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0 一马当先
  我不清楚那个环节出了问题,但既然约翰森他们能出现在这,就意味着来者不善。
  这一次,爱琴海的人,几乎是倾巢而出了,包括东哥在内,粗看得有三十人往上。
  约翰森等几个北欧大个子,手执锋利海事刀,后头的大猩猩等人则是木棒在手,而东哥手里头握着斧头,我一看便知道,这是轮船上的消防斧。
  麻痹,我万万没想到,史密斯的人会在这种情况下,找到我们……
  “城哥,咋办?”
  “城哥,他们这是替那个瘦子出头来了?”
  我的身旁除了李京龙巍然不动外,不少人已经开始面露惧色,甚至不少人东张西望的,我清楚我们的凝聚力还不够,这种情况下,他们又是生出了逃命的念头。
  我也明白,如果宝石打磨之后,能闪耀光芒,那么现在就是一次绝佳的打磨机会。
  宁缺毋滥!一支战斗力强悍的精锐队伍,是不会存在贪生怕死之辈。
  约翰森他们跑了一段距离,很快的,脚步声渐渐稀稀拉拉,双方对峙而立。
  这附近的地形,我早是了然于胸,山池周边尽是开阔之处,不适合藏匿,湿地那头,则是荒漠,同样一马平川,而我们要是想杀开一条血路,只能是跑向密林当中。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掏出左轮,对准约翰森,而约翰森扯动一边嘴角的微笑,也算是给我做出了最好的回复。
  他知道我的枪里头没有子弹!
  我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这把左轮仅有的一颗子弹,是卡门所射出,这么说当时是有人在暗处监视着一切……
  “苏城,怎么会是你?史密斯先生想要的人,是你?”
  东哥此时依旧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随后他侧头跟约翰森低语了几句,眼睛瞪圆,落在我的身上,仍是浮现着疑色。
  这时,李京龙小声问了我一句,“城哥,你认识这人?”
  “同事!公司里的老前辈……”
  我淡然回应一句,内心多少是有点感慨。
  我一直以为东哥跟女强人都死了,想不到东哥不但活的好好的,跟我再度相见,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我默默地将没有子弹的左轮揣好,手中握着唐刀,我回头看了一眼宽额头跟东北兄弟。
  “一旦干上,你俩跟在我后头捡刀!”
  我不是不知道敌众我寡,但这种时候,我这个带头一举一动,都关系到士气。
  没有所谓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存在!
  要么杀出一条血路,要么死,要么成为俘虏,就这么简单。
  “城哥,干!”宽额头还算镇静,我看的出他眸子里燃烧着的战意。
  我点点头,随后我又扫了一眼身后第三营地的男人,沉住气喊道:“你们要是想当俘虏,受人奴役,我不拦着,但是有一点,你们听好了!跟着我杀出血路的,都是爷们,死,也是一条硬汉!”
  这几乎就是战前宣言了,因为我根本没打算屈服,即便对方的人数与武器,都占着很大的优势。
  虎子将手中的唐刀举起,情绪被点燃,怒吼了一声,“城哥,干特么的!”
  而余下的人里头,情绪上多少是被我的话调动,一个个咬着牙绷着脸,拳头紧握,没几个是怂的。
  士气一起,我跨前一步,瞄了一眼密林那头,已经准备杀过去。
  约翰森的脸色有了些变化,大概是想不到在人数武器处于很大劣势的情况下,我竟然没有逃命的迹象,反倒是要率先发动进攻。
  他侧身跟东哥快速讲了几句,我察言观色,顿足,想看看他们想搞什么花样。
  “你们听着,憋着一股气,他们身上没有枪,也就冷兵器比我们多几把,人数比我们多一点,我们不一定输!”
  我回头朝第三营地的男人们,吼了一句,让他们的情绪保持着,这一场白刃战,肯定是避免不了。
  “苏城,慢着!约翰森跟我说了,我们可以站在平等的角度,没必要非得拼个你死我活,而且吉姆已经死了,史密斯的意思是,只要你人跟着我们回去,你这些兄弟,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东哥俨然是临时充当了一会谈判者,此时走到他们那伙人的前头,手握消防斧,一脸的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负。
  他曾是我们公司的销售代表,几年的时间爬到了总监的位置,对于揣摩人的心理,有着他的一套,更重要的是,他对我这个人多少是有所了解。
  不得不说,这话很有杀伤力,因为他明确表达出,他们的目的是我,余下的第三营地的男人,他们可以放过。
  “东哥,先不说其它,既往不咎?谁给你的脸?先不说我,他们有做错什么?不要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我们不欠你们的,什么既往不咎,这就是你当了几年总监,练就出来的眼界?”
  我的内心有些松动,但想到既往不咎这个词,再看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只能是冷笑。
  我回击了这番话,东哥的脸色登时有些僵硬起来,而一旁的约翰森听不懂中文,但大概是从东哥的表情上,看出来氛围不妙,便询问了几句。
  我听的出来,约翰森形容我的时候,用的是“布雪特”,我日特么的,这就是所谓的站在平等的角度?
  我将唐刀一扬,东哥余光一瞄,也顾不得再跟约翰森商量着什么,再度开口,这一次他的语气柔和了不少,但我知道,这都特么的是虚的。
  “苏城,你不跟着我们回去也行,但总得让我们交差的机会,说真的,我们并不想跟你们拼命……”他看了一眼我手中的唐刀,随后顿了顿,说道:“那些女孩子,你只需交个底儿,约翰森派几个人去,人找到了,我保证史密斯不会再为难你,这总行了吧?”
  我沉默着,只是问了一句,“东哥,所以说,你现在也成了史密斯的一条狗?”
  这话踩到了东哥的痛脚,他当下没了所谓谈判者应有的冷静,有点跳脚的感觉,朝我大吼了一句,“苏城,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你让那三个女人跑进丛林那头,我们就找不到,一旦人找着了,史密斯拿她们替代你,完成吉姆的祭祀……”
  这话一落,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极度的愤怒之下,我咬着牙一字一顿问道:“当时我们营地那头,我记得再无旁人,是谁透露给你们这个消息?”
  东哥以为我这是被唬住了,脸色好了不少,应道:“早这样不就行了,成了,咱别动刀动枪的,跟我们回去,我这边的营地跟史密斯这头关系不错,说不定我好好说上几句,他不会为难你。”
  原来如此,我到此刻才明白了东哥的动机,难怪我之前一直没看到他,现在看来,他一直在第二营地那头混着,这一次出面,估计就是为了讨好史密斯,也许第二营地那头的话事人,已经开始有所行动,这是想跟史密斯结盟。
  我忍受着怒火攻心,死死咬着嘴唇,最后问了一句,“是谁透露了这个消息?”
  我指的是卡门她们三个跑向丛林的事情。
  “是谁有这么重要?你跟我们回去,约翰森慢慢跟你说不就行了?”东哥露出微笑,很明媚,也许他已经认定我这是屈服了。
  我没有再纠缠,侧头看向李京龙,一字一顿说道:“京龙,一会你不要管我,想办法回到水帘洞,我能跟你会合最好,等不到我的话,你去找导游,无论如何,弄到枪支,找机会接近史密斯……”
  我的计划被这忽如起来的变化给打乱了,交待完这番话,我重重按了按李京龙肩头。
  “必须得有人活着离开!”
  这句话一落,我扬起唐刀,看了一眼虎子,再看向东北兄弟跟宽额头,大喝了一声,“捡刀!”
  话一落,我一马当先,就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