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8 他让你跪下
  我傻眼,歪脖子教授则是叹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神,有种眼睁睁看到有人往火坑里跳的感觉。
  他跟我一样,都没想到迦玛帝国的使者会出现的这么快,现在看来,也许我在睡觉的时候,乌拉图部落的人,已经着手鉴别一事了。
  “教授,迦玛帝国的疆域有多大?”
  我告诫要冷静,我一个小百姓,无非是会点拳脚,要想冒充一会迦玛帝国的人,当真需要点运气跟心计。
  歪脖子此时已经走到门口,也许他认为他这次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我这么一问,他驻足,看了一眼卡姬丽,见卡姬丽并没有那么严苛,便回了我一句。
  “小兄弟,我哪知道啊?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只知道那些迦玛使者从迦玛帝城出使一次,得有个把月,还都是骑着那种万里霞,据说奔跑速度很快。”
  “什么万里霞?”
  “一种名贵的骏马,纯种的,很稀缺,日跑万里不是问题。”
  我点了点头,脑子飞速估量着,日跑万里,就算一个月的路程,三十倍,得有三十万里了,这种疆域,号称帝国倒是不夸张。
  “小兄弟,你多保重吧!”歪脖子教授又叹了口气,这话就想是为我送行的,也许他也是有些不忍,没想到刚遇到老乡,就要看我上断头台。
  “教授,留步!我有话跟你说,你陪我走一步险棋,当我的翻译官,也许我能扳回一城!”
  “啥?!”
  我看到歪脖子张开的嘴巴,我笑了笑,这种反应很真实,侧面也是说明了我这个想法的突然性和不可预知性。
  “放心,就算失败了,也不会连累到你,你到时候只需要帮我传话就成!对了,迦玛帝国的官方语言,你这个老学究,能交流吗?”
  也许是问到了专业的问题,歪脖子的脸上浮现出那种专家特有的神色,整个人气质都变了起来。
  “什么话,我从小就是语言方面的天才,别说我呆了快一个月了,就是给我几天的时间,迦玛的官方语言,不敢说精通,交流还是没问题的,再说了,迦玛帝国的官方语言,跟乌拉图部落语言,差不多了多少,就是普通话跟四川话的区别。”
  他这一较真,我倒是乐了,我知道我的心态必要调整过来,演戏嘛,首先得骗过自己,要不然很容易被那些使者给识破。
  此时卡姬丽可算是失去耐心了,喝了一声,我看到她的手攥紧了鞭子。
  歪脖子教授也是从专家的角色剥离出来,回到了矿工的模样,连连说了几句,就迈出了毡房。
  这尼玛,根本就是忘了翻译官这一茬,也许他根本就没听进去吧。
  我深呼吸一口,大摇大摆地走出去毡房,看了一眼眼前一望无际的草场,伸了个懒腰,喊住了歪脖子教授。
  “教授,听我的,迦玛的疆土如此之大,说不定有蛮荒之地,也就是说可能存在使者鞭长莫及之处,那里的文化语言,他们未必就了解,这是其一,其二,我见过迦玛的战船,甚至那幅卷轴有可能是出自将领之手,只要我能沉住气,说不定能糊弄过去,现在我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翻译官!”
  歪脖子愣住,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微妙,以他这个年纪的人生阅历,从我的话里头,应该听出了些什么。
  我见此,看到了说服他的希望,没有丝毫的停顿,我继续说出我的想法,我知道这时候,必须要跟他说实话,一旦他觉得不靠谱,人总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理,就有可能让我的计划泡汤。
  “教授,你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如果我糊弄不成,他们即便是杀了我,也跟你无关,因为你的角色只不过是一个传话的,大不了再回去当你的矿工,但是,如果我糊弄过去了,我的地位将得到很大的提升,到那时候,我回我的荒城,你愿意跟我也成,不愿意的话,至少我觉得让你摆脱矿工这个身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他的眼神愈发微妙,眸子开始缓缓转动,我知道他已经动摇,按微表情的角度,他是在考虑。
  我走过去,拍了拍的肩头,一字一顿说道:“教授,你应该熟读红楼梦吧,我们现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啊!”
  “小兄弟,你如果真的不幸…不会把我供出来吧?”
  我笑了,歪脖子说出这话,也就意味着他已经答应了,只不过是在求个心理上的慰藉,毕竟摆脱矿工身份这个诱惑,对于饱受高强度劳作艰苦的他,难以抵挡。
  我干脆搂住了他的肩头,有种忘年交的意思,“教授,记住我的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也许是我此刻的状态,显得有些过于放松了,全然没半点难民的意思,卡姬丽蹙着眉头,一脸的疑惑。
  “教授告诉他,我是来自迦玛帝国的将领,就说这么多,不要跟她说细节!”
  歪脖子迟疑了一下,很快的,他一咬牙,我知道他已经开始进入角色,随后他跟卡姬丽说了几句,惹得卡姬丽脸上都出现了笑涡。
  也许我的难民形象,已经深入她的内心了,她根本是转不过弯来。
  我撇撇嘴,懒得搭理她,走到她的那匹骏马跟前,这一次,我决定耍耍帅,好在这点高度,不是什么问题,但我跃上马背之后,帅不过三秒,这匹该死的马欺生,一抬前腿,马啸一声,差点把我给掀下去。
  卡姬丽的笑涡顿住,我虽然差点狼狈的摔下,但至少现在是稳稳地坐在她的马背之上。
  而歪脖子见我有模有样的,眼神猛的坚定了不少,跟卡姬丽解释了几句,大抵是说要随同而去,当我的翻译官之类的。
  卡姬丽皱了皱眉头,直视着我,又看了看歪脖子一眼,很快的,她将手放进口中,一声口哨穿云,那些大马金刀的乌拉图大汉,纷纷上马。
  马群奔腾,朝金色大毡房之处奔去,我又搂住了卡姬丽的腰部,也不知是习惯了我的行为,还是其它,这一次她没有回头瞪我。
  我在马背上,搂着这个有这独特魅力的部落女子,脑子里的计划逐渐成形,随后我的脑海里闪过很多身影,边兰她们,虎子,李京龙,金智秀,沈银河……
  就是蒙蔽诸天,棒灭神魔,这一次,美猴王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苏城!
  我简直是豪情万丈,我必须得给自己一个心理暗示……
  到了金色大毡房,我果然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
  一匹奇特的体型比起寻常骏马要大上不少的宝马,出现在我眼前,通身雪白,马蹄位置却是血红色,一看就不是凡物。
  好马!我内心情不自禁赞叹一句,我甚至想象着老子能是它的主人,那得多拉风。
  骑着这匹宝马,在荒城周边兜风,拉着缰绳,抱着边兰或是雪莉,就这么一颤一颤的奔跑着,想想都觉得美滋滋。
  当然,如果卡门愿意的话,我也不排斥……
  翻身下马,我深呼吸一口,不用卡姬丽催促啥的,我朝歪脖子使了个眼色,说了一句,就进了金色大毡房。
  “教授,稳住,记得我就是迦玛的将领,你就是自我催眠,也得在这个时候,认定我就是迦玛帝国的一个小领导!”
  毡房里弥漫着牛肉的香气,还有美酒的醇香,乍看过去,摆设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面前摆着待客的矮桌,几个人哈哈大笑着,举杯敬酒,一旁还有斟酒的女子,面容姣好,应该是乌拉图的人精心挑选出来的,无非是为了取悦使者。
  那个服饰相貌跟乌拉图族人大为不同的,应该就是使者了,此时落座次席,朗声大笑着,转眼又是一杯落肚,一身华袍,蓄着一字胡,看起来气质却是过人,怕是见多识广之辈。
  主座上当然是那个额头纹着红影的族长,陪坐之人仅有几人,除了虎面青年跟马队为首的中年大汉,还有几名乌拉图的族人,我此前美见过,而迦玛使者的一旁,也是坐着一名青年,应该是使者的护卫之类的了。
  剑眉星眼,倒是生的丰神俊朗,只不过此人冷着个脸,估计是职业习惯。
  “小兄弟,咋办?”
  身后传来歪脖子有些发颤的声音,我知道这种氛围之下,他有点慌了。
  “稳住!”我头也不回,轻声说了一句。
  此时在座的人才停了下来,看到了我的出现,虎面青年扫了一眼众人,目光最后落到身上,厉喝了一声。
  我回头问歪脖子,“他说啥?!”
  “小…小兄弟,他…他让你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