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46 扎营
  东北兄弟这么一说,我们全都顺着看过去。
  “城哥,好像是湖中岛。”
  李京龙迟疑了一下,率先开口说道。
  放眼过去,山池的中央偏右一点,黑黝黝的,这么看过去,估摸着大小,少说宽度也得有十米左右。
  十米的宽度,要说是湖心岛,倒也是合情合理。
  也许就是一块天然的巨石,我心想着,并没有吱声,毕竟眼见为实,这距离有点远,看不准。
  我这么一寻思,便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身后的他们已经开始议论起来。
  “不会是什么大型怪兽吧?”
  “你是被那几头怪物吓傻了吧,什么大型怪兽,你怎么不说是恐龙?”
  “得了,看看城哥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我又不是千里眼……
  不过,虽然只是个别人提到类似的意思,但我知道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后,他们当中不少人,还是将我当成了主心骨,这是好的转变。
  我再仔细瞅了一会,此时李京龙也跟了过来,就在我身旁,也是瞪着个眼睛看着。
  时值星光暗淡,光线说真的,很模糊,只不过我还是否定了李京龙的猜想。
  “京龙,应该不是湖心岛。”
  因为我看到了尖角,有点像澳大利亚那座著名的建筑。
  “城哥,不是湖心岛,还能是什么?难不成是尼斯湖水怪不成?”李京龙打趣了一句。
  “管它的,先生火扎营,填饱肚子再说,别一个个搞得神经兮兮的,现在说啥都没用。”
  我这话既是跟李京龙所说,也是传达一个意思,这是让宽额头他们稳住心思,否则队伍再走动的话,属于疲劳行军,很容易滋生消极情绪。
  这都是我在部队受训时,教官所讲,当然,教官这种角色,就跟老师一样,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教学思路,一门课程,不同的教授,捣鼓出来的讲义,也是不尽相同,但大体的思路是一致的。
  要生火,眼下的条件只能是钻木取火了,而我的刀子已经当做飞刀扔出去,当下我问了问,他们都是摇着头。
  就在我一个头两个大时,队伍中一个叫做虎子的小兄弟,走到我跟李京龙跟前,递给了我一串钥匙。
  “城哥,其实我很崇拜你!你一个人前往港口那边营救那些女的,我想都不敢想,这得多危险……”
  虎子是二十不到的小年青,有点真情流露的意思,我们这群活下的人里头,他年纪应该是最小。
  我之前在营地造势树威时,有跟他聊过几句,似乎是交换生,不算熟悉。
  他这话一说,我直直看向李京龙,这下不用再问李京龙,我也知道他之前跟宽额头他们说了什么了。
  美女爱英雄,这话应该还有后半句,男人也崇拜英雄!
  我能理解虎子的感受,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们,我也不能免俗,只不过暂时的,我可能成了他心头崇拜的人。
  “夸张了,运气而已!”我接过钥匙串,回了一句。
  拨弄了一下,意外发现有指甲刀,这也算是老天垂爱了。
  “城哥,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现在活下来了,应该能等到救援了吧……”
  虎子的声音发着颤,我瞅了他一眼,看的出来他在拼命克制着情感,也许在我们这些兄长面前,他不想让我们觉得他不够坚强。
  我走到他跟前,按了按他的肩头,郑重地点点头,说道:“小兄弟,会的!重要的是我们得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
  我避重就轻,安慰了这个年纪最小的老幺一声。
  事实太残忍,关于沉船出事时船舱所有仪器失灵这事,如果我非得找个人诉说一下,那也应该是李京龙,其余人知道了,只会影响军心,没那个必要。
  期间,东北兄弟也是问了我一声,说是我所营救的那些女孩现在在哪。
  宽额头对我的误解也是消除了,虽然还是有点不自然,但他也是找机会跟我说上几句,跟东北兄弟一样,都是在关心沈银河她们的所在。
  “先别想什么女人,等我们有实力了,之前那些看不起我们第三营地的模特,你们随便挑!”
  我有意地扯到港口那边的营地,为的就是鼓舞士气,还真别说,氛围有些活跃起来。
  “城哥,真的?要真是这样,到时候那个大TUN巴西妞,就归我了哈。”东北兄弟吼了一句。
  我摆摆手,说得了得了,放根钢管在你面前,你还真舞起来了。
  人群一阵哄笑,这事也就翻篇了。
  “京龙,你负责搓木棍!”
  很快的,我就招呼人群忙起扎营的事,我第一个看向的,就是李京龙。
  钻木取火最关键的地方,除了引火线外,就得是搓尖木了,这可是苦差事,我之所以让李京龙来干这活,正是因为他在我心中,已然是患难兄弟。
  “好嘞!”
  李京龙没有任何怨言,干脆利落地答应。
  我瞅了一眼人群,想到了江西老表,前不久我才夸过他的动手动力很强,现在却是看不到人影了。
  但愿他还活着吧,我内心祈祷了一声。
  我也没看到那几个老太太,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几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因为吴小爷的一次行动,我们第三营地,可以说是满目疮痍……
  我的内心翻江倒海,但我也仅仅是握了握拳头,将所有的思绪全给压了下去,看向营地的方向,再看看眼下这些兄弟,我深深知道,能不能改变格局,这些人必须要同舟共济,一旦过程中,有出现不和谐的音符,我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
  “开始行动吧!”
  我喊了一嗓子,随后,在我的安排下,人们开始分工。
  徒手折枯木枝桠的一批,找干草枯叶的一批,而我则是负责找粗细合适的木棍,利用指甲刀削尖木棍,这一来,效率大大提高。
  我告诫他们不要深入林子,就在边缘处找寻,同时保持警惕,一旦有风吹草动,尽量往山池那头跑去。
  我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林中多猛兽,即便是夜里,也不能掉以轻心。
  交待妥当,我跟李京龙结伴行动,一切还算顺利,幸运的是,我还看到了松木,树杆上满是松脂,我用指甲刀刮下不少,带了回来。
  “城哥,你搞这玩意干啥,能吃?”
  李京龙好奇问了一句,我只得叹气,聪明如他,野外生存的能力也是不敢恭维。
  “烧火用的,这玩意是可燃物,用来搞火把都成。”
  我解释一句,回去之后,挑了一会,才确定了扎营的具体位置。
  面对林子的方向,后头下侧便是山池,视野开阔,且距离林子跟湿地,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一旦有什么猛禽凶兽出没,至少我们还有反应的时间。
  再说了,说是扎营,不过就是填饱肚子,充其量就是歇息一会,因为我并不打算在这附近过夜。
  体能一旦得到补充,我便会想方设法回到营地,然后再穿过丛林,去往水帘洞那头。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我的安排之下,加上意外得到的指甲刀提高了效率,李京龙猛搓了一会,点点火星亮起,很快的,火光就燃了起来。
  火光一亮起,我悬着的心多少是落了下来。
  猛兽对于火光,有着天生的畏惧,这是刻在基因里的东西,万古不变。
  我招呼了李京龙,他明白我的意思,随后我让留守的人别放松警惕,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就往山池的方向跑。
  山池的上方有几处峭壁,人可以攀下去,野兽不会冒这个险。
  “你们别太过放松,自行选几个人轮流站哨,我们先过去。”
  我本想多带几个人过去,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人多有时候不一定力量大,反倒有可能成了累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