟上去。
  我已经知道了吴小爷的目的,不过是冲着城门而去,并非其它,这一来,我用不着分心,再者第三营地暂时来说,没有跟吴小爷这伙人有什么冲突,我稍微安心,将目光移回,看向大胡子那伙人。
  我猫着腰观察了一会,直到大胡子骂骂咧咧的,督促甚至是棒喝着那些人,走了一段路,我这才重新闪了出来。
  这片古堡建筑散落在眼前,彼此之间的距离偏大,我不敢冒然接近,想了想,最终我选择跟在大胡子等人后头,先看看情况再说。
  一路上我小心谨慎,不过倒是没碰到什么人,也许吴小爷他们都窝在古堡区域,享受着上位者不劳而获的待遇。
  我进去岔口,一路沿着石路保持着距离,跟在大胡子等人后头,路的两旁间隔段距离,便有花圃,里头杂生着各种花卉,甚至我还能疯长的草坪,依稀可以看出这条石路当年的风貌。
  石路的尽头,萋萋芳草与繁花锦木错映,我穿过这片植丛,赫然看到一面湛蓝的巨大镜子,不知道是人工湖泊还是天然的。
  景色相当优美,有点类似国家地理杂志上的封面,而前头的大胡子等人欢呼了起来,我一瞅,人影绰绰的,不少人作出投掷的动作,我看到几十支长矛飞向空中,随后眼花缭乱的火焰从空中摔落。
  不少人已经冲过去,忙碌起来,有的拖着那些火焰,有的则是直接扛起来,将这些火焰堆到一起,没多会功夫,看上去红艳一片,收获不小。
  我皱了皱眉头,贴到树下,这才看清,这些火焰似曾相识,我曾看过动物频道,记得这是一种叫做火烈鸟的鸟类,在交配期,会成群地飞到老地方,完成天地间万物最原始的意志,繁殖!
  看来这次的暴风雨,让眼前的湖泊焕发生机,刚好碰上这群美丽鸟类的繁殖期,第一营地这些家伙哪里会放过这种机会。
  大胡子已经开始指挥了起来,不少低眉顺眼的人,在他的棒喝之下,吃力地扛起火烈鸟,往这头走来,这些人脸上并无任何欣喜的神色,再一看他们病恹恹的样子,我多少是猜到,这些人干着力气活,估摸着分到的伙食却是少得可怜。
  我没有再逗留,心里头有些兴奋,看了一眼四下的环境,蹭蹭几步,沿着斜侧的林荫小路上到最顶头,这一来,视野更为宽阔,甚至能看到远处那头的池子,而那些美女模特依旧是在那头,我依稀能看到一个女的,朝其中一个外国佬俯下身……
  这个人工湖泊往东一直延伸到爱琴海,往西则是通向剑山的方向,也就是说可以从剑山的方向迂回,神不知鬼不觉来到此地,我光想想都觉得兴奋,也许李京龙他们开始着手砍竹子了,不仅仅是为了杀猪,这些火烈鸟,随便整十只八只回去,够第三营地饱餐好久了。
  大概看了一下线路,我下到路旁,瞅准机会拽过来一个男人,他没惊呼之前,我就捂住了他的嘴巴。
  “哥们,我没有恶意!”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亮出了刀子,直到他拼命点头,眸子里尽是惊色,我才松开了手。
  所幸,从此人的口中,我问出了导游居住的地方,看来导游在这边营地的地位,通俗点说是知名度,够响亮的。
  我松开此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用刀子比划了个抹喉的动作,他连连点头,腿脚多少有些发软,扛起火烈鸟,回到了石路。
  大胡子的声音适时响起,谩骂着,好在这个男人还算机灵,看了我一眼,随后大声应了一句,说是一时尿急……
  没多久,那群火烈鸟成群地飞往湖泊的对面,大胡子等人才停下了射杀的行为,我看了看那些长矛,很多都是用刀子绑在粗糙的长棍上,显得有些简陋,不过即便如此,他们这一趟也是大获。
  我找了个阴凉的地方,蹲伏着,看向古堡建筑那头,等着夜幕落下。
  锦衣夜行,我想到这四个字,再看了看身上多少有些破烂的衣裳,笑了笑。
  ……
  天色一黑,我看到古堡建筑那头,只有零星的灯火燃起,看那种光芒,似乎就是煤气灯,应该是从沉船上打捞出来的。
  再一看方位,我知道差不离了,那个男人跟我说讲的导游栖居的古堡,处于古堡建筑群的中央稍偏的方位,且有着储水池,很好辨认,而且高度仅次于最中央的那座古堡,哪里住的应该就是吴小爷了。
  我没入了夜色,回头看了看爱琴海的方向,同样是零星的灯火,如果我没猜错,以吉姆的地位,那些灯火当中,其中就有此人……
  借着夜色,我潜到导游居住的古堡底下,门是虚掩的,这也说明导游地位斐然,根本没有丝毫的防备。
  里头传来靡靡之音,男人的粗喘配合着女子同样的低喘,我眉头一皱,麻痹的,导游这家伙口味挺重,以我观摩不少欧美爱情片的经验来看,他应该是在跟洋妞唱着二重唱……
  我摇摇头,这厮也许是有些自信了,如果我现在是一名刺客,他明天应该是没有机会吃上火烈鸟的鸟肉了……
  我捡了个石子,将门推开一条缝,丢了进去。
  很快的,里头的动静停了下来,只不过也就停顿了一下,又开始起来,隐隐的,我听出是三重奏,心中一惊,麻痹,果然是导游,不是一般的重口味。
  第三次丢进石子,我这才听到导游骂骂咧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闪了进去,只见导游手中持着个左轮,一眼便看出是老苏联的产品,不过这玩意威力还是挺猛的。
  导游一看是我,有点懵比了,他身后出现两个洋妞,赤条条的,还没来得及惊呼,已经被导游比划了手势,退回了房间。
  “好小子,面不改色,我就没看走眼过,哈哈。”导游那眼神一瞄,多少是猜得出来,我此行找他有事。
  我挤出一个微笑,算是回应。
  扫了一眼他的这个房间,我甚至还能看到水印吊灯,还有不少奇特形状的银器,看着倒是挺奢华的。
  我跟他无冤无仇,加上此前他有意无意的暗示,我知道他有心跟我合作,我要担心他开枪,那还真见鬼了。
  “找我有事?”他收起手枪,打量了我一眼,随后走到门外,顾盼了几眼,这才将门关上。
  不得不说,他是个谨慎的人,而且他应该也明白,我之所以趁着夜色找他,多少也是想避开吴小爷的耳目,不想让他因此有所顾虑,无论如何,眼下我并不愿跟此人交恶。
  我点点头,他嘴角一翘,朝我挥挥手,拎起煤气灯,带着我踏上木梯,来到楼顶。
  我呼吸了一口,远眺一眼,不得不说,虽然夜色已浓,但隐约还是能看出这片建筑曾经的辉煌。
  “导游,不瞒你说,我这次找你,是想了解一下吉姆这个人,听说他将不少女子囚禁,这是……”我的话戛然而止,相信以导游的聪明,不用我说的太透。
  “苏城,你怎么会招惹上那个疯子?”导游脸色一变,眉头深皱了起来。
  我摇摇头,想了想,大致的还是说出了我的想法。
  “你疯了?吉姆虽然不是一把手,但这家伙跟史密斯关系匪浅,在那头,除了史密斯之外,他说了算,就你一个人?想去救那些女孩?”导游上下打量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一脸淡然,不为所动,我也许是疯了,但这一次,老子还真不打算改变心意。
  一疯到底!
  “苏城,我说吉姆是疯子,不是随口说说,我跟他打过交道,他是一个有着疯狂信仰的人,你听说过骑党吗?”
  大概是看我一脸淡然的模样,导游情绪有些激动,反问了我一句,看样子是仍在坚持,不希望搅这趟浑水。
  “骑党?啥意思?”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你以为他囚禁那些女孩,只是为了泄欲?错了,是为了祭祀!”
  导游的眸子闪烁着,轻声嘀咕了一声,“吉姆是个疯狂的刽子手,不过是祭祀的名义罢了,我担心你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