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29 暴打吉姆(第四更)
  他在前头带路,我保持着距离,我不得不加倍小心,因为我不知道眼前这个丧心病狂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小动作,或是这石屋里有什么机关陷阱啥的,那我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趁着间隙,我扫了一眼石屋里头的摆设,也是有些奇特形状的银器啥的,残缺烛台歪倒在后窗下方,哪里伸进来蛇一般的藤蔓,屋里的空气有些湿凉,甚至我能闻到一丝血腥味。
  这时,吉姆停下脚步,蹲了下去,我吼了一声,别乱动。
  他双手上扬,作出俘虏的手势,随后踩了踩地面,我听到木板震动的声音,看来是个暗格,下面应该就是地下室,麻痹的,果然不出我所料。
  “嗨,布拉德……”吉姆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而是将语速放慢,开始说这话,也许他听的出来我的口语不咋地,故意为之。
  他的大概意思是,轮船上有罪孽深重的人,这才让神灵动了怒,将所有人放逐到这里,而他是在拯救我们的灵魂,并没有恶意。
  他举行那些仪式,是想用鲜血洗去罪恶,让我们这些人得到宽恕,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得救,巴拉巴拉的,一大堆。
  还说什么如果我能放下手枪,或许他可以跟我坐下来好好谈谈。
  说着说着,他就想要转过身来,我喝了一声,让他别乱动。
  这都是鬼扯,简直一派胡言,老子信奉的是马恩的思想,马克思恩格斯,什么撒旦教,什么骑党,通通见鬼去。
  我鸟都不鸟他,让他抱头蹲下,我走过去,亲自踩了踩底下的木板,确定没有异样,这才让他将木板掀开,而此时底下传来几声惊叫声,估计就是那些被囚禁的女子发出。
  篝火的光,勉强能照亮石屋,木板地下一片漆黑,我问吉姆煤气灯在哪,他摇头说是没有。
  我踹了他几脚,他才老实了,鼻青脸肿地走到后窗的角落,再走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盏煤气灯。
  “不要跟我耍花样,我只要看到你有任何可疑的动作,我会将你直接射杀!”
  我低声说了一句,他点点头,没了一开始的镇定。
  “下去,带路!”
  我再命令了一句,他已经打开煤气灯,在我的催促下,踏着木梯走了下去。
  下到木梯,眼前出现一道狭长的通道,两旁有几间逼仄的隔间,我瞅了几眼,这里以前似乎是用来审问的,如果是用来储物的地下室,不会是这样的构造。
  我甚至能看到走廊尽头垂下来的绳套,我内心一震,麻痹的,这尼玛根本就是个小型的刑场。
  路过那几个隔间时,煤气灯的灯光照过,我看到三三两两的女子,蜷缩在一起,不停扭动挣扎着,往墙角缩去。
  “除了那个祭祀仪式,你还对她们做了什么?”
  “我以伟大撒旦之名,让她们从女孩变为女人,洗涤她们的灵魂,拯救我们这些……”
  他还没有说完这些狗屁言辞,我已经充耳不闻,走向木梯,将那木板放下,这样好隔音一些,我知道我的拳头已经饥渴难耐。
  女孩们有的已经凑过来,也许她们已经看出了什么不同,猜到我是来营救她们的。
  我朝她们比划了个噤声的手势,很快的,我朝吉姆走去,将他逼到绳套那头的角落。
  我想将他就地给裁决了,可理智告诉我,暂时留着此人的狗命,可以当做人质,这为我成功将这些女孩带出爱琴海,增添砝码。
  我甚至没有心情目光搜寻沈银河在那个角落,我只想痛快地殴打这个变态的家伙一顿,余下的一会再说。
  我将煤气灯拎过来,有点刺眼,吉姆伸手挡着光芒,像是被审问的犯人,此时,他似乎是感受到气氛的不同,脸上多少是浮现出害怕的神色。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你是以什么伟大的名义,是在拯救我们的灵魂,我问你,为什么偏偏是她们?为什么不是那些金发碧眼的模特,我看她们在泳池旁戏水,玩的挺开心嘛。”
  我蹲了下去,此时吉姆贴在角落,整个人全然没了那种镇定自若,我终于可以断定,丫就是一怂比,一开始装出那副神圣的模样,不过是想掩饰他内心的害怕,想将我给洗脑了。
  “她们是史密斯的女人,当然,罗伯特也能分享……”吉姆见我收起手枪,表情好了不少,松了口气的感觉。
  也许他以为他的话起了作用,我不会对他如何。
  我内心呵呵一笑,好戏才刚开始!
  我过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得这比捂着脸一愣一愣的,连连说WHY。
  我WHY尼玛个头!
  “你不是以神圣的名义吗,怎么史密斯的女人,你就不用来搞你祭祀那一套?”
  我揪着他的红头发,往墙上一撞,他惨叫一声,目光开始晃动着,这时候他才开始显露他艰难控制的害怕神色。
  “他…他是我们的BOSS……”吉姆捂着头,慌乱地解释着。
  我起身,对此人除了恨不得直接送他下地狱,还有着浓浓的鄙视。
  “虚伪!你就算真的去当牧师,也只能是最不入流的那种!即便撒旦教真的存在,真有那种魔鬼的力量,你这种货色,根本没资格……”
  我只是心口胡诌一句,没想到这刺痛到了吉姆,他变得有些疯狂,大喊大叫起来,说什么不可能,他是最虔诚的教徒,他是以撒旦的名义,他不是为了自己。
  我抬脚往他脸上踹去,我看到几颗门牙滚落下来,他惨叫连连,很快就老实了下来。
  我找来绳子,将他绑了个严实,随后脱下我的一只袜子,堵住了他的嘴。
  我没有再多浪费时间,事实上,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随后我走到那几个隔间,用中文和英文重复了几句,女孩们这才有人开始探头出来,渐渐的,才陆续有人走出隔间。
  她们有的浑身只剩下内衣裤,有的几乎就是赤果果,煤气灯的灯光照耀之下,迷茫、疑惑、惊惧、麻木,诸多表情浮现在她们的脸上。
  我挨个解开她们身上的十字架,很快的,她们小心翼翼靠近我,有的捂着身子,有的开始放声大哭,有的已经抱住我的胳膊,大声说着什么,这一切,构成一幅奇异的画面,说不上来的感觉。
  沈银河跟几个女孩抱在一起,应该是一起练习的姐妹,余下几个也许之前并不认识,只是围到我身边,甚至有一个已经死死抱着我,大声哭个不停。
  我理解这种劫后逢生的感觉,这也许是喜极而泣的泪水,也许是情感爆发的泪水,我不清楚,我更希望是沈银河抱住我,跟我说声谢谢,然而她不知是因为囚禁产生了心理创伤还是什么,看到我的出现,并没有想象中反应。
  “我们还没逃出去,你们冷静!”
  我喊了一声,这些女孩看向我,安静了下来,仍旧是有轻声抽泣,甚至我怀里的那个女孩,身上根本没多少布片,依旧是死死搂着我。
  我推开了她,即使她的身材很丰满,但我此时根本没心思想这些,我走到吉姆跟前,将他拎起。
  我掀开木板,让女孩们陆续逃出来,事先告诫她们,从此刻开始,一切听我的安排,不准闹出大动静,否则大家都活不了。
  她们抬头看着我,多数眼神充满了依赖,甚至是崇拜。
  我熄灭了煤气灯,走到吉姆跟前,掏出他嘴里的袜子,用枪顶着他的脑袋说道,“从现在起,你只要发出一个字母,我立刻送你下地狱!”
  没等他吱声,我已经将袜子塞了回去。
  看着眼前一片白花花的,我押着吉姆,翻找了会,找到几件衣服,给女孩们胡乱套上,僧多肉少,衣服并不够分,当下我也不能将时间浪费在这上头,只得作罢。
  随后我踩灭了篝火,带着女孩们,走下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