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59 试试你的身手
  跪下?!
  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跪特么个头!
  不过是想给我个下马威,老子不吃这一套!
  我瞥了虎面青年一眼,只见此人鼻翼怒张,虎目怒瞪,当真是一派煞有其事的模样。
  此人肯定了解我出现在这里所为何事,只不过他打心底里,就认定我不过是个逃亡来的小人物,也许夹杂着那么一点私人的睚眦……
  根本不会认为我是什么迦玛帝国的人,这不是一次友好和睦的见面,有点鸿门宴的意思,我当然晓得。
  “教授,告诉这个煞笔,他是以什么身份跟我说话,在座这些人,难道是他说了算?”我打算打一次心理战,看看族长等人,是怎么个反应。
  我这话一落,歪脖子有点战战兢兢地,走到我跟前。
  “小兄弟,真要这么问?我看他好像是有点地位……”歪脖子这话,我真觉得不得劲,虽然我知道他也是希望我不要吃亏。
  “教授,你管他什么地位不地位的,别忘了,我们的气势不能输,要不然只会死路一条!”
  我说完这话,却是看到一道凌然的目光射来,顺着看过去,只见那个华袍使者,眼里本是锋芒乍现,也不知为何,黯淡了下去,颇是有点微妙。
  我内心呵呵,丫装什么比,吓老子一跳,又听不懂我们说什么,难不成我的表情出现了什么破绽?!
  见我坚持,歪脖子咬咬牙,点了点头,很快的,他就在我的侧边,朝虎面青年的方向看去,说了几句。
  不得不说,歪脖子教授这段时间真的是受了不少苦,也许他生性就是有些胆小怕事,从他的语气里头就听得出来,这话没半点底气。
  我知道我的意思,他是表达出来了,但在虎面青年听来,也许是另外一种感觉。
  我拍了拍歪脖子的肩头,以一种鼓励的态度说道:“教授,你做的很好,这是很好的开始,记住了,无论结果如何,气势很重要!”
  说完这话,我将目光收回,扫向主座的族长,还有那个华袍使者。
  我想观察下这两人的反应,甚至一些很微小的细节,只可惜这两人并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过多的微表情,顶多就是眼神有些微妙,可仅仅是这些,我无法做出有实质性的判断。
  而此刻,在座这些人,停下了“觥筹交错”,目光皆是朝我投来,估计心思跟我一样,也是想观察下我的反应,从而判断我究竟是什么来路。
  也许他们更多的是好奇,我面对虎面青年,竟然能如此冷静,也许我的身份有待商榷,至少不再是所谓的难民。
  我也明白,我的表现,直接关乎到我的生死!
  此时虎面青年脸色有些僵硬,这次是直接怒瞪歪脖子,大声喊着,在我的眼里,就像是个泼妇,毕竟我听不懂他说什么。
  “小兄弟,他说他是乌拉图部落长老的儿子,他的父亲察尔图是乌拉图部落的英雄,他继承着他父亲的血脉和地位,你一个奴隶,还没资格质疑他。”
  纳尼?
  我笑了,再一看依旧是一脸忿忿满脸通红的虎面青年,我已经确定,这就是一个渣渣。
  此时他已经火力开向我,唾沫横飞的,时而指着地板,这不用翻译都知道,差不多就是说我再不跪下,就得对我不客气之类的。
  我日你锅,老子怎么就成了奴隶了,这个不开化的莽夫!
  我懒得鸟他,心头盘算着,如果我此前是迦玛帝国的人,即便只是个普通人,也应该有迦玛帝国人的傲气,面对一个部落族人的这番羞辱,断不能表现的太窝囊。
  更重要的是,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迦玛帝国的将领,别说是跪下,恐怕真要跪下,也得是这个虎面青年……
  我打死没有跪下的迹象,这么一来,族长跟在座的那几个部落大佬,依旧没说啥,反倒是那个华袍使者,不经意地颌首,我搞不清楚他的心思。
  这时,卡姬丽在身后突然开口,我回头一看,只见她先是跟那个使者说了几句,语气平和,有些客气,而且从她的表情当中,看得出是不卑不亢。
  就连族长对华袍使者,都是十分客气,她却是……
  这让我心头生出了疑云,搞不懂这个卡姬丽究竟是何等身份,也许是心高气傲吧,年轻了点。
  很快的,卡姬丽又面向主座的族长,说了几句,身后的歪脖子跟我小声翻译了几句,原来她竟是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我乃迦玛帝国将领一事。
  我心头一惊,我自己都还没掌握好时机,卡姬丽倒是先说了出来。
  这话一落,虎面青年笑了,笑的肆无忌惮,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无可救药的骗子。
  一旁斟酒的几个部落女子,也是能看到动作停下,不约而同看向我,她们的笑容也许没什么恶意,但估计也不是惊诧之类的,应该就是觉得迦玛帝国将领的身份,跟我不沾边,有点离谱这般意思。
  卡姬丽此时看向我,我又看到了她的笑涡,这你妹的,恐怕她除了交待实情之外,更多的也是想看我该如何收场。
  也许在她眼中,我这种难民深入她心的人,只能是跟歪脖子教授一样,去矿场当一名矿工,为乌拉图的盔甲事业,为乌拉图的崛起大业,出点力气,仅此而已。
  要不是因为那幅羊皮图的来路不明,只怕包括卡姬丽在内的诸多人,根本懒得跟我废话。
  我撇撇嘴,没有理会卡姬丽的笑涡,虽然这种神情,更显得她的美独一无二。
  一眼扫去,在座那些人,表情虽然克制的不错,毕竟都是些老江湖了,应该知道凡是不到一锤定音之时,不可太过表露心迹,这一点,倒是让我内心有多出了几分希望。
  甚至族长开始摊开羊皮图,侧身过去,跟华袍使者交流了几句,看样子,是准备直入正题,想问我是如何得到这东西的。
  “教授,就说我跟我的部下开着战船杀敌,却不幸遇到意外,想不到为国杀敌,却要在乌拉图受到这般侮辱,让他们好好考虑考虑后果。”
  他们这种无视,一旦再这样下去,我恐怕再无翻身之地,必须得下点猛药。
  “小兄弟,你不是说过不要说细节吗,再说了,他们会信吗?我真有点顶不住了……”
  歪脖子教授苦着个脸,大概是看到氛围渐渐不对劲,他内心焦虑不已。
  “你不用担心,那艘战船上,枯骨累累,怕是被人遗忘很久了,我现在的行为,除了保命之外,相信那位将领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不会怪我!再说了,教授,我们现在都走到这个地步了,你可别掉链子!”
  不知我话的内容哪一点触动了歪脖子,他感叹了一句,忠骨埋他乡,很快的他就朝族长的方向开口,这一次,他的语气相对而言,要镇定的多。
  也许是老学究对于历史或多或少有研究吧,我扯到了战船枯骨的事,可能是这一点触动了他,我不清楚,也许!
  歪脖子的话一落,毡房里变得安静起来。
  氛围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微妙,一开始只是问清楚我的来历,也许族长他们只是想知道我从哪里得到那几样东西,现在我自称迦玛帝国将领,且提到了战船枯骨这个细节,这其中的变数,可想而知,是多么的巨大。
  无数道充满怀疑的目光射来,我不动声色,我就这么不像是一个迦玛帝国的将领?!
  这时,我看到族长朝马队那为首的中年大汉使了个眼色,而这个中年大汉微微点头。
  紧跟着,这个中年大汉当着我的面,跟虎面青年俯首耳语几句,这种私语动作一止,虎面青年霍然起身,朝我开口,这次,他没那么暴躁,反倒是有点胸有成竹的意味。
  “小兄弟,他的意思是既然你自称迦玛帝国的将领,身手肯定不差,他这是想试试你的身手。”
  歪脖子教授赶忙翻译,我一听,心头一沉,果然,那帮老家伙姜还是老的辣,终于出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