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42 烈火助我一臂之力
  我不是平白无故有这种想法。
  我看过动物世界的相关影像资料,那些大自然的顶级杀手,比如老虎狮子,在杀死猎物之前,偶尔会玩弄一会,最后等猎物疲累失去挣扎了,才杀死进食。
  特娘的,这简直是在侮辱老子!
  老子都做好了死也得死的有尊严的准备,这头怪物忒不给面子了吧。
  我握着刀子,不可抑制的,还是有些紧张,甚至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它的强悍攻击力,我是见识过的,要说能做到无半点害怕,那都是狗屁。
  可我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蓦地,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迸出。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往右侧迈了一小步,这怪物的头部随着我的步伐,也是转动着。
  它只是打着响鼻,鼻头的位置抽动着,那小到几乎就剩一条细缝的眼睛,也是跟着扫视着,可奇怪的是,我不动,它也是相当有耐心,打死都没有再度发动攻击。
  我皱了皱眉头,往左侧又是迈了一小步,它的反应同样如此。
  我心头有些惊喜,麻痹的,原来是瞎子,靠的是某种感应,也许是气流的流动,也许是其它。
  也就是说,这种怪物的强悍攻击力,是建立在猎物的移动之上,如果是静止不动了,它反倒是找不到目标。
  我再回想起之前残暴血腥的杀戮场景,那些倒下的人,都是离这几头怪物最近,而且都是处于疯狂逃命的状态。
  我觉得有些靠谱,至少目前看来,我的推断都是有所根据。
  当然,当下我只是猜测,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回头再一看,营地里此时已是空荡荡的,之前的那两头怪物,早已经是往荒漠的方向逐杀而去。
  空旷的营地,此时就剩下我跟这头怪物对峙着,周围的七八堆篝火依然在噼里啪啦燃烧着,整个氛围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我担心着李京龙他们几个,可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抬头看了看,一下子有点傻眼了。
  营地往丛林方向的出口,卡门跟边兰她们几个,不知啥时候停下的,竟是在那头逗留着,三道目光齐齐看向我这头。
  目光挨个扫了她们一眼,我内心荡起阵阵涟漪,百感交集,当然,最强烈的一种,也许是幸福吧。
  这可以说是生死与共了,这种危急情况下,她们并没有只顾着逃命,竟是停留在不远处……
  即便她们不这样做,我也不会丝毫怪她们,毕竟我所做的这一切,不就是为了她们能够过下去吗。
  我轻轻举起手,克制着情感,利用唇语,示意她们赶紧跑开,越远越好,可卡门却是拼命地摇着头,我甚至能看到她在咬着嘴唇,估计是忍着不出声。
  雪莉跟边兰也是一脸着急,并没有转身逃奔的迹象。
  一股强烈的情感在我内心撞击着,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但我强忍住了,局面就这么僵持着,我知道越是拖下去,越是会不利。
  当下我沉住气,知道最紧要的是将这头怪物解决了,幸运的是,我找到了它的弱点,并非一点机会都没有。
  看了一眼旁边的篝火,再看向眼前打着响鼻,嘴巴张开露出钢锯般兽齿的怪蜥,猛的一跨步,跑到火堆的前头。
  果然!我的推断没错!
  我灵机一动,尼玛的,这怪物再怎么强悍,也是血肉之躯,老子不信它不怕烈火焚烧!
  心思一定,我身形随即一闪,这怪物便猛冲了过来,尾巴拖着地面,竟是发出了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骇人无比。
  眼看它来势凶猛,就将扑到我跟前时,我双脚脚尖点着地面,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一跳,我能感受到裆部屁股一阵灼痛,但好在我还是跳到了火堆后头。
  刚一落地,眼前火星四溅,这头怪物在我的算计之下,结结实实扑倒了火堆当中,烈火的炙烤之下,它一个劲地打着滚,这一来,烤焦的味道开始弥漫。
  我看到它本来色彩斑斓的身体,已经燃起了火苗,但火势并不大,且很快就熄灭。
  就是此时!
  最佳时机,就是这个时候了,生死就在一线间,如果我不能把握机会解决了它,那就只能等着被它活活撕裂。
  我疾步上去,手中紧紧握着刀子,可一时半会的,这头怪物不断翻滚着,根本找不到下手的好时机。
  我本来是想刺向腹部,可之前根本没见过这种怪物,鬼知道它的心脏位置在哪,我只能换另一种思路,将目标临时改了,那就是它的头部。
  天地间的生灵,除了心脏之外,一旦头部被摧毁,距离死神的召唤,也就不远了。
  也许是在烈火的焚烧之下,它也顾不得攻击我,只是翻滚着,嘶吼着,而它身上的火苗渐渐熄灭,很快的,它嘶吼了几声,震耳欲聋,竟是有重新站起来的趋势。
  我心中一骇,这究竟是什么种类的蜥蜴,不但攻击力强悍,防御能力也是如此的恐怖。
  “我日!”
  我大喊了一声,我不知道我当下为什么要喊,也许是为了压榨出身上所有的力气。
  瞅准了一个机会,我跟着它扭动的头部保持着一个幅度,随后当机立断,双手握着刀柄,腾空一跃,对准它的头部正上方的位置,一刀下去!
  扑哧!咔嚓!
  先是刀子入肉的声音,随后我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浓稠的黑色液体喷了我一脸,这应该是它的血液。
  一声嘶吼爆发,它剧烈翻滚着,尾巴疯狂地甩着,好几次差点打到我的身上,我再度发力,刀子刺的更深,随后我用力一掰,拧了个角度,身下这怪物的翻滚的更加剧烈,嘶吼声持续爆出。
  我根本不管这些,像是杀红了眼的战场战士,拔出刀子,又是一轮的猛刺,死死的就是照准原先的位置,一次次的刺下去。
  血液飞溅着,我的脸上黏糊糊的,耳朵也是被它的嘶吼声震得生疼,但我仍旧是死死地用双腿夹着它的头部,避免被甩下去。
  刀子再次被拔出,又是带出一股黑血,我还想再发力,此时,身子猛的不受控制,来了个腾空,竟是被这头怪物直直地甩了起来。
  我重重砸到了地面,心脏都快爆裂了一般,头冒金星,眼前发黑,一口气吊着,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我忍住这一切,拼命地晃了晃脑袋,好在没有昏过去。
  我挣扎地贴着地面,用屁股借力,后退了一段距离。
  这头怪物的翻滚幅度渐渐小了下来,嘶吼声也是渐渐没了那么力道十足。
  但我这么腾空一摔,一口气上不来,浑身像是要散架了一般,也是榨不出什么体能,冲上去来个最后的绝杀,想法是好的,可惜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很快的,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扭头一看,卡门几个朝我跑来,我怒目一瞪,艰难地挤出声,让她们别过来。
  边兰跟雪莉停住了,估计她们看到我面目狰狞的模样,有些震住了。
  卡门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跑到左轮掉落之处,捡起,双手握枪,瞄准,扣动扳机,动作一气呵成。
  砰!
  一声枪响,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枪口冒出烟雾,卡门继续扣动扳机,咔咔咔,全是空响。
  只有一发子弹,我当然知道会是这个效果,只是令我目瞪口呆的,是她竟然如此熟练地操作左轮。
  等她走过来把我扶起,我呆呆地看着她时,那头怪物已经没了动静。
  一枪爆头!
  子弹穿过怪物的头部,炸出一个血窟窿,黑色的液体正汩汩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