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5 套汉子的她
  我看不到她的表情,此刻在阳光的映照下,坐在高大骏马上的她,简直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将军,而我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难民。
  我听不出她的语言,究竟是属于阿尔泰语系还是汉藏语系,或是根本不属于七大语系,我只知道她的射术很牛逼……
  我见她没吭声,似乎是在辨识我的身份或是其它,想着稍微挪挪脚步,好看清她的相貌啥的,她的身形一动,张弓搭箭,剪影之下,简直是潇洒的令人发指,我想古时的穆桂英和花木兰,也就是这样了吧。
  丫还担心我对她不利?
  我心里有着小九九,但我不敢有别的想法,说起来,人家是东道主,老子现在都不知道闯进了什么地盘,我只好站住不动。
  随后我语气尽可能温柔起来,陆陆续续说着,无非就是我如何被追杀,如何逃入山池,如何被那猛禽一路逐杀……
  大概是我温柔好听的声音打动了她吧,我想,随后我听到一声尖啸如云的口哨声,没多久我就听到阵阵马蹄声,从远处山峦的尽头拐了进来,大概有七八批高头大马,风驰电掣而来,骑马之人呼噜噜的一顿大喊,大概是想震慑我吧。
  我是苦不堪言啊,眼前这女子,我甚至都看不清脸,但我知道她的射术,所以我现在根本就是刀砧上的鱼肉,那些策马而来的人,根本没必要再吓唬我。
  我就是再扛吓,也不能再这么过分了啊。
  我就这么呆着不动,直到那群马队奔跑过来,我只是扫了一眼,都有点傻眼了。
  一个个体格彪悍的不行,身上的服饰有些臃肿,更衬得他们跟巨人似的,跟职业打篮球那些家伙应该有的比了,多是挎着长弓,头上绑着扇子形的羽饰,似乎就是我之前所见的那种鸟雀的羽毛所制。
  我不知道这些彪悍的牧民是什么人种,相貌看着有点混血,皮肤粗糙,脸上挂着高原红,一个个都是大胡子,年轻点的,胡子相对来少则没那么浓密,这让我想起蒙古大汉,果然游牧民族,都是有些相似的。
  我这么一看,感觉这些人应该是这个女子的亲戚兄长啥的,估计就是在山峦阴凉处休憩一会,难怪一个女子,这么几群的白色“牦牛”,她怕是再有能力,也看牧不了。
  这种阵仗,我了个擦的,要说我还能云淡风轻,那是假的,但我在不了解情况之下,也不能苦着个脸,万一被当成是入侵者啥,怕是连句话都不给说,直接给射杀。
  “我滴,难民,我滴,好人!”
  我决定反客为主,赶紧给解释解释,好在有一种语言叫做人类语言,那就是手语。
  我比划着,抚摸着自己的心脏,指向来时的林丛,还有几乎只剩下一个尖角的剑山,解释着。
  马队之中为首一人,威猛无比,眼神也是炯炯有神,他像是看着一个小丑一样,看着我,眉头皱着,很快的,他将身上的大弓取下。
  我日你锅!
  我心头在骂娘,老子都这么温柔地解释了,还要将老子给杀了?
  我低头一瞅,心想会不会是缠在腰上的软剑,让对方误会了,毕竟这么说都是武器,对方说不定认为我有敌意。
  这一来,我赶忙解下软剑,犹如蛇游一般,剑身在晃动着,而我这举动也许是刺激到了那个为首之人,他坐下的骏马扬起马蹄,马啸了一声,马蹄再度落地时,箭矢已经搭上他的长弓。
  我整个人傻眼了,这么近的距离,跟枪火有啥区别,我的手腕一动,软剑掉落。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想,这时候就是最好的诠释。
  那女子此时开口,跟这为首的汉子说了几句,叽里咕噜的,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自己隐隐约约能听懂一点,就像是在城市长大的孩子,回到外婆家,虽然已经听不懂方言,但总感觉自己基因里刻着这玩意,有点共同之处。
  那汉子将长弓放了下来,也许是那个女子的话起了作用,也许是我丢剑的动作,让对方的警惕暂时打消。
  蓦地,我想到了身上的羊皮卷轴,赶忙取出摊开,我想着既然比划手势不行,看他们能不能看懂,毕竟以我的猜测,战船上的将军带着这幅卷轴地图,可能跟荒城周边的地形有关,甚至连带这里都包括了。
  这一招果然起了奏效,眼前出现一道鞭影,我的手一空,羊皮卷轴已经落到女子手中。
  我趁着没人察觉,悄悄地侧侧身,骏马上女子的脸,映入了我的眼帘。
  一身兽皮剪裁的服饰,有些贴身,透着一种野性的气息,此时低头看着那张羊皮,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眉宇间透着英气,五官精致,俏鼻鼻尖上有一颗淡淡的美人痣,更是增添了几分独特的美韵,大概是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直视了我一眼,竟是那种桃花眼,可眸子里却无分毫媚意,当真是让我看傻了。
  我以为会是个粗糙的部落妹子,想不到竟然是个如此好看的女子。
  也许是我的目光没有收敛,此时一声爆喝传来,震痛我的耳膜,余光看到为首汉子身旁的一人,是个青年男子,已经是搭弓,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什么,我能感受到他的怒意。
  乖乖,这不会是传说中的没开化的部落吧,难不成多看一眼女子,就得惹上这么大的火气。
  女子喝了一声,这个大鼻子大嘴长着一张虎面的青年,这才皱着眉头,死死地瞪着我,一脸不甘心地收起了长弓。
  我算是看明白了,尼玛的,原来这是在吃无名醋啊,也许女子是他的情人或是啥的,他觉得我的眼神里有别的心思,这才大动肝火。
  此时,女子朝为首的中年大汉说了一声,递给了羊皮,那中年大汉扫了一眼,再递给其余人,随后这些人叽里呱啦一番讨论,时而看向我,时而看向剑山的方向,那眼神我一时半会看不出什么心思,这时候,我才明白读心术是多么地重要。
  我就这么愣愣地站着,一直听他们讨论着什么,有点感觉自己跟动物园的老虎一样,被买票的观众视觉上一番圈圈叉叉。
  很快的,女子的语气带着点疑惑,蹙着眉,问了我几句,也不知是好奇我这个人,还是好奇那幅羊皮地图。
  她尝试者比划手势,我瞅了半天,只能是耸耸肩摊摊手,示意自己听不明白。
  她叹了口气,朝为首的中年大汉看了一眼,随后手中的鞭子一甩,直接将我兜住,我匆忙大喊着,你这是要干什么,我是难民,你们不能这么对待一个良民!
  也许是我的表情外加动作,跟被冤枉的无辜人一模一样,这女子竟是被逗笑了,这一笑,有点倾城!
  她朝我指了指马背,我反应了一会,才明白,看样子这是要将我当做俘虏拿下啊。
  没有再给我开口的机会,鞭子一兜,我竟是直接被卷上了马背,说实话,我有点不知所措,虽然我看到她射向猛禽的那一箭,料想她的身手不凡,但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强悍的力气。
  我想到那首歌,套马杆,只可惜我不是套马的汉子,我是被套的汉子……
  我就这么坐到了马背上,坐到了这个女子的背后,她的双腿一夹,马啸一声,我一个惯性不稳,急忙之下抱住了她的腰。
  我听到虎面青年的大喊大叫,瞥了一眼过去,为首的中年已经下马,将我的软剑捡起,随后跃身上马,一行人策马奔腾,跟在我跟女子的身后。
  身前女子回头瞪了我一眼,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抱住她的腰,可老子这也是迫不得已啊,再牛逼的人,这狂奔的速度,要是摔下去,我这张脸……
  我不知道我这是要被带到哪里,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老子要是语言专家就好了,只要沟通没问题,我想他们不至于会滥杀一个难民……
  马队绕过山峦,一路马不停蹄,奔跑了许久,远远的,视线里出现了一片营寨,似乎就是部落的地盘了。
  我抱得更紧,也许这一次,面对未知的恐惧,我是真的有点手足无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