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41 杀戮序曲(求追书收藏)
  事出反常必有妖!
  肯定是哪里出了差错,营地一下子出现三头怪物,还是体格接近科莫多龙的怪蜥,这要说没个诱因,绝对不可能。
  我在第三营地混了二十多天了,从未想过一墙之隔的后头,竟会生存着这种杀神般的怪物。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吴小爷,大张旗鼓硬撞城门,龙萤,虎啸……
  可我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就算是要秋后算账,也得是先逃出这几头怪物的兽口,才能说这些。
  我奔跑的同时,快速扫了一眼。
  人群惊呼声此起彼伏,整个营地炸了起来,男男女女都在逃命,甚至因为太过惊慌,分明还是宽阔的广场,却还是有不少人撞到了一起。
  我往洞窟跑去的这么点功夫,眼前又倒下一人,是个女的,以前跟大胡子他们混的,几乎是一样的遭遇,腰部被直接咬断,鲜血洒了一地。
  怪蜥锋利的牙齿撕扯着,每一口下去,都是血肉横飞,女人已经没了呼吸。
  麻痹的,这城门后头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我心头一阵恶寒,头皮又是阵阵发麻。
  思索的同时,我已经跑到洞窟时,此时卡门大概是听到了动静,也跑了出来,蹙着个眉头,估计还没搞清楚状况。
  “whathappen?”她有点后知后觉,问道,大概是因为洞窟前头视线有所遮挡,她还没看到杀戮的场面。
  耳畔持续传来叫喊声,还有杂乱不已的脚步声,时而传来一声惨叫声,我知道又有人倒下了。
  我摆摆手,甚至没来及跟卡门打个招呼,直接冲进去,此时边兰跟雪莉也已经是走了出来。
  “快跑!”
  我拉着她俩的手,顾不得喘口气,脱口而出。
  边兰倒是顺着我,雪莉则是甩开我的手,径直走到洞窟口,想看个究竟。
  很快的,她啊啊的惊叫个不停,整个人跳着脚,吓的不行了。
  我没心思跟雪莉解释些什么,注意到角落里蜷成一团的美狼王,一把抱起这个毛茸茸的家伙,一声不吭的,径直拉起边兰的手,跑向了洞口。
  “没时间了,你别再耍小性子!”
  我吼了一声,我知道雪莉她现在对我有成见,无非是误解我之前“巴结”吴小爷的事。
  大喝的同时,我推了一下雪莉,示意她跟上,随后几乎是拽着边兰,往洞窟外头的方向跑去。
  出去一看,营地往荒漠的出口,影影绰绰的,都是在逃命的人,惊叫声,惨叫声,怪物的嘶吼声,杂乱不堪的脚步声,简直是一曲杀戮序曲。
  “卡门,你带着她俩,往丛林那头跑,小心点!”我交代了卡门一声。
  她的眸子一滞,随后点了点头,表情看起来,没有多少起伏,冷静的可怕。
  “你是真正的男人!”她夸了我一句,这次应该是真心的。
  我本来是在注意着那几头怪物的动向,一听卡门这话,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
  “你发现的也太晚了吧。”
  没有后续的回答,甚至她都没问我为何不跟着她们一起,对于这一点,我倒是能理解。
  以卡门的冷静,也许她也想到了,我如果不留下跟这几头怪物周旋,为她们赢得时间,她们就只能是跑向荒漠,跟那些人一样,生死未知。
  此时,雪莉跟边兰再度尖叫起来,甚至雪莉又是本能地别过头去,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血腥残暴。
  其中一头怪蜥,就在我们十米不到之处,一下子扑倒一个男人,锋利的牙齿犹如钢锯一般,直接扯下这男人的一条大腿,男人还在挣扎着往前爬去,这怪物血盆大口再咬下去,半个身子直接叼在它的口中,鲜血被抛洒成一条大弧线……
  看到这一幕,即便是卡门,比起边兰跟雪莉要镇静不少的她,也是停下脚步,侧着身干呕着。
  这一来,我也停了下来,扫了一眼营地,只见绝大多数人是朝荒漠的方向跑去,人多杂乱的,我想搜寻李京龙他们几个,一时半会的,也看不到人影。
  我不怪他们,事发突然,出于本能的逃命,这很正常,我要不是心系边兰她们,肯定是会拔腿而逃,毕竟命只有一条。
  离我们最近的那头怪蜥,杀死那个男人之后,奇怪的是,它并没有当做食物吃掉,而是打着响鼻,伸着个脑袋,似乎是在嗅着什么气味。
  这种怪物的速度,我见识过,此刻它距离我们不过七八米,我深知一秒钟都不能耽搁了。
  我喊了一声卡门,直接将美狼王往她怀里一松,推了她一把,大声喊着,跑!
  我一左一右,拉起边兰跟雪莉的手,狂奔向营地往丛林的出口,卡门很快反应过来,跟在我的身后,四人再度狂跑。
  跑到一半,距离营地出口不过十来米,我听到后头的响鼻声,越来越响,回头一看,这怪蜥飞快地追过来,乍看之下,像是一道色彩斑斓的疾射过来的影子。
  我心头骂了一句妈卖批,深知来不及了,一咬牙,松开了雪莉跟边兰的手。
  “带她们两个离开,不用管我!”
  我跟卡门喊了一声,径直转过身。
  “苏城……”
  “小苏,你别冒险!”
  身后传来雪莉跟边兰的声音,我只能是不闻不问。
  这种情况背对着这种怪物奔跑,跟送死没什么区别,不得已之下,为了边兰她们脱身,我只能选择冒险,殊死一搏!
  我掏出了左轮,只可惜我还是低估了这头怪蜥的速度。
  抬手一瞄准,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一阵腥臭无比的气息袭来,这头怪蜥已经猛冲到我的跟前,我甚至能清晰地看到它的舌头上,还长着可怕的倒齿。
  眨眼的功夫,它已经腾空跃起,没有任何的顾忌,直接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咬来。
  我本能地侧身闪躲,随后后背一麻,像是被一柄重锤砸上,余光瞄到青色的长着鳞片的尾巴从我的腰部扫过。
  这条尾巴少说也有一米之长,跟成人的胳膊般粗壮,这一甩的力量,差点让我吃不消。
  身体一吃力,我一个趔趄,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摔倒青石地面,滚了半圈,手中的左轮落到了一旁。
  我日!
  心中大惊,我赶忙伸长手指,挣扎着匍匐前行几步,想要扣回那把左轮。
  我还没来得及扣回左轮,这头怪物先是打着响鼻,一看到我身体一动,立马掉头又扑了过来。
  速度之快,令我咋舌,我不敢再指望那把左轮了,翻身往左侧一滚,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可后背传来剧烈的疼痛,估摸着应该皮开肉绽了。
  尼玛的,我心头一沉,这下凶多吉少了,本来寄望于那发保命子弹,想不到这头怪物的速度和攻击力,强悍的令人发指,一波攻击之下,我连左轮都给丢了。
  没辙之下,我掏出刀子,脑子里甚至是迸出了消极的念头。
  死,也得有尊严地死去!
  我攥着刀子,准备放手一搏……
  我快速地扫着眼前这头怪蜥,观察着,想借此看出它身上有无脆弱的地方,如果我的刀子能准确无误地送入,即便我葬身兽口,也有希望在死之前,给它来个一击必杀。
  当然,如果运气够好,或许我还有点机会逃生。
  天下万物,强悍如老虎狮子,只要被刺中心脏,也得挂。
  我站着不动,内心琢磨着,此时,我却是看到了令我意想不到的一幕。
  这头怪物兀自打着响鼻,探着那硕大的丑陋的头部,也是停止了攻击。
  我就站在它的跟前,刚刚一人一兽,还在搏命,现在我不主动出击,这家伙竟也是没了动静,难道说它这是在玩弄我,想着慢慢将我折腾够了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