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1 你是英雄
  这时候的我,在跟李京龙交待了那句话之后,什么理智,什么敌众我寡,什么找机会跑向密林,通通都是狗屁!
  一个字,干!
  我大吼一声,犹如猛虎出笼,整个人已经是杀气漫天,这段时间遭受的所有憋屈,所有的折磨,都凝聚成一股杀势。
  即便战死,也得干下去!
  第三营地的人,也是父母生父母养,没有人天生下来是要受人奴役,没有人能囚禁他人,没有人能无缘无故裁决他人的性命!
  约翰森这些人只不过是块头大些,有些蛮力,如果是赤手空拳,我们人少,也许不是敌手,但现在我手中握着唐刀,并非没有机会。
  使刀,不仅仅是有蛮力就行,还需要技巧,而我虽然不是舞刀弄枪的练家子,但我多年的跆拳道底子也不是白练的。
  气势如虹,长刀乘势,眨眼的功夫,我已经冲到约翰森跟东哥跟前。
  李京龙也已经是跟过来,紧随我左右,而东北兄弟跟宽额头则是跟在我后头,我之前所说的话,他们应该已经领会。
  我只需砍倒两个执刀之人,在我的掩护下,他们两个便能拥有兵器,一进一退之下,我们能挽回劣势,甚至能扭转颓局。
  大概是没想到我竟然如此不要命,除了约翰森跟那几个北欧大汉还算冷静之外,余下那些手中只有木棒的人,动作虽然不明显,但我还是看出来他们有后退的趋势。
  狭路相逢勇者胜,勇猛与热血,无论是沙场上的大战,还是街头陋巷的斗殴,永远都不会失效。
  叮!
  我的唐刀已经朝约翰森砍去,约翰森不敢怠慢,后退一步,海事刀一挥,两把刀碰到一起,发出金属的厉鸣声。
  我的虎口微微一颤,有些生疼,但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再度挥刀看向侧边的东哥。
  一刀下去,他并没有跟我正面刚上的意思,消防斧一挡,很快就退到人群当中去。
  我瞥了一眼,此时李京龙跟虎子已经跟另外几个北欧大汉,缠斗在一起,刀光霍霍,在一旁篝火堆的映照下,很快就出现了血线。
  李京龙肩上挨了一刀,虎子侧背也是被划拉出一个口子。
  此时,不用我特意安排什么,身后第三营地的男人,也已经朝大猩猩那伙手持木棒的人冲过去。
  这应该是双方火并人群临时构成的一种默契。
  带刀的砍杀成一团,空手的跟持棒的干成一片。
  中文的草尼玛大吼,北欧口音的英文F开头喊叫,甚至还有几句鸟语,应该是约翰这伙人里头夹杂的几个泰国佬发出,在山池的上头响彻着,喊杀声此起彼伏,奏响了荒城的第一次大战序曲。
  我想甩开约翰森,找他的几个北欧老乡下手,想着给宽额头还有东北兄弟创造捡刀的机会。
  只可惜约翰森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没有轻易让我摆脱,而且东哥时不时来一斧子,两人夹击对付着我,一时半会,我无法找到更好的时机。
  而第三营地的男人们,跟大猩猩他们早已厮打成一片,时而一道闷响传来,有的男人脑袋上挨了一棍,头破血流,但仍坚挺无比,并没有倒下,而个别持有木棒的对手,身体被我们的人抱住,扭打在一起,翻着滚,随即发出一道惨叫,耳垂已经被咬掉,血流不止。
  没有什么残忍不残忍,也许我们这个兄弟曾看过泰森跟霍利菲尔德的拳击比赛,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渐渐的,人数上的劣势还是显现了出来,李京龙跟虎子两人,面对四五个握着海事刀朴刀的北欧大汉,身上的刀痕又添了几道。
  我眼看李京龙跟虎子顶不住了,当下挥刀逼退了约翰森几步,不等东哥的斧子砍过来,已经将手中的唐刀丢给了宽额头。
  “铁子,你去那头!”
  我匆匆喊了一声,示意东北兄弟不用再等机会捡刀了,而是到另一拨混斗的人中间,助我们营地男人一臂之力。
  也就几个呼吸的功夫,我掏出刀子,已经冲到李京龙跟虎子那头,回头瞥了一眼,宽额头接过我的唐刀,也已经看向约翰森,这正好又为我赢得了一点时间。
  我这一过来,登时变成了三人抵抗五人,场面并没有太失衡,没有丝毫的停顿,我直接冲到其中一个北欧大汉跟前,刀子虽然短,但得看使刀之人的用法。
  我乍一冲过去,此人人高马大,面对我这把刀子,有些不放在眼里,挥着朴刀连砍几刀,刀锋几乎是划着我的脸颊而去。
  正是此时,人生的高大,重心高,转身速度多少是要慢一些,而我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攻击他的上半身,他刚想转身再朝我看来,我已经猫着腰急冲过去,手中的刀子顺势一刺,一带,他的左腿上已经是出现了一道血痕,眨眼的功夫,惨叫声跟血水迸出,几乎是同时发生。
  他拖着伤腿,瘸着侧退几步,面目狰狞,挥着朴刀啊啊大叫几声,想利用刀身的优势,把我给解决了。
  我会给他这个机会?
  他的腿已经伤了,也就意味着他的攻击力大打折扣,我根本不用再考虑他,而是朝李京龙跟前跑去。
  “京龙,撤!”
  我吼了一声,逼退同时围攻李京龙的两名大汉中的一个,为他赢得一丝喘息的机会。
  他的肩头跟右肋处已经挨了刀,此时杀的兴起,肯定感受到不到太大的疼痛,但我一早就想好了,无论如何,我们当中必须得有人活下去。
  而约翰森他们的第一目标是我,我知道只要还在他们的视线当中,那么李京龙纵使是逃到密林,他们也应该不会太过在意。
  “城哥,要死一起死!”李京龙此时跟倔驴一样,根本听不进我的话。
  右侧感受到气息逼近,我本能的一闪,背后传来一阵剧痛,再回头,已经看到约翰森的脸,而宽额头跟东哥在那头缠斗着,被东哥的消防斧给拖住了。
  不远处又传来几道惨叫声,我看到东哥的几个手下,同样是手持消防斧,我之前一直没怎么留意,这时候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他们冲入人群,我们的人已经倒下几个。
  “京龙,听我这次!快跑!”
  我冲到李京龙面前,冲他咆哮着,几乎是同一时间,将刀子塞到他手里,随后夺过他手中的唐刀。
  他还在愣神,我使劲推了他一把,继续咆哮了几声,随后我闪到虎子那一头,人一到,虎子已经歪歪斜斜倒下。
  他的脖子喷出血线,这是被砍断了动脉……
  我发疯了一般,冲到那个砍倒虎子的北欧大汉跟前,此时他大概是沉浸在杀戮的快感当中,等意识到我时,我的唐刀已经砍中他的右腿里侧。
  他吃疼一崴,反手一挥,我一个躲避不及,左腿生生挨上一刀,剧烈的疼痛几乎让我握刀的手松开,我一咬牙,忍住剧痛,一刀再下去,直直朝他的脖子砍去……
  “跑!跑!”
  虎子的脸上、脖子上早已是血迹,到了这一刻,我才从杀势当中恢复了些许理智。
  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三营地的兄弟们倒下,我冲过去,死死捂住虎子的脖子,死死咬着牙,但眼眶还是开始模糊了起来。
  “都住手,我跟你们走!”
  我朝东哥喊了一句,我这么一喊,东哥跟约翰森反应了过来,随后他俩大喊了一声,混斗在一起的人,由于约翰森跟东哥的命令,他们的手下有意识地退开,虽然还有抱在一团死斗的人,但这场大战已经落下了帷幕。
  我们的人,只要没倒下的,都已经是朝我围过来,李京龙这个倔驴,本来已经跑到了密林那头,又折身跑了回来。
  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止战,如果我改变心意,约翰森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因为他们忌惮的是史密斯,或者说是史密斯手中的那把枪。
  一眼扫过去,先前十九个第三营地男人,已经倒下七个,他们永远地躺在了这块土地。
  “城…城哥,我的表现像个英雄吗?”
  怀里的虎子艰难的出声,嘴唇已经没了唇色,我捂住他脖子的手,血迹仍是在渗透出来。
  我重重地点着头,嘴唇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只有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地滴落。
  虎子终究是没了呼吸,我缓缓闭上他的眼睛。
  “让他们走,我一个人留着,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们有什么威胁。”
  我放下虎子,忍住悲痛的心情,扫了一眼李京龙他们,我不想他们再有人倒下。
  我曾经对他们当中个别人没有给予完全的信任,但此刻,在我心里,他们都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