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7 真假美猴王
  一声尖啸入云的口哨声响起,我心头浮现的心思,就全都瓦解了。
  我还在盘算着这丫头好天真,当真以为我会甘心困在这个破陋的小毡房里,当真以为老子不会逃跑,只可惜我错了。
  这声口哨之后,十几匹高头大马从不远处的毡房出现,奔腾而来,将我团团围住。
  大马金刀,是卡姬丽的族人没错,但应该是她的马仔手下之类的,我在金色毡房那头的遭遇,知道她在这个部落的地位不低,所以看到现在这一幕,没有多大的起伏。
  这些部落大汉将我团团围住,我扫了一眼,当下没了脾气,只得没入了小毡房,有种等待命运判决的意思,苦逼的不行。
  里头还算干净,意外的是还有张白色的毛毯,应该是那白色牦牛的皮毛编制的,我躺了下去,没多会,有人送来吃的喝的,奶酪还有一大块手抓肉。
  我填饱肚子,起身推门想看看,一把大刀拦在跟前,我又退了回去,重新躺在毛毯上,也许是一路奔波的,有点乏困了,倒头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的吵闹声把我吵醒。
  醒来时,卡姬丽带着一个满脸油汗,皮肤松弛的中年人进来,我一眼就明白,这人遭了不受罪,不是挨打的那种,而是在高强度的劳作下,整个人吃不消的那种。
  从他松弛的皮肤看来,此人之前体态应该是属于富态那种人,只不过在短时间内暴瘦,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现象。
  此人脖子有点歪,也许是天生的,也许是其它,我不清楚,进来看到我,目光闪烁,随后看向卡姬丽,估计一时半会的,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跟卡姬丽交流了几句,属于被动的一方,只不过他的语句很简短,且经常卡壳,我甚至觉得他是个结巴。
  卡姬丽就站在一旁,跟这个歪脖子再说了几句,随后歪脖子连连点头,这才朝我看来,打量了我几眼,用英文试探性问了我一句。
  我心中大为惊喜,就像是哑巴的人,突然发现自己能说话了,那种感觉,简直了。
  歪脖子问我,我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越是着急着解释越是不利索,好不容易才说清楚我是来自荒城那头。
  大概是因为听出了我的口音,觉得不正宗,歪脖子看了一眼卡姬丽,随后用日文韩文问了几句,我先是摇摇头,随后堂堂正正地说,IAMChinese!
  “老乡啊!”
  歪脖子大呼一声,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一下子有点失控,几乎就要朝我抱来。
  好在卡姬丽在他身后喊了一声,他这才忍了下去,随后卡姬丽跟歪脖子简短说了几句,似乎是交代着什么,歪脖子连连点头,很是恭敬,等卡姬丽推门走出外头,他这才松了口气。
  “小兄弟,你是永恒号上的游客?”
  我心头一震,这才意识到,事情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诡奇。
  我本想全盘托出,但想了想,还是留了个心眼,避开了这个话题,问此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跟个奴隶似的。
  也许是我的话触到了他的内心,他叹了一句,开始打开了话匣子,更多的是情感的爆发,有种老乡见老乡,感慨颇多,两眼泪汪汪的意思。
  我听了一会,才算是摸到了些脉络。
  原来此人正是永恒号的乘客,此前是个老学究,语言类的专家,这次去巴西是为了参加学术探讨会,有点知名度的那种。
  永恒号沉船时,他跟很多乘客被龙吸水抛到了草场后头的山峦,落在那片松针林当中,不少人摔死,运气好的,因为松针树的层层缓冲,活了下来。
  而他则是幸运者之一,此后为了生存,在松针林附近出没,没想到却是被这个部落的人发现,连带着那些幸存的,都给抓到了这个部落。
  按他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作出判断,这个部落并非仅仅是以畜牧为业,渔猎为辅,逐水草而居,而是掌握了最简单的冶铁技术。
  而且,这个部落还保留了奴隶制时期的蛮荒文化,正好冶铁需要人力,他们这些人则是充当了矿工。
  听到这里,我放下了防备心,有些同情歪脖子教授,我想安慰几句,可自己现在的境遇也好不到那里去,话也就吞了回去。
  “教授,她让你过来,跟我讲这么多,就是为了让我去当什么矿工?”
  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似乎不大可能,可我有想不到什么头绪。
  歪脖子听到这话,脸色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满眼的惊惑,问道:“小兄弟,你是从迦玛帝国那边逃过来的?”
  “啥?”我有点不知所云。
  歪脖子又说,根据卡姬丽的交待,他这次被人从矿场那头带过来,就是为了问清楚我的来路,因为那张羊皮图上的印章还有文字,是出自迦玛帝国,而卡姬丽所在的部落,叫做乌拉图部落,是迦玛帝国的隶属部落,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但这片区域的诸多部落,对于迦玛帝国,有着一种深入骨髓的敬畏。
  我摇摇头,有点茫然,简单地跟歪脖子说起关于荒城的一切,可奇怪的是歪脖子似乎对荒城那头,一无所知。
  我想了想,也许这跟以前的那种说法有些类似,所谓的城市囚笼,很多社区的邻居,即使是对门的邻居,居住了十几年,都不知道对方一家人长啥样,什么工作等等。
  而这片草场,也许乌拉图部落迁移来也没多长时间,并没有涉足荒城那一带,所以从这一点来看,歪脖子一无所知也是可以理解。
  我满脑子只想着逃回荒城,对于歪脖子说的这些,并没有多大兴趣。
  我问:“教授,你一会跟那个卡姬丽说出我的来历,他们会不会把我放走,我可不想在这里当什么矿工。”
  不料教授摇了摇头,有点无奈地说道:“小兄弟,他们这是属于软禁,也不全然是对我们有恶意,至少食物和水还是提供给我们,我知道他们疯狂冶铁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我有点被勾住好奇心,顺口问了一句。
  “部落之间也是有势力划分,乌拉图部落之前很强大,几万的人口,这些年被其它势力排挤,人数骤降,直至迁移到这片迦玛帝国最偏远的草场,好不容易缓过来,眼下正抓紧壮大实力,为的是完成反扑!”
  我又问:“所以他们疯狂炼铁,是为了打造兵器?”
  歪脖子眼里出现了欣赏的神色,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说道:“不仅仅如此,他们是为了打造盔甲,打造铁骑,这很重要,一旦盔甲批量造成,上百人数的铁骑冲锋陷阵,对抗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普通骑兵,也是占据上风。”
  “但他们的想法不单单是这些,乌拉图本是迦玛帝国周边诸多部落里头最强大的几个之一,他们的后代当然想着重新崛起,所以他们一直想着结盟,甚至不惜献上宝马美女,给迦玛帝国的使者,只可惜……”
  “可惜人家看不上!”我顺着自己的思路,回了一句。
  歪脖子眼中大亮,似乎是看到了知音一般,夸了我一句聪明,他这一夸,我反倒是意兴阑珊。
  这你妹的,两人里头,一个是近乎奴隶的身份,一个被人囚禁在小毡房,生死未卜,还有心思扯乌拉图部落的兴盛一事,吃饱了撑的。
  还别说,吃完奶酪跟白色牦牛肉,倒真是有点饱。
  “小兄弟,你还不明白吗,你身上有迦玛帝国的东西,他们感兴趣的是这一点,可看你这样子,又不像是迦玛帝国那边有权有势的人,所以他们才让我来问个清楚,如果你没能起到什么用处,只能跟我一起,去矿场劳作,至于以后,谁知道呢,说不定会杀了我们……”
  歪脖子的眼神黯淡了下去,也许这才是他担心的一点。
  “教授,想要离开这里不?”我脑子快速转动着,随后脱口而出。
  “什么意思?”歪脖子一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得需要你配合,我暂时只是有个计划,还不成熟,你一会跟卡姬丽说我是迦玛帝国的人,至于身份,你就说我不方便透露,留个悬念,给我缓冲的时间,后头我再想办法,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带你们回荒城!”
  我的话一说完,歪脖子还没做出回应,卡姬丽已经推门进来。
  很快的,在我的授意下,歪脖子照着我的意思,跟卡姬丽说了几句。
  卡姬丽只是听着,时不时看向我,美眸依旧是清澈当中带着英气,夹杂着疑色。
  很快的,歪脖子眸子一滞,回头看向我。
  “小兄弟,她让你等着,说是迦玛帝国的使者晚点就要到…那几个使者跟个钦差大臣似的,乐不思蜀,就在这周边的几个部落转来转去,无非就是想捞够好处,再回迦玛帝国。”
  我一听,有些傻眼了,这是要把我往死里逼啊!
  我还没琢磨出个对策,卡姬丽又问了歪脖子教授几句,随后只想毡房外头,示意我出去,估计是让我到族长那头候着。
  这一出去,可就是好比真假美猴王一样了,而那些迦玛使者,会是如来吗?
  一旦辨别出我是赝品,当矿工还是其次,估计金刀一划,我就得见阎王爷了。
  关键我也不懂迦玛语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