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38 龙萤
  杀猪般的嚎叫依然撕裂着营地的上空,人群目目相觑,就是我跟李京龙,也是大眼看小眼,全都蒙圈了。
  我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我没看花眼,那么这点萤光,根本不是什么萤火虫。
  那会是什么呢?
  很快的,又有几个萤光缓缓飞舞而下,轨迹依旧是简单,底下那几个吴小爷的人,反应过来了,拔腿就跑。
  可这时候,本来像是没有生命的荧光,却是疾速改变了路线,朝这几个男人飞去。
  其中一人惨叫一声,反手想要拍落已经沾到他后背的荧光,一切都是徒劳的,我看到这点荧光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没入此人的后背。
  鲜血已经渗出来,一个拇指般大小的血洞,赫然出现,触目惊心。
  这尼玛,我不禁傻眼了,这荧光似乎是类似萤火虫的生物,但这等杀伤力,简直是骇人听闻。
  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有三人倒下,最先的那个光膀子男人,躺在地上,身体抽搐着,很快就没了动静,地面流淌着一摊血迹,血腥味已经弥漫开来。
  人群开始躁动,慌乱不已,那些之前抬木撞门的十几二十人,早已退得远远的,个个一脸惊恐,个别的抬着头看向城门顶头,嘴里嘟囔着,估计大家想法都差不多,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吴小爷也是抬头看向城门,不过,他根本不为所动,而且我看到他的脸上竟是露出微笑,目光变得无比狂热,仿佛这些萤光的出现,不但没有令他畏缩,反倒是遂了他的心意。
  我心头不禁一凛,他这笑容,让我想起《沉默的羔羊》里头的食人狂魔汉尼拔。
  “你俩别慌,这是龙萤,其他人就算了,别给我丢人。”
  吴小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步的心腹,也就是那两个手执唐刀的西装保镖,说了一句,我听得很清楚。
  龙萤?!
  我下意识侧身看向李京龙,这才发现,此前站的地方,除了我跟李京龙之外,其它的第三营地的人,全都退的远远的,甚至不少人已经躲进了洞窟,营地出口那头,也是人影绰绰的。
  这里毕竟是我们栖居之处,这恐怖的荧光带来的冲击固然强悍,但换做谁,此时都是会观望一下。
  “京龙,有听过这玩意?”我问道。
  问话的同时,我看向我的洞窟那头,有不少人在那头驻足观望着,有吴小爷的人,也有第三营地的。
  好不容易看到雪莉,眼神一对到,我跟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回到洞窟里头,她还算听话,朝我点点头,抱着美狼王,走了进去。
  李京龙摇摇头,算是给我一个明确的回复。
  我也是早有心理准备,嗯了一声,随后目光看向吴小爷,我见他仍旧是没有挪步,心里头多少是稳住了。
  没人不怕死,既然他没什么反应,说明他对这什么龙萤,肯定是有所了解。
  不过我对此人此刻的镇定,多少是有些刮目相对,他的脚下几米之处,那个光膀子男人倒在血泊当中,已经没了呼吸,此人却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少爷,我们还要继续吗?”那个刀疤西装男,在吴小爷身后,小声问了一句,有点谨慎试探的意思。
  刀疤男这句话一落,我不禁竖起了耳朵,死死盯向吴小爷,也许不止是我,在场所有人,都很好奇吴小爷的下一步行动。
  “不用了,等等再说,这种龙萤出现之后,还会有动静!”
  说完这话,他这才从光膀子男人上头跨步而过,走到一旁,安静地站着,目光看向城门,游移了一圈,就没了下文。
  那两个西装包跟在他左右,寸步不离,我甚至觉得这俩人有可能会为他挡子弹,这是很可怕的事情,这正说明了聪明如导游,依然忌惮此人的原因。
  而此时,吴小爷带来的人,除了倒下的三个,余下的人,虽然躲到一旁,但并没有人离开,也许是他们忌惮着什么,我不清楚。
  只不过,我很快就明白了,因为我留意到他那鼓起来的裤兜,如果没有猜错,他的口袋里肯定装着枪支……
  “城哥,现在咋办?”李京龙终于是有些按捺不住了,问我。
  我看向城门上空,并没有再看到所谓的龙萤,当下沉住气,招呼着他走到一旁。
  “看看情况再说!我留意了一下,这种发光虫子,有强烈的腐蚀性,这是它们杀死这些男人的真正原因。”我从容回道,“留心吴小爷的行动就行,我暂时只看出这么多。”
  “嗯,我也看到了,一碰到身体,直接就血肉模糊,玛的,城哥,我感觉他这么折腾,应该是知道些什么……”蓦地,李京龙眉头一皱,问道,“难不成是为了证实什么?”
  我哑然失笑,不得不说,李京龙在这一点上,虽然后知后觉了一些,但此时他的想法跟我一致。
  而我敢肯定李京龙这话的思路是对的,大半也是因为导游曾跟我说过的话。
  想必吴小爷之前研究什么雕像,肯定是有所收获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特么的,真他娘的冷血,这几个男的,就这么死翘翘了,他眼儿都不眨一下!”李京龙嘀咕了一声。
  “京龙,他来到这里之前,就是诺大一个模特公司的总裁…也许在他眼里,达到目的才是第一位,至于代价,别说死这么几个人,我感觉他带来的这些人,就是全死光了,他也同样眼都不眨一下。”
  我说完这多少有些主观的话,拍了拍李京龙的肩头,示意他看向吴小爷那鼓起的裤兜。
  李京龙顺着一看,眸子一滞,下意识地点点头,说道:“敢怒不敢言啊,这尼玛!”
  不一会,我扫了一眼营地,这等待的间隙,躁动的人群,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至少看上去,没了之前的慌乱噪杂。
  城门上空也没再看到那恐怖的荧光,要不是营地上还躺着那三具尸体,估计很多人会觉得刚刚的惨烈一幕,只不过是错觉。
  营地的夜风,吹着篝火,火光曳动着,人群开始窃窃私语起来,不满的情绪也是在蔓延着。
  这里毕竟是第三营地,可吴小爷搞出这么大动静,死了几个手下之后,并无收手的意思,仍是在那里候着,我们这头的人,肯定是会有所怨言。
  这是众怒,即便我深深知道,不远处那个闭目养神的高鼻厚唇青年,不是什么善茬,而且他身上有枪支,谁招惹了他,不是什么好事。
  我更在乎的是吴小爷他在等待着什么,而不是跟他正面起冲突,虽然我身上也有左轮,这个险也是冒不得。
  我跟李京龙要了望远镜,为了谨慎起见,想说看看港口那边有没有什么动静,虽说以我的猜想,今晚史密斯应该是不会杀过来。
  这很好理解,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赌的就是一个心理。
  约翰森认得我是第三营地的人,而我裁决了吉姆,又将那些女孩救下,这种情况下,我还回到第三营地,这不是作死么。
  还有一点,约翰森等人最后看到我时,我是在威廉古堡的地盘,这多少也是起到了迷惑的作用。
  我不想太过招摇,毕竟望眼镜可是有价值的东西,正打算跟李京龙闪到一旁,偏偏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搞得我们都不敢安心睡觉,那究竟是什么虫子,总得跟我们解释解释吧。”
  东北兄弟跟那几个老太太,几乎是异口同声,抱怨了起来。
  我一听,心头就沉了下去,知道这下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