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3 猛禽
  从里头看上去,船体并没散架,偶有几根折断的船板斜楞支起,总体来,这艘战船的构架和原貌还是能想象的出来。
  但看着不像是加勒比海盗那种大木船,倒像是古时的大船舫。
  也就是古时规模较大的有点实力的花楼,在某些节日,比如花灯节啥的,用来招揽花花公子哥等金主,下血本跟船行组来装饰一番的那种。
  我查看了几眼,并没有看到船炮炮洞啥的,但满眼的尸骨马骨还有盔甲刀剑,又让我迷糊了。
  我又饥又渴,懒得动脑子,就这么支着船舱的舱壁,慢慢走下去。
  山池的池水有些发咸,我不敢冒险,我宁可再撑一段时间,实在没辙了,再考虑,否则就跟在海上漂流的人一样,渴到某种程度,狂饮海水,那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虽然是大白天,但越是往下头走,光线越是幽暗起来,勉强只能看清个轮廓,等我的眼睛适应了光线,我已经下到了主舱。
  尸骨马骨依旧是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我不清楚这艘战船之前是发生了什么,我检查了几具尸骨,没看到什么明显的挫伤之类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些将士可能不是死于杀戮。
  那可能是什么情况?
  也许就是龙吸水吧,而船体之前是完全沉没的,只不过山池的水位下降了,我想。
  我本来对吃的没抱啥希望,而且从尸骨看来,这艘船起码沉没好长时间了,即便是有食物,那估计也是不能吃了。
  我的目光被一具尸骨吸引,这应该是这些将士里头的最高指挥者了,因为尸骨上系着类似披风的玩意,战甲的颜色跟之前所看到的,也是有所不同。
  我走到跟前,发现这尸骨身下的马骨,也就是坐骑,骨架看起来,比起其它的也是要大上不少。
  “应该是领导了!”
  我撇撇嘴,嘴角一翘,嘀咕了一声。
  我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从这具披风尸骨跟前,捡起一柄剑身下场无比的长剑,一晃,还是柄软剑,我尝试一弯,想看看它的柔韧性,很快的我几乎是瞠目结舌。
  这柄软剑跟皮带似的,竟然能首尾相连缠成一圈,松开之后,又恢复了锋芒,我抄起往舱壁挥了挥,舱壁应声出现一道痕迹。
  好东西!我暗叹一声,直接将它缠到腰上,左看右瞅的,挺满意,挺拉风!
  除了这柄软剑之外,这具披风尸骨跟前,还有一个类似虎符的东西,实际上更像是一块黑玉,上面刻着图案,看不出是什么,也许是种猛兽吧。
  另外还有一幅轴卷,羊皮所制,我摊开一看,有些残破,上面似乎是画着地图,还有标注,文字像是拉丁字母,我一个字都看不懂。
  除此之外,没啥吸引我的东西了,那些盔甲弓弩还有唐刀,我瞅都不瞅一眼,在我看来,顶不上一块面包现在。
  我想了想,还是将那块黑玉收了起来,羊皮轴卷我也收了起来,因为感觉这上头画着的地图,有可能是关于这座荒城的,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山池。
  我摇摇晃晃地想要走上去,脚下踢到了东西,光线不好,又是小玩意,我不可能什么都看得到,走前几步,捡起来一看,是个小瓶子,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应该不是瓷瓶。
  我晃了晃,有些惊喜,里头传来液体的晃荡声,我打开倒出来一点,闻了闻,我一开始以为有可能是酒水啥的,但闻起来没啥味道。
  我捧着它小心翼翼走上最上头的船舱,直接靠在舱壁上,远远一看,那些鸟人还在山池那头走动着。
  我探过头看向令一边,崇山峻岭,像是巨兽的脊背,顺着山池的那头,延伸到天际。
  我不知道我如果活着抵达山池对岸,能不能绕回荒城,但我别无选择了,再等下去,我恐怕连最后的体能都要耗尽。
  我没有奢想找到食物,前番下去,也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现在我捡上来这些玩意,软剑是挺拉风的,但不能填饱肚子解渴,没啥卵用,至于黑玉跟羊皮轴卷,对我而言,可有可无。
  唯有手里这个瓶子,算是给我一点希望,我舔着嘴唇,谨慎地再闻了闻,甚至用指尖沾了沾倒出来的液体,似乎跟清水没啥区别。
  麻痹,不管了,我再看一眼身后的崇山峻岭,一咬牙,灌了下去。
  咕嘟咕嘟,一股清凉流经我的喉咙,没啥味道,我甚至在闷头灌完之后,静静等待了一会,很快的,我拳头一握,有种赌徒赢钱的快感。
  我还是感到乏力,但至少口渴的感觉缓和了不少,起身,我捡起一把唐刀,走到那几根斜楞支起的船板跟前,费了些功夫,砍下几截。
  我又四处找了一会,船上并不缺绳子,虽然缆绳有的部分已经朽烂,但割掉这部分,再重现绑上死扣,应该没多大问题。
  我将这这几截杉木绑在一起,捣鼓成一个简易的木筏,随后就被我搁置在一旁。
  我又坐回到原处,脑子迸出好几个念头。
  如果我利用简易木筏安全渡到山池对岸,就意味着我要穿过那片崇山峻岭,这中间的困难,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有多艰险。
  可如果我继续耗着,没有食物补充的情况下,又要面对留守在那头的约翰森的人,跟坐以待毙没啥区别。
  思忖了一会,我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朝对岸那头竖了个中指,随后将羊皮轴卷绑在木筏上,揣上那块黑玉,将木筏丢下去之后,我纵身一跃……
  我听到啊啊的大喊声,看到几个人影在跳脚,跟跳街舞似的,我心里头骂了句喊你麻痹,你们不敢冒险过来抓老子,还想着老子主动游过去送上门?
  山池的水面很平静,我趴在木筏上,尽可能地节省力气,很快的,我缓缓地往前推进着。
  渐渐的,后头的喊叫声微弱下来,而我距离山池对岸越来越近,我明白,如果不是靠着这个木筏,以我现在的体能状态,根本游不了这么长的距离。
  原先山池的那一侧,虽是没什么障碍,但犄角之处有一处天然的峭壁,成了阻止他们绕过来的屏障,现在他们只能干跳脚,而我快接近池边时,回头看过去,已经看不到什么人影,大抵是散了,应该是回去通知史密斯去了。
  我这是绝地逃亡,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而他们只不过是奉命行事,想要追上我,就必须得冒险游到沉船,再依法炮制,利用杉木制造简易木筏,只不过我知道他们没这个勇气。
  因为他们大可想别的办法,甚至是瞒着史密斯说我已经死了,也算交差,毕竟史密斯并没有在现场。
  这只是我的猜测,很快的我收回心思,因为我已经能看到山池这一边的萋萋芳草,甚至能看到几只羽色鲜艳的鸟雀在盘旋着,很快就飞上空中,飞进了岸那头的林木里头去。
  没多久,我取下羊皮轴卷,弃筏上岸,一路查探着路线,尝试了无数次,差点采空坠下,好在最后撑着一口气,总算是攀上了一片峭壁之上。
  往下俯瞰,山池的全貌尽在眼中,更远处,郁郁葱葱的后头,荒城的塔尖隐隐可见,另一头的剑山依旧是耸入云端,而那条银带,则就是港口的方向了。
  我不敢多逗留,唯恐饿的头昏脑胀的我,一个不留神,跌下峭壁,一切的努力就白费了。
  我小心翼翼起身,看了一眼这边的地形,只可惜满眼的山峦叠嶂,根本看不到什么林木稀疏的地方,路,是不存在的!
  但眼下我知道,最要紧的是食物!
  有鸟的地方,就有鸟窝,有鸟窝,就有鸟蛋!
  我抬眼看了下天空,好一会,我看到了之前哪几只羽色鲜艳的鸟雀,它们在比翼双飞,它们在啾啾鸣叫,它们很欢快,但很快的,我知道它们的下一代,将会成我的食物。
  我小心攀下峭壁,目光死盯着,直到它们飞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梢。
  我抽出软剑,本来想扔掉那把泡水的左轮,想了想还是揣了回去,之后我一路扫荡着眼前的荆棘,走到了那棵树下方。
  连吃了七八颗鸟蛋,我拍了拍肚子,靠着大树本想歇息一会,一道厉鸣声惊了我一个冷颤,抬头一看,空中出现一道影子,金黄色的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转念一想,我头皮一麻,这才意识到不对劲,之前羽色鲜艳的鸟雀才多大,我低头一看那些被干光的鸟蛋壳,竟有拳头般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