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0 黑玉虎符
  这种要求,说实在的,不算过分,毕竟这是在他们的地盘,即便我是真的将领,也找不到反击的借口。
  一个率军打仗的将领,最重要的除了谋略之外,身手也绝不会太差。
  古有三英战吕布,哪一个不是骁勇善战的英雄,我如果是一个真正的迦玛帝国将领,要是拒绝了这种要求,无疑是打自己的脸。
  我知道在座那些老家伙,目光都是毒辣之辈,这也是他们并没有喝止虎面青年的原因所在。
  虎面青年提出这个要求,正合他们的心意。
  如果他们看走眼,责任由虎面青年承担,他们顶多求个情,如果虎面青年试出真假,那最好,不需要他们出面,省心省力。
  当然,这里头不乏看热闹的人,难听点,就是看我出糗,对于很多人来说,看别人出糗,是一种乐趣……
  我沉住脸,想到一个将领,一个如我年纪的年轻将领,面对这种氛围,该如何应对。
  换个角度说,那就是揣摩,我知道话剧演员,排练的时候,一个吃饭的细节表演,碗里并没有饭菜,这时候,就是需要演员发挥想象了。
  我脑子快速转动着,回忆起我跟虎子他们大战史密斯的一幕。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也是付出了血的代价,这跟战场厮杀有啥区别。
  将在外,为的是保家卫国,而我跟李京龙虎子他们这一战,虽然没有卫国这么大的出发点,说是保家还是没问题的。
  而我恰恰算的上第三营地的话事人,说是一个小将领,并不过分!
  更甚至,我孤身一人潜入爱琴海,将沈银河她们营救,这份勇气胆量,也配的上一个将领的身份。
  内心的念头一闪,我便开了口。
  “教授,告诉他们,一个将领,就算是死在敌人的刀剑下,也是死得其所,但是如果我接受这个挑战,就意味着他们当我为敌,我的部下一旦得知此事,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小兄弟,你……”歪脖子毕竟只是个老学究,面对这样的氛围,终究是有些胆怯。
  “教授,照着我的话说!”
  见我仍旧是没有半点认怂的意思,且跟歪脖子教授这么交谈着,虎面青年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威望受到了挑衅,直接从矮桌跟前跨出几步。
  看了一眼族长,见族长仍旧是没有任何的阻止,此人径直跨步上前,站到我的跟前。
  这一站,的确是高大魁梧,足足比我高出半个头,体格也是强壮的一比,浑身散发着野蛮的气息。
  他以为自己气势滔天,我定会低眉顺眼,只可惜他错了!
  我没有丝毫的退缩,老子也是出生入死过的人,看到虎子倒下的那一幕之后,我闭眼都会浮现出这一幕,我还想着回到荒城给虎子好好安葬,我还有诸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办……
  “教授,说!”我朝歪脖子沉喝了一声。
  歪脖子见此,脸色顿了顿,便在后头颤颤地开了口。
  “…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歪脖子教授翻译完之后,最后用中文重复了最后一句,是在示意我,他已经原话复述。
  他的话一落,所有目光都齐聚在我的身上,就连那些倒酒的部落女子,也是看向我,其中一个身子一晃,酒水洒了出来。
  虎面青年噗的一声,笑出声,指着我的鼻子,回头看向族长和使者他们,叽里呱啦说着什么。
  “小兄弟,情况不妙啊,他说就你这点小身板,冒充迦玛帝国的将领就算了,还提到什么部下,简直可笑!”
  歪脖子在我身后翻译了一句,听得出来,他已经是底气全无,畏畏缩缩的,也许已经后悔当我翻译官一事。
  我没有吱声,而此时,虎面青年的面目已经变得狰狞,身形开始一动。
  我保持着百分百的警惕,眉头皱着,他的身形一动,从他腰部的变化,我就看出他这是在蓄力,准备朝我抬腿踹来。
  这尼玛,族长跟使者他们都还没吭声,我也还没同意应战,你个煞笔倒是想出风头!
  当下我脚尖点地,他那粗壮的踩着牛皮靴的脚,还没完全舒展,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流袭来,而此时,我的身体已经腾空。
  一个旋转,脚尖朝上,我眼前的一切快速地连成一个圆圈。
  啪的一声,我的回旋踢,踢在虎面青年匆忙之下挡住的右手上,落地时,我稳稳站在原地,而虎面青年则是因为抵挡之势,后退了半步。
  虎面青年脸色一变,有点难看,估计是没想到信心十足的这一击,竟是被我抢先瓦解了,反倒搞得他有些狼狈。
  他的手一伸,很快的,角落里的族长守卫,手臂一挥,一把大金刀落入虎面青年手中。
  这尼玛是想来个短刃战?!
  太无耻了,手握大金刀,面对赤手空拳的我,这已经不是想教训我啥的,这是想要了我的命!
  此时,虎面青年一脸蔑笑,叽里呱啦几句,我懒得鸟他,目光瞄向族长跟前桌子上的软剑,一看距离够远,且琢磨不出那些老江湖的心思,只能暂时打消这个念头。
  当下我只得掏出刀子,刀子在手,眼前掉落东西,一看,才知道是掏出刀子后,顺带将那块黑玉虎符扯了出来。
  我顾不得这玩意,反正对我而言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当下只想着怎么对付这把大金刀。
  按我的估计,族长跟使者肯定不会让我这么快死于刀下,毕竟他们叫我前来,就是为了问情况,关于羊皮图的来路。
  可猜测即便是准确的,刀剑无眼啊,鬼知道这个虎面青年脑子是什么回路……
  一声大喝传来,华袍使者倏然起身,他这一番大动作,别说是虎面青年,就是族长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这一声大喝,虎面青年愣住了,也许是看出了什么,一脸不甘,却也只能钉在原地,没敢再搞出什么动静。
  使者径直走来,那个冷面护卫青年,则是半步不离,跟在使者身后。
  我不知道使者为什么会突然朝我走来,但我感受的出来,那个冷面护卫,身上的气息强悍不已,这似乎不是一个感受的问题,而是近乎一种切切实实可以触摸的东西。
  至少我觉得有种压迫感袭来,甚至我能看到虎面青年身上的兽皮,微微摆动,在这无风的毡房里头,这根本是令察觉到细节的我,有些瞠目结舌。
  这难道就是迦玛帝国高手的内力?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时候我即便努力让自己表面看不出来什么,但内心已经是波澜起伏,说是心惊肉跳都不为过。
  卡姬丽不过是个女子,能将鞭子直接兜住我,甩上马背,似乎已经不是蛮力可以解释,再看到冷面护卫无意中释放出来的惊人气息,我隐隐觉得,迦玛帝国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华袍使者捡起这块黑玉虎符,目光微微一滞,一侧头,眨眼的功夫,我根本看不清楚什么,一柄刻着花纹的长剑,已经架在我的脖子上。
  “说,你时如何,找豆,这个洞西?”
  此话出自华袍使者之口,生涩,憋足,更像是老外在说中文,这尼玛,怪不得之前他会有那种微妙的表情,原来是懂一点中文。
  我回神过来,瞬间的功夫,紧紧咬着牙,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更加沉着。
  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冷静冷静再冷静,因为这一次,我面对的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对手,而不是虎目青年那种只会暴脾气的二愣子……
  一旦流露出任何的破绽,我知道,脖子上这把寒剑,将会送我到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