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31 湿地大怪鱼(第六更)
  “吉姆的性命真值得你们冒险?”
  “他罪有应得,即便史密斯知道了,也是会将账算到我头上,你们就当是没看到我,这样对双方都好,没必要为了一个死人,丢了你们的性命。”
  我继续施加着压力,我知道我一旦寻得一个突破点,就能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
  约翰森领头的这些人,不是什么歃血为盟的死党,无非是忌惮史密斯。
  我看到约翰森眉头紧皱着,心头微微一喜,看到了希望。
  他的微表情告诉我,他在犹豫,没有人是不怕死的,更何况吉姆根本不是他的什么兄弟亲人,他只需要稍微想想,都知道犯不着跟我拼命。
  只要约翰森内心松动,余下这些他的手下,肯定不会有什么异议,就算有,也不会当场说出来。
  这时候,我才觉得导游真尼玛天才,我估计他就是在考验我,他知道我这颗子弹要是射出来,那我距离死也不远了。
  难怪他只给我一发子弹,现在想想,即便满膛,我的结局比现在好不了多少,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选择了这样应对,如果导游真考虑到这一点,此人简直可怕。
  此时,这伙人多数目光都是看向约翰森,他们在等,或许他们认同我的说法,但拍板决定的人是约翰森。
  我一看,知道这是绝好的机会,一旦错过,便会失去了先机。
  “我数三声,你们如果不滚,老子就射杀!”
  我狰狞着脸,脖子扯起青筋,大吼着。
  我知道这种时候,必须要让他们的神经绷着,否则的话,即便他们死去几个,而我搭上性命,这不是我要的结果。
  “三!”
  我往前一步。
  “二!”
  我再踏前一步。
  “一!”
  我的手臂扬起,假装要扣扳机,这时候我眼前的一盏煤气灯晃动了一下,是约翰森手里提的那盏。
  “OK,OK!”
  约翰森适时比划着手势,很快,他开口叽里呱啦的,说着波兰还是什么语言,而他身后有人用英文说着后退,大猩猩也是喊了一声快撤,估计是跟大耳垂他们说的。
  没用多久,这些人慢慢退后,往岔口的方向呼啦啦的离开,在我的视线当中留下一梭黑点……
  “乌合之众!”
  我鄙夷了一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吉姆,没有再多逗留,松了口气,随即往湖泊的那一头走去。
  ……
  夜风徐徐,湖泊水面荡起粼粼波光,远处的剑山依旧是耸立着,像一把巨大的利剑,刺向大地,只不过在这边的角度看去,剑山四周还有连绵的山脉,像是远古的巨兽,蹲伏在在天地之间。
  我匆匆往湖泊那头赶去,虽然暂时没有了约翰森这伙人的威胁,可这帮女孩刚从囚禁中解放,内心肯定是无比惊恐脆弱,有个风吹草动,恐怕都会出状况。
  她们走的并不快,估计被囚禁的这些日子,并没有吃上多少东西,没啥体力,没用多久,我就追上了她们。
  夜色里,有几个女孩子赤条条的,极度的惊恐之下,面对我这么一个大男人,甚至连道谢都忘了,只是本能地表现出羞臊。
  一大片的雪白,还有或是丰满或是干瘦的线条,在我跟前呈现着,我叹了口气,老实说,我只有一件衣裳,起不了什么作用。
  眼前起码七八人光着身子,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见我现身,有的人也许是意识到她们真正获救了,道谢的同时夹杂着哭泣声,这应该是喜极而泣的哭泣。
  “先别哭了,我们得赶紧找到那条溪流。”我摆摆手,示意她们没必要道谢啥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这些女孩拿我当救世主,我从她们的眼神中能看出来。
  我招呼了一声,示意开始动身,我在前头带路,一开始走的缓慢些,等眼睛彻底适应夜色,这才加快了速度。
  我们来到了湖泊的边缘,我抬眼看了看眼前的路势,有些犯难了,前头虽然没有悬崖峭壁阻隔,但却是出现一片湿地,跟荒漠那头看到的,属于同一种类型。
  芦苇在风中飘摇着,我停下步子,身后那些女子也是停了下来,有几个也许还是处于余悸之中,见我好端端的停下,也许是紧张,贴到我的背后,有的甚至挽住我的胳膊,跟受惊的小鹿一般。
  我安慰了她们几句,目的也是想稳定军心,最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往回走不大现实,而且我如果让这些女孩回到第三营地,这跟让她们等死没啥区别。
  鬼知道史密斯接下来的报复行为是什么,如果单单是冲着我来,倒是没什么,如果带着这群拖油瓶,根本就是送人头。
  很快,我让她们列队前行,这是最安全稳妥的前行方式,尤其是在黑夜里的湿地。
  “小心些,跟着我走的路线。”
  我招呼了一句,尽量不用命令的口吻,免得让这些多少有些心理创伤的女孩,生出逆反心理。
  我小心地前行着,我担心眼前会有沼泽,或是草蛇之类的致命动物,每一步,都极度小心。
  当下只有嗒嗒的脚步声,还有我们的呼吸声,连风都好像停止了,走了一会,眼前的芦苇和杂草渐渐稀疏,我看到不少水洼子,而溪流的声音也是若隐若现传来。
  听到溪流的声音,我心中一喜,多少是放松了警惕。
  “快到了!”我开心地喊了一声。
  没等话落,一道惊叫声撕裂安静的空间,震的我耳膜发疼。
  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女子,看身材我辨认出,是沈银河的好友,娜娜,此时她被一股力量扯动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往跌入一旁的水洼当中。
  我以为她这是脚打滑了,还想过去扶她一把,一看不对劲,水洼中快速游动着一个黑影,我当下知道遇到险情了,脑子一炸,最先想到的可能是遇到鳄鱼了。
  女孩们被这一突发情况,吓得惊叫连连,个别的甚至蹦跳着,好几个本能地久扑向我,紧紧贴着我,我能感受到大小不一的球状在我身上晃荡着,揉触着。
  我推开她们,当下情况紧急,水洼虽然不深,但如果真是鳄鱼,稍微迟一步,娜娜就得被死亡翻滚给活活搅死。
  好在我看了一眼那个游动的黑影,个头并不大,这让我多少有些底气,鳄鱼的种类很多,个头不大的话,战斗力应该没那么强悍,咬合力也是要大打折扣。
  我冲了过去,边跑边示意这些女孩们尽可能往草地上走去,不要靠近水洼。
  冲过去一看,这才认出,根本不是什么鳄鱼,而是巨大的鱼类,扁头长身,也许是鲶鱼的一种,有水桶一般大小了。
  鲶鱼这玩意什么都吃,估计是拿娜娜当成猎物了,只不过我印象这玩意应该没有鱼齿才对,难不成是变异的?
  一瞅是这玩意,我多少是松了口气,直接冲刺一跃,落地时,刚好抓住了娜娜的手臂,这让鲶鱼的拖曳速度降慢不少。
  随后我顺着娜娜光滑的身体爬去,手撑住娜娜的身体,再次借力,手臂抡圆,掏出刀子猛的往鲶鱼的头部刺了下去……
  这条大鲶鱼痛苦地翻转着身体,立刻松了口,随后往水洼深处游去,我赶忙将娜娜抱在怀里,手臂传来柔软的触感,夜色里,这种感觉,有种说不上的刺激。
  我当下没想那么多,抱着她往草地那头三步并两步跑去。
  娜娜的身体完全贴近我的怀里,甚至她在极度害怕之下,死死抱住我,哭个不停。
  此时,又有女子惊叫出声,我脑皮一炸,心沉了下去,抬眼一扫,依稀又是看到草丛边缘的水洼,出现几条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