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4 我是难民
  金色的影子疾掠而来,不可思议的是,顶头林木繁多,枝桠更是密杂无比,可这影子愣是犹入无物之境,禽身并没有碰到丝毫。
  我感叹造物主的伟大,愣神之际,这只影子已经清晰可见,翅膀刹那张开,起码得有两米之长,浑身的羽毛斜立着,乍看上去,像是金属薄片,禽喙跟铁钩一般,已经朝我俯冲而下。
  我印象里头没见过这种猛禽,似雕似隼,比起猎鹰要大上几倍,关键是它身上的羽毛已经不叫羽毛了,说是铁片都行。
  我当下不敢怠慢,知道这是惹到厉害的主儿了,麻痹,肚子饿得肚皮贴脊背,我哪里会想到这鸟蛋的大小不对劲。
  一股脑的全给干完了,这时候还想着歇会消化消化……
  我一下子扯开缠在腰上的软剑,本想抵抗一番,再找机会溜进更加密集点的林木,毕竟这猛禽再怎么牛逼,没有空间给它俯冲加速,能奈我何?
  我手中紧握软剑,却是看到这猛禽竟然不是用禽喙攻击向我,而是那双禽爪,我定睛一看,几乎是蒙圈了。
  这尼玛跟铁耙差不多了,钩子就像是波斯弯刀,而那强壮的禽腿几乎比我的胳膊还粗。
  我愣神的间隙,这只猛禽发出一道类似鹰唳的声音,禽爪已经朝我扑来。
  我急忙一闪身,躲在树后,咔嚓一声,我侧身一看,树身竟是被直接抓出大片的木屑,木头的芳香迅速弥漫,害的我打了个喷嚏。
  我有点傻眼了,这要是躲避不及,被结结实实地抓伤,我的身体起码得被抓出一大块肉来。
  金黄色的翅影闪烁,一道劲风狂扫而过,这猛禽挥动翅膀,没有丝毫的停顿,朝我扇来,威力仍旧是不可小觑,我甚至看到树杆上出现好些到浅浅的裂痕。
  完了!我知道我吃了它的下一代,这是要跟我拼命。
  当下不敢再逗留,一个侧身闪出,瞄了几眼,看向不远处还算茂密的林丛,反手软剑一挥,叮的一声,我的虎头一震,差点脱手。
  当下倒吸一口凉气,这尼玛不是看着像金属片,而就是金属片啊,至少这硬度,已经超出我的想象。
  我讶异的不是这只猛禽的来路,毕竟我之前见过那种怪蜥,多少是有点见惯不怪了,我讶异的是这种猛禽的强悍攻击力,以及这种反自然的进化。
  铁钩似的禽喙,铁耙般的爪子,还有这金属薄片一般的羽片,简直是妖孽般的存在。
  我根本不敢再朝它攻击,拎着软剑就这么狂奔着,我能感受到后头强大的气息,还有那令人胆寒的厉鸣声。
  我疯狂的奔跑着,快没入林丛之前,回头一看,这只猛禽直直地升空,随后收起翅膀,掠向林丛的顶头,我抬头一看,能看到金色的身影,透过枝桠缝隙,映入我的眼帘。
  我知道我这是被死死盯上了,我知道动物界里头,鹰隼这类猛禽的视力,简直是强悍到发指的程度,几百米之内的虫子,都能看的一清二楚,我这么大的个头,要不是有树木枝桠遮挡着,早就在它的攻击范围之内。
  我没敢停下,一路狂奔着,幸好这片林丛够长够宽,一路郁郁葱葱看不到底,我不敢心存侥幸,心想着先跑着,到了没有树木掩护的时候,再想办法。
  期间我尝试改变方向,可抬头一看,这只金色的影子在天穹之上,死死地跟紧我,我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一路狂奔了不知多久,前头的林木渐渐稀疏,隐约可见那片山脉,几点白色的身影在移动着,似乎是羊群,也有可能是其它动物。
  再奔跑的一段路程,我看到了山脉的最低处,出现一片平原,我看到了沿着山腰上,竟然是出现一条山路。
  虽然这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铺着石条或是开凿出来的路,但从两头杂草荆棘丛生,中间却是光秃秃的一片,可以看出,这应该算是一条通道了。
  抬眼看去,目力所及之处,我看到一群群的似牛似羊的动物,缓缓移动着,很快的,我看到一头高大无比的动物,应该是马,上头有人影坐着,一根细细的绳子是不是甩动。
  结合着我自己的常识,我像是荒漠中行走多时的人,看到了绿洲一般,直接冲出了林丛。
  这尼玛有救了,肯定是荒城附近的部落啥的,甚至可能是游牧民族,当下我没有思考更多,我只想摆脱头顶上该死的猛禽。
  我跑上山道,砾石搁的我的脚底生疼,但我几乎连喘气都不敢多喘几口,时不时瞅着空中一眼,那金色的影子就在我身后上百米的空中,越来越近。
  我一边大声疾呼,我知道游牧民族一般都是骁勇善战的,如果对方愿意救我,合两人之力,我肯定能从猛禽口中捡回一条命。
  跑到山路的大半处,眼看再坚持一会,就能顺利踏上那片草原了,我甚至已经看清楚那些移动的动物,浑身长着浓密的白毛,就跟牦牛一般,只不顾颜色不一样罢了。
  一道鹰唳传来,狂风劲扫着,我感到自己身体有些不受控制地摇晃着,再回头,这尼玛,这只猛禽全速俯冲的速度,简直超出我的想象。
  那双利爪越来越近,转眼间已经出现在我上空不到十几米之处。
  我估算了下距离,再盲目往前冲,肯定是来不及了,当下一咬牙,索性站着不动,我的手心满是汗水,甚至当心这只猛禽智商爆表,猜透了我的心思。
  很快的,这只影子出现在我的上空更近之处,张开翅膀,像是一只远古大鹏一般,遮住了大半个天空,此时,我终于明白,一叶障目这个成语,原来是这么生动。
  我折身往林木的方向缓缓移动着,就在它以为这就是我的躲避速度极限时,我全力转身,再度朝草原平地饿方向跑去。
  我丝毫不敢松懈,饶是如此,我的速度还是太慢了,这只猛禽浮俯冲的同时还能调整姿势,我将软剑解下,就在此时,利爪已经朝我的头部抓来,巨大的惯性带出一道狂风,扫荡在我的脸上,我的身体,我微微后退了几步。
  “我日你妹!”
  我大吼一声,身体快速后仰倒地,手中的软剑倾力一挥,剑身斩在猛禽的利爪之上,迸出火花,发出了金属的摩擦声,听得我牙痒痒。
  我的身体只要再高那么十公分,肯定就已经是被这恐怖利爪抓的稀巴烂,我感觉自己的脸庞上方,像是开过一架小型飞机……
  没有丝毫的停顿,我翻身起来,朝草原狂奔而去,等猛禽再度调整攻击状态,我已经距离那个我认为是牧民的人,不到几十米。
  “帮帮忙!”
  “HELP!”
  我也不管此人听不听得懂,甚至我都看不清楚这人是男是女的,反正他坐在那匹高大骏马上,挺威风的。
  眼前的那些白毛动物,更像是印象里的水牛,只是没有长角,很温驯,我这么又是狂奔又是大喊大叫的,它们四面八方逃散,没了一开始的“闲庭漫步”。
  那道金色影子又在我的余光当中出现,而我已经穿过“牛”群,此时一道娇喝传来,只见一道箭影乍现,嗖的一声,竟是直直朝金色猛禽射去……
  我回头一看,金色影子先是滞空,可这道箭影又快又准,竟是直接没入了猛禽的腿部,这猛禽身上覆满羽片,唯独腿部之处光秃秃的,这……
  又是一道鹰唳,只不过这次要凄厉一些,没多会,这只猛禽化为金色影子,飞往林丛那头,直至消失不见。
  一人策马而来,最先吸引我眼球的是那印第安部落的发饰,五彩的羽毛编制成类似扇子的形状,他背对阳光,我看到只是个剪影,披风随风摆动,好不威风。
  一开口,却是个女子的声音,语法混乱,我听得很费劲,又像中文又像英文,声调也是怪异的一比。
  “我是难民!”
  我当下不管三七二十几,本来想说自己是逃亡落难的,一不留神,说出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