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40 怪蜥
  “苏城,难怪小月看不上你,穷比就算了,你倒是有点骨气也成,装也要装下去啊,这不,被我逮到了,多不好意思呐,丢人呐。”
  他有点扬眉吐气的,拍了拍自己的脸,摇着头,拧巴着脸,继续恶心讽刺着我。
  “我草尼玛!你知道个毛线,你给城哥提鞋都不配,要不是……”李京龙身形一动,朝陈总跨步过去,好在他还是保留点理智,吞下了后面的话。
  “回来!”我吼了一声,响彻整个营地的上空。
  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青筋凸起,一时半会下不去了都。
  李京龙被我这么一吼,可算是停下了脚步,杀气腾腾的盯着陈总,只不过陈秃驴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并没有拿我跟李京龙当回事。
  我深呼吸了一口,几乎是飙出了几十年来最好的演技,换上了一副笑容,如沐春风的那种,当然,也许在不理解我的人眼里,我这种笑容,近乎谄媚。
  “吴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们这边营地的人,常常吃不饱饭,脾气多少是有点不好,还请你包涵包涵,你别说等半个小时,就是今晚在这里过夜,都不成问题。”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能看到吴小爷眼中的锋芒渐渐黯淡,也许是因为我第一次跟他近距离打交道,我又是如此的低声下气,他即便是眼光再怎么毒辣,也是难以察觉到什么。
  他点点头,笑了笑,这一次,从微表情的角度看,他是真笑。
  “小爷,这种贱骨头,我看就算他主动贴上来,你也别太当回事,咱营地那头也不缺人!”
  陈总有点穷追不舍的意思,我转过身,拳头本能地想一握,可想到吴小爷就在身后,终究还是忍住了。
  我往洞窟的方向走去,路过人群时,我看到他们的眼神多少是有了变化,我都明白,但我只能憋在心里头。
  甚至雪莉看到我过来,朝我笑了笑,也是有些不自然,沉默着,朝边兰跟卡门挥挥手,当做是打招呼,但我快速转过脸去,因为我不想看到边兰的表情,我怕看到她对我失望的表情……
  我躺在洞窟角落,望着顶头不平整的洞顶,心情也是跟着起伏着。
  我翻了个身,苦笑,原来被误解的感受,是如此的难熬。
  越想越是忿忿的,老子要不是为了顾全大局,会忍受那个死秃驴的那副嘴脸,估计这回已经躺下了吧……
  可是我内心纵使翻江倒海,我也明白,无论如何,我都会这么做。
  我的女人们,李京龙这个热血兄弟,还有山洞那头的沈银河、娜娜……
  人都是有私心的,要说是为了整个第三营地的其他人,我没那么伟大,只能说他们是托了边兰她们的福,要不然老子真可能会袖手旁观。
  翻来覆去的,我根本静不下心,也不知吴小爷搞得什么鬼,还得等什么半个小时,这特娘的是入魔了不成?
  可转念一想,想到那所谓的龙萤,我摇摇头,的确是诡异,吴小爷的解释,听着十分荒诞,可问题是,他可以干脆不用解释,为啥要这么说?
  看来吴小爷对于这座荒城,要比我多得多,我即便不愿意承认,但现在看来,这是个事实。
  也许,我可以找机会,去看看那些雕像!
  正想着,一只玉手放在我的肩头,女人的香气淡淡的,很好闻。
  “边姐,等他们离开了,就没事了。”
  跟她们三个同住这么些天,她们身上的气味,我不用翻身,都能分辨出来。
  “小苏,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我看得出来,你应该有苦衷,眼神骗不了人,也许你能瞒得过那些人,瞒不了我。”
  她轻抚着我的肩头,柔声说着,我翻身过去,此时她已经蜷着腿坐到我跟前,不经意的,臀部贴着我的身体,我抬头看着她这张脸庞,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就像一个圣女。
  我张着口,想要说些什么,她朝我微笑,眸子里蕴着柔情,说道:“你不需要跟我解释,我要是不相信你,你解释也没用,对吧。”
  我点点头,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连安慰人,都是如此优雅。
  我跟边兰聊了一会,当然,多数是她在说着。
  不知过了多久,洞窟外头噪杂了起来,随后我听到几道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四道,除了一声虎啸尤其清晰入耳之外,其余三道声音,有点形容不上来,似乎是野兽的嘶吼,但又不全像。
  等我走出洞口看个究竟时,吴小爷等人已经离开了。
  就这么简单?!
  我甚至都来不及看一下发生了什么。
  我找到李京龙,问说刚刚发生了什么,李京龙的回答让我有些失望。
  他即便是在营地外头,仍然是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细问之下,他说他也听到了虎啸声,可似乎是从城门里头的远处传来,除此之外,他看不出吴小爷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城哥,这就奇了怪了,难不成他今晚这么一番兴师动众,就是为了听这几道声音?”李京龙反问我一声,估计这么问也是想帮助他自己思考。
  “龙萤是关键,先不管这些了,如果我没猜错,明早会有人来帮我们解答这个问题。”我说道。
  李京龙有些愣住,眼珠子转了转,难得地一笑,问道,“城哥,你是说导游?”
  我点点头,越来越欣赏这个家伙。
  “城哥,你不担心他跟史密斯告密?我总觉得导游的心思琢磨不透,靠不住!”
  “你有这个担心,很正常,但暂时不会,我这把刀,还没替他杀他想杀的人。”
  我嘿嘿一笑,李京龙反应过来,也是会心一笑。
  此时,篝火还在燃烧着,营地又恢复了正常的氛围,我朝东北兄弟远远的打了声招呼,他却是装作没听到,闪进了洞窟。
  我看向宽额头,宽额头嘴巴动着,看表情,带着不满甚至是鄙视。
  我心想,我该是去解释几句了,至于他们能不能理解,那是他们的事了。
  也许他们会认为我这是马后炮,但这都不重要了,至少营地暂时是安全的,但我知道这次的代价很大,我失去了人心……
  嘶嘶,嘶嘶。
  蓦地,我听到异样的声音,心头一颤,抬头看向城门,却是没看到什么萤光,正以为自己是多疑了,这时,我看到城墙上闪过一个影子,似乎是个人头。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回事,一道黑影便贴着城墙爬了下来,乍看上去,有点像是鳄鱼。
  可鳄鱼怎么会爬墙呢?!
  我愣神的间隙,视线当中又出现了一道黑影,这一条的爬行速度很快,很快就落向了营地。
  篝火的映照之下,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这不知是什么怪物,身形跟科莫多巨蜥相差无几,有几分相似,浑身长着五彩斑斓的皱褶,像是鳞片,嘴巴一张,我看到满口的长齿,骇人无比。
  “啊~鳄鱼,鳄鱼!”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这头怪物转了一下头部,直接朝那个发出惊叫声的人爬去,速度奇快,等那人反应过来,想避开时,已经是来不及。
  血盆大口一张,直接咬住此人的腰部,惨叫声都没来及发出,腰部已经被这头怪物,咬穿!
  鲜血像是拧开的水龙头,喷射而出,人倒下的同时,肠子拖落到地面,很快的,又被这头怪物,直接撕扯断裂,画面惨烈血腥无比……
  短短的间隙,又有几头这样的怪物从城墙上爬落到营地,响着鼻息,扭动着硕大的头部,似乎是在搜寻猎物。
  而营地的人听到动静,多数已经跑出洞窟,看到那个已经血肉模糊的人,还有那头部沾满血迹的怪物,整个营地一下子炸锅了一般……
  我已经跑向我的洞窟,当下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