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7 我欠你一个人情(第二更)
  “什么?祭祀?刽子手?”我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
  导游起身,来回踱步着,看得出来,他是在平复心情。
  “苏城,不瞒你说,我想拉你入伙,除了不信任……”导游走到顶楼的边缘,看了一眼不远处最高的那座城堡式建筑,叹了口气,回头看了我一眼,朝我点点头,有点心照不宣的意味。
  “我明白,这个先不说,他估计还在我们营地那头,想要撞开那堵城门呢…你跟我说说这个吉姆怎么回事。”
  不得不说,我表面不急不躁的,内心却是极度不安。
  沈银河如果此刻就处于囚禁当中,时间每过一分一秒,我甚至不敢往下想……
  导游喃喃几声,说什么那就是一个狂热分子,一个疯子。
  见我仍在坚持,导游走到我身边,朝我点点头,我看不出他这是什么心思,欣赏?不忍?或许是其它。
  “苏城,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撒旦教吧,曾经在北欧风靡一时,当时不知祸害了多少人,当然,我的看法并不全面…身为一个导游,很多奇闻异事,多少涉猎一些,很多说法不一,流传比较广的是教徒为了获得魔鬼的力量,会举行各种祭祀,譬如黑弥撒……”
  我不禁皱眉,这似乎有点玄乎了吧,这种传闻我读书时,或多或少有看到类似的,不过是中课外的消遣读物。
  导游似乎是料到我会有这种反应,笑了笑,神情缓和了些。
  “这个传闻是中世纪时北欧那一带的了,我只是扯出个引子,苏城,撒旦教这种教派,我不敢断定历史中有没有存在,但是光头党,你应该听过吧。”
  我点点头,这个倒是听说过,据说是什么黑帮组织,新闻上都能看到。
  “导游,你是说那个吉姆以前是光头党的?”我问道。
  不料导游摇摇头,可算是点到了正题。
  “吉姆不是什么光头党,光头党顶多是个社会团体,他是骑党,古欧洲崇尚骑士文化,跟古时的扶桑崇尚武士道一样…只不过很多东西随着演变,性质会变得不一样,吉姆也许不是真正骑党的一员,只是崇拜这种文化,而且狂热到扭曲的程度,就我所知道的,他已经杀死了几个女孩,现在这批女孩子是第二批了。”
  “我为什么说他是疯子,就是这个原因,也许在文明社会,他能压下内心的魔鬼,可到了这里,没有法律等诸多规则的约束,加上史密斯根本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吉姆他跟疯狂的信徒没什么两样,幻想着用祭祀的方式,获得力量……”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接触过军事迷,如果是狂热的那种,给人感觉没啥,就是一普通人,可是放到了特定的环境,你想想会发生什么?”
  导游最后的话,有点引导的意思。
  “战争狂人?!”我顺着他的思路回道。
  “不一定,但不能否认这种可能,吉姆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对了,你这次来找我,怎么不在白天,我这刚……”
  此时他的神情已经恢复平静,甚至还扯到了大战洋马的事,也许他以为经他这么一说,我指定是会放弃营救的想法。
  我指了指那座最高的城堡,导游刹那一笑,应该明白我是指吴小爷,他点点头,说是我够谨慎,这一点他很欣赏。
  “导游,照你这么说,这个吉姆之前对待那批可怜的女人,就是借着祭祀的理由,给玷污了?”我没理会他的话题,抓住重点问道。
  导游见我不甘心,反问了一句,怎么地,你还不掉黄河心不死了?
  “回答我!”我斩钉截铁。
  导游的脸色又沉重了起来,回道:“不仅仅是这样,有的是直接杀了,有的是先奸后杀!至少我得到的信息是这样,那些女孩当中,好几个还是处女……”
  尼玛的,我头皮都有些炸了,这根本是丧心病狂!
  “导游,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笔墨纸张之类的,给我绘张爱琴海那边的平面草图。”我问道。
  导游看出了我的心思,见我没有丝毫的动摇,他点点头,示意我跟他下去。
  “苏城,你欠我一个人情,记得。”他拍了拍我的肩头,有点意味深长的。
  我点点头,他这话并没有说错,我向来恩怨分明。
  他找来一根口红,大概是洋马的,期间我问了问,这玩意咋弄来的,打捞来的?
  导游笑了笑,说是洋妞远看还行,近看皮糙肉厚的,之前打捞的物资里头,有很多这种玩意,指甲钳、口红甚至还有面膜啥的,其他人没这个心思,他都给留了下来。
  “还别说,苏城,这几个洋妞对我挺死心塌地的,不单单是因为我能提供足够的食物。”
  他找来张面膜,粗略地画了画,不得不说,这家伙脑瓜子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画后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苏城,我的意见,还是希望你不要冒险,也许那里头有你喜欢的女人,但是你也明白,救援应该是等不来了,为何不想想自己?命就只有一条……”
  见我不吭声,他递给我那张面膜,在我观看的同时,说道:“姓吴的,他的脑子绝对比我想象中还要聪明,我几乎没听过他提到救援这事,而且我跟你个秘密,小林前些天跟我说了,船沉的时候,驾驶舱里所有的仪器都失灵了,我想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我本来是在看着草图,他这一说,我的思路给断了,虽然我一早就有思想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感到无比震惊。
  如果我没猜错,他所说的小林,应该就是那个有着古铜色皮肤的船员。
  “你欠我一个大人情!”
  说完这话,他卸下枪弹壳,只留下一颗子弹,转了转枪身,随后递给我。
  说实话,我有些懵了,我不是没打过这把左轮的主意,可导游真递给我时,我还是恍惚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许在想,我为什么会这么相信你,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愿意借给你,哈哈,苏城,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是在赌!你以为我们当导游的,所带的游客资料,我们会不了解一些?”
  他拍了拍我的肩头,耐人寻味一笑,“市级少年组跆拳道比赛冠军,当兵的时候,全营公认的射手王,去过缅甸边境,缉过毒,三等功呐,也不知道你退伍后怎么选了服装行业……”
  他如数家珍地说着我的历史,我只好苦笑,这个家伙的城府深到我无法想象。
  我接过左轮,上膛,手指叩响扳机,指着他,却是看到他的眸子一动不动,镇定的一比,仿佛是吃透了我的心思。
  “好,我欠你一个人情。”我没有再多说什么,知道眼前这人,也许比起吴小爷,还要难对付。
  隐隐的,我心里头有个猜测,这家伙估计也是退伍军人,只不过他很好地隐匿了那种军人气息,这一点如果是真的,我想此人肯定受过严苛无比的训练。
  甚至我觉得他一开始就是在考验我,而不是担心我去冒险,这是种直觉,我说不上来。
  从导游栖居的地方走出,我将那张面膜揉成一团,揣好左轮,没入了夜色当中……
  我根据导游的平面图,凭着记忆,潜入爱琴海区域。
  夜色里,依稀可见港口附近有一座小的岛屿,几座类似碉堡的石屋,就建在岛屿之上,居高临下,估计以前是为了引航灯所建。
  只不过我没看到航灯闪烁,也许这座荒城,这个港口,比我想象中的历史还要漫长,我甚至不知道,我此刻是不是在另一个世界。
  我之前对海航图有过兴趣,却从未记得有这座荒城的存在,也许是永恒号是经过了类似百慕大的区域,天知道。
  沿着小岛的坡路上去,一路上没看到什么人,倒是能看到几盏煤气灯的灯光亮着,在乔木林旅人蕉那头,隐约看到人影在忙活着,羊圈哪里也有人,估计是在清理羊粪啥的。
  岛屿的顶端,出现一片平地,我看到了火光,便停了下来,借着夜色的掩护,缓步前行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