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2 登船
  我的话起到了作用,这都是发自肺腑之言,自然是用母语说出。
  此时东哥侧头低声跟约翰森说着什么,他们说的内容我没怎么仔细听,但也听了个大概,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避嫌的意思。
  当我听到“活捉”、“祭祀”这些只言片语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山池的方向,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萌生。
  麻痹的,活捉?
  做你的春秋大梦!
  很快的,约翰森扫了一眼他的手下,这一战,他们占不了多少便宜,他的一个老乡死于我的刀下,余下大猩猩那帮持棒的,也是被我们第三营地的男人带走了三个。
  “OK!”
  约翰森答应了我的要求,也许他觉得李京龙他们一离开,我只能是坐以待毙了。
  “苏城,你够狠的!在公司里头,我一直没看出来。”东哥也是附和了一句,不知是夸我,还是在某种意义上,宣告了他们的胜利。
  “东哥,你也不错啊,我本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现在依靠当别人的走狗,混的挺滋润的。”
  我慢悠悠的开口,东哥的脸上已经拉了下来。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再跟我扯这些,只会自讨没趣。
  “听我的,苏城,木村是我们的头,跟史密斯的关系一直不错,而我还能跟木村说的上话,你好好的跟我们回去,让我们好有个交待,说不定我努力之下,史密斯会放过你!”
  东哥换了副嘴脸,大抵的意思是希望我不要再挣扎,这可真是软硬兼施,职场上的那套把戏,他竟是在这种情况下,用到了我的身上。
  “闭上你的嘴巴,老子行事,用得着你来忽悠?!”
  我喝了一声,东哥脸色一僵,嘴头骂骂咧咧的,脸快青了。
  我没有心思去琢磨东哥还有约翰森的想法,看向李京龙他们,我走过去,拥抱了一下李京龙,我不是矫情,因为我不清楚自己还能不能再见到他。
  虎子前一刻还在我面前期待着以后的好日子,期待着能到港口那边安逸地活着,期待着能不再挨饿,期待着救援的到来……
  可现在,他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京龙,走吧!我的决定不一定都是对的,但我知道现在这个抉择,能让我们的人避免死伤!如果我回不来,你告诉边兰她们,她们的男人,绝不是懦夫!”
  “如果她们不幸被这些人给抓到了,你记得,无论如何,尽最大努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握着李京龙的脖子,侧着头低声说了这些,我能感受到他牙齿咬响的咔咔声,我知道他是在克制情感。
  松开他后,我再扫了一眼宽额头跟东北兄弟,还有其余的弟兄们,交流了一个眼神,算是表达了一个告别的意思。
  也许是告别,也许是永别!
  “走!别再墨迹了,都是爷们!”
  我大吼一声,这一次,李京龙牙齿一咬,握着唐刀刀柄的手背,绷出青筋。
  没有再驻足,他转头径直朝密林而去,宽额头他们跟了上去,所有的情感,都在眼神里,男人之间,没有太多的话语,都明白。
  “铁子,刀子扔过来!”
  我喊了东北兄弟一声,直接将唐刀丢到他的身后,而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多想什么,重新走回来,将刀子直接递到我的手里。
  “苏城,你还妄想跑了?”东哥看到这一幕,可算是逮到了机会,厉喝了一声。
  我鸟都不鸟他,看向东北兄弟,说道:“铁子,有机会的话,找找江西仔,也许他还活着。”
  活着,就有希望,虽然我知道江西老表还活着的几率,极其渺茫。
  “城哥!是我错了!我之前误解了你…你一直都是条汉子!”东北兄弟拍了拍我的后背,抹了抹眼,这才跟了上去。
  我知道他是在说我“巴结”吴小爷的事,原来他一直憋在心里,到了这一刻才说了出来。
  “铁子,不要自责,都是兄弟!”我朝他的背影,喊了一嗓子。
  他的身影顿了顿,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我知道如果李京龙不听我的话,没有带头往密林而去,他们这些人还会跟着我战斗下去,到了这个地步,没有怂的,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目送他跟着李京龙他们没入密林,我才轻声嘀咕了一声,没有谁是错的,即便是之前误会了,这般生死与共,我还会介怀那种小事么……
  我抚摸着刀子的刀身,就站在约翰森等人的跟前,此时我已经没了顾忌。
  “苏城,你别想不开,史密斯先生也许真不会对你怎样。”
  我头都没抬,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意思。
  我内心呵呵,老子那怕战死,都不会跟个懦夫一样自刎。
  我知道他们想活捉我,而这也许正是史密斯的命令,也许那家伙是想着将我活活折磨致死,给那个吉姆复仇。
  我收回了心念,而此时约翰森他们已经朝我步步逼近,我知道他们这么多人,并不是担心我能逃掉,而是担心我处于困兽犹斗的状态,会拉他们几个陪葬。
  转身,我直接拔腿狂奔,这是我一早想好的计划,那便是跳下山池!
  东哥的话,我只是哼哼唧唧的,根本就当是狗屁,我没那么天真,史密斯估计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我信他的才是傻子。
  身后立即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他们明显是慢了一拍,以为东哥的话让我的心理防线崩溃,我已经是放弃了别的想法,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已经拉开了距离。
  我一路狂奔,等他们全都围过来时,我已经站在了虎子下水的地方。
  我将那拴在石头上的藤绳一扯,直接抛了下去,顺着藤绳下到一半,我将刀子一挥,切断了绳子。
  我这是斩断了自己的退路,同时也是斩断了他们想要活捉我的妄念。
  噗通一声,我落入水中,水的温度果然不凉,但这么放眼看去,距离山池中央的沉船,遥远的令人绝望。
  我的水性一般,但这一刻,我别无选择。
  身后上方传来约翰森暴跳如雷的大喊声,还有东哥的劝慰声。
  我冷笑,这个狗东西,就知道讨好别人,在公司的时候,业务能力是可以,但还真没到总监的程度,也就是靠着这一套,才爬到了那个位置。
  想不到到了荒城,依旧如此,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池水水面幽暗一片,几点星光洒落,被我游动带起的水波给震碎,再凝聚,身后的叫喊声渐渐小了下来,我回头一看,已经是游到了一半的路程,但体能已经是有些吃力。
  前一刻的大战,消耗很大,这时候是考验意志的时候!
  我知道约翰森他们会死守在岸边,甚至有可能正想方设法,下水追杀而来,但我晓得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我尽量让自己分心,不去想着体能的问题,不去想船体离我还远的可怕的事情。
  我想到拥抱雪莉的夜晚,想到那晚守夜,边姐为我披上薄衣,最后让我枕着她大腿入梦的一幕,想到卡门误食了那种果子,我抱着她被雨淋了一夜的那一幕。
  我想到了很多,渐渐的,我有点头晕脑胀的,体能几乎是到了极限,我感觉自己有些轻飘飘的,身体有种抽离的感觉。
  蓦地,我晃了晃脑袋,前头的船体已经清晰可见,这对我来说,几乎就是强心剂,一咬牙,我甚至将刀子掏出,在胳膊上划拉了一刀。
  血的味道还有疼痛的感觉,让我吊住了一口气,我开始加速,将头潜入水中,一路潜凫。
  当我换了好几次呼吸,最终登上这艘残破的战船时,我直接躺下,身体舒展成一个大字,脑子没有任何的想法,空茫茫一片。
  当第二天的天光刺疼我的眼睛,我才知道我整整睡了一夜,艰难地撑起身子,往山池那头看去,远远的能看到好些个人影走动着。
  一阵浓烈的腐臭味袭来,熏的我脑子发疼,我明白自己的感官正在恢复。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摇晃晃的挣扎着,往船体的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