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47 搜船
  我跟李京龙返回湿地那头,到了靠近狼蜥大战场地的草丛时,我俩形成默契,小心翼翼地前行,确认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才穿出草丛。
  眼前的景象,可以说是惨烈无比。
  两头怪蜥,被啃掉了大半个身体,除了头部尾巴还有四肢之外,腹部可以说是被掏空了。
  而这一战,狼群也是损失惨重,一眼扫去,起码有七八头野狼因为此战而死无全尸。
  我踢了一脚,一个硕大的狼头飞出一个抛物线,滚落到远处。
  “京龙,扛一头足够了,我们不能逗留太久!”
  李京龙是想着我俩能每人扛一头回去,我否定了他的想法,俩人扛着一头,这样不但可以分担重量,行走的速度也能提上来。
  这随便一头野狼也得几十公斤,甚至体型庞大点的,七八十公斤都有,一人一头,这没必要。
  “京龙,你挑头轻些的,够吃就行。”
  说完这句,我低着头搜寻着,目光并没有盯在那些狼尸上。
  “城哥,你在找什么?”李京龙看出了我的不寻常,好奇之下,问了一句。
  “刀子!”我应道。
  我凭着记忆找了一会,可算是找到那把刀子。
  它扎进了那头怪蜥的右腿,没进去得有几寸。
  唐刀和海事刀虽好,但不及这把刀子隐蔽,且它跟随了我不短时间了,多少是我有点感情了。
  失而复得的感觉,很好,我将刀子往衣服上擦拭了下,揣进了兜里。
  此时,李京龙也已经抬着一头还算完整的狼尸,已经朝我走来。
  “走!”我喊了一声。
  “起!”李京龙将狼尸的另一半递到我的肩头。
  ……
  回到扎营之处,都是大老爷们,只能将就了,再说了,古时的战将都能茹毛饮血,要真是因为狼肉没有清洗,而导致腹泻啥的,那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费了一番功夫,我切开狼皮,切出狼肉,找来此前取火用的尖木,穿了过去,直接放篝火上烤了起来。
  搞完这一切,我利用松脂和割下来的布片,临时制成了粗糙的火把,好在天气干燥,火光跳动了一会,终于是燃烧了起来。
  我刮来的松脂,勉强够制成两把火把。
  全部点燃之后,我递给李京龙一把。
  “你们先填饱肚子,我俩去看看情况。”我留下这句话。
  我打算先去看个究竟,等回来时,狼肉差不多也烤熟了,正好吃个热乎。
  我跟李京龙分别手持火把,往山池的方向走去。
  “城哥,你不是说填饱肚子之后,要去丛林那边吗?现在这是?”
  沿着山池的周边走了一段路,李京龙出于好奇,问我。
  “湖心岛是不可能的,我想我们也许能找到冷兵器,你注意到没有,吴小爷那两个手下,手里头的刀,造型很独特,我之前想过,轮船上即便是有刀具,也不可能是这种造型。”
  “城哥,你的意思是?”
  火光映照下,李京龙的表情凝住,眸子很快就发出了光彩。
  我点点头,说道:“导游没有骗我们,吴小爷他们应该就是在这附近找到冷兵器,如果真是这样,那里应该就是了。”
  我指向山池中央那黑黝黝的隆起……
  我的推断依据无非有几点,一是吴小爷手下那造型独特的刀,极有可能是就是唐刀,因为波斯刀刀身没那么长,二是这附近的地形,我仔细查看了一番,除了山池这边靠谱些,我想象不出,吴小爷会带着他的手下深入那片密林……
  “京龙,这可能是艘沉船。”
  再靠近了一些,这黑黝黝的隆起,轮廓上看着,像是沉了一半的船只,而隆起的尖部,也是极似船头或者船尾。
  “城哥,这…似乎有些不对劲啊,难道是港口那头的沉船,被大浪推到了这里?”
  李京龙也是懵比了,因为距离已经不远,他应该也是看出了船只的轮廓。
  “不是!”我摇摇头。
  我几个小时前才从爱琴海救出那些女孩,当时还看到沉船就在港口那头,不可能一下子会出现到这个山池当中。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艘船只早就在这里,只不是我们是第一次看到。
  沿着山池的边缘,我跟李京龙下到尽头,再想靠近,就得是跳下山池当中了。
  我估摸了下距离,山池水面距离上头,起码得有七八米,先不说底下是什么个状况,即便是安全入水,上来也是一个难题。
  我再看向远处,想看看有没有更佳的入水落脚点,只可惜越是远的地方,就越是水雾浓郁,就仿佛是一层薄云覆盖着,视线上是形成了阻挡干扰作用。
  “先回去吧,至少我们看到了希望,填饱肚子了再说,我待会问问有没有水性好的兄弟,只要解决了上来的难题,就行了。”
  如果真能找到几把唐刀,对于现在的我们百利而无一害!
  我琢磨了下,示意李京龙跟我先回去再说。
  粗略这么看来,李京龙此前的看法是对的,这就是温泉,我之前之所以持不同意见,是因为第一反应想到火山,但其实温泉的形成,不一定非得是火山。
  地表水渗透循环的话,也是可能形成天然温泉,而从地形上看,这里正是山谷,条件上也是对应了。
  如果这个山池真是温泉,那说明水底下存在大鱼之类的几率,极其小,也就是说,这个险可以冒,除了担心上来的问题……
  “城哥,就算你说的是靠谱的,吴小爷的手下拿着的就是唐刀,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回去的路上,李京龙问了一句。
  我没想到他会这么一问,因为我一直以来,也只是个猜想,甚至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个想法。
  但我不打算对李京龙有所隐瞒,毕竟在这座荒城之上,除了我的女人们,他算是我最看重的人。
  “唐刀是日本武士刀的前身,历史悠久,你想想,沉船上顶多是有枪支,冷兵器的话,最有可能是海事刀,谁没事会仿造唐刀的造型,整这么一出?”
  “城哥,关于唐刀,我是有听说过,按你这说,难不成那两把唐刀,是货真价实的,不是仿造的?”
  李京龙停下步伐,有点目瞪口呆的,直直盯着我。
  他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所以有这种反应,在我看来,也是正常。
  我点点头,算是回应,随后我看向远处,星空下,模模糊糊的,还是能看到那高耸入云的塔尖,还有那巍峨壮观的城门,就这么屹立在天地之间,也不知是经历了多少漫长的岁月洗礼……
  “想办法下去一趟就清楚了,吴小爷他们又不会飞,他们能抵达山池中央,我们也能!”
  我撂下这句,随后大步流星朝篝火燃起之处走去。
  说实话,肚子是真饿的不行了,人的思维,除了在怒火攻心时无法做到理智,肚子饿的情况下,同样如此。
  到了扎营之处,烤肉的香味已经开始弥漫,我嗅了一口,舔了舔嘴唇,吞了吞口水。
  很快的,我们这伙人撕扯着狼肉,大口地吃起来,我甚至想着,要是有点白酒在旁,那会更是快意舒畅。
  “城哥,玛的,要是给我逮到机会,我一定弄死那个吴小爷!”
  期间,宽额头跟我说了几句带着歉意的话,也不知是表决心,还是他本来就对吴小爷那伙人怀恨在心,说出这句话。
  “会有这个机会的!”我点点头,应道。
  一伙人风卷残云,没过多久,狼肉就已经进入了我们的腹中,我抹了一把嘴巴,起身说道:“谁的水性比较牛比?”
  我的意思很明确,不是一般的牛比,得是很出众那种,单单是会来点自由泳,不让自己沉下去,那根本起不了作用。
  虎子左右看了一眼,随后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举起了手说道:“城哥,我在游泳馆当过救生员……”
  我当下眼神一亮,这应该够用了。
  随后我招呼吃饱肚子的兄弟们,一半去刮下那些松脂,另一半则是跟着我去砍树藤。
  我将指甲刀递给李京龙,我俩负责割树藤,其余的人负责收拢。
  没多会,我们再度回到扎营的篝火处,利用松脂搞了相应人数的火把,再开始编制藤绳。
  忙完这一切,一行人持着火把,往山池那头行去。
  我的目的很明确,搜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