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1 大将军
  我根本没料到这个使者竟然会懂点中文,但当下我明白,最关键的不是这一点,而是怎样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危机。
  华袍使者直视着我的眼睛,像是在审问一个犯人,我明白,他对于这个黑玉虎符,知道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多。
  说错一句话,我的脖子,可能就要出现一道血线,随后绽放出妖孽的大红花……
  我知道我面临着两个选择,其一是告诉这个华袍使者实情,也就是战船如今的所在之处,还有黑玉虎符的来历,其二,当然隐瞒。
  我并不怕死,我既然决定冒险,就得死磕到底!
  这些内心的想法,只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而我的嘴巴已经动了。
  我改变了思路,将语速说的飞快,说到极致,就像是饶舌一般,我脸不红心不跳,因为我并非在陈述,而是在耍心眼。
  “他,梭什马?”
  我的灵机一动,为我赢得了一线生机。
  这使者的母语毕竟不是中文,当他皱着眉头,看向歪脖子教授时,我就知道,我这个临时的应对,起到了奏效。
  我知道他既然让护卫架住我脖子,说明这个虎符事关重大,他不可能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下令冷面护卫下手。
  这时候,我沉住气,语速仍旧是极快,且故意带点口音,我在京城待过,会点京片子,歪脖子应该听得明白,但我晓得使者也许能听个只言片语,绝不会听懂全部内容。
  我告诉歪脖子教授,就说我是带领船队前往圣城,接近港口时,遇到了埋伏,虚虚假假,为的就是瞒天过海。
  甚至我提到了护城河,将荒城的名字给改了,随便用了圣城的代号,为的提升荒城的地位,我估计这个使者未必去过那里,我所做这一切,无非是想夸大事实,好让歪脖子教授翻译的时候,能震慑住这个使者。
  我知道我的身份,使者肯定是有所怀疑了,但为了查明真相,或者说查明黑玉虎符的来路,一时半会的,他不会对我下手,而我只要能活下来,就有机会找到应对的法子。
  为了增强真实性,为了瞒天过海,我还提到了那战斗力强悍的怪蜥,当然还有具有恐怖腐蚀性的龙萤,我还跟歪脖子大致描述了荒城的城貌,包括周边诸如爱琴海威廉古堡,第三营地等环境。
  “小兄弟,你一下子说这么多,我记不下啊……”歪脖子苦着个脸,看到被寒剑架住脖子的我,给我感觉,我俩这是羊入虎口,有可能一损俱损了。
  “教授,你慢点解释,正好我……”我不动声色,鼓励性说道。
  我吞下后面的话头,因为如果我说出正好我能想想对策,这要是被使者听明白,无疑是彻底把自己给暴露了。
  歪脖子一脸惊恐,吞了吞口水,缓解了下紧张的心情,这才跟使者开口翻译。
  听完歪脖子教授的复述,使者看向我,神色依旧是半信半疑,但很快的,他让护卫撒手。
  寒芒一闪,刹那落入剑鞘,潇洒的一比,我没有再抱着拼命的想法,因为我知道我面对的对手,武力上的强悍,超出我的想象,我能做的只能是计谋了。
  当我的脖子终于可以自由转动后,心中难免一喜,心想着,也许我这结合真实细节的讲述,挽回了什么。
  使者淡然开口,用的是迦玛帝国的语言,也许他也明白到,要想完整表达心中的想法,还得是自己的母语。
  完事后,我条件反射地看向歪脖子。
  “小兄弟,这位大人说……”
  我听了个大概,使者的意思是,这黑玉虎符并非迦玛帝国的虎符,而是出自其它帝国,至于国名,使者并没有跟歪脖子透露。
  听到这,我心头微微一颤,麻痹的,难怪了,原来我之所以被怀疑,根本原因在此,这黑玉虎符既然不是迦玛帝国的,也就是说我冒充迦玛将领一事,从黑玉虎符被使者辨认出来的那一瞬间,已经败露。
  难怪他会让他的护卫出手……
  “继续说下去!”我压下内心的惊意,示意歪脖子讲下去。
  “小兄弟,他说你所提到的圣城,如果你没有说假的话,应该是那座著名的贸易城市,但他在这一点上,说他只是听说过,不敢确认,而且他说了,如果我描述的是对的,那并不是一座开放性的城市,也不是什么圣城,且出入得有一定的条件。”
  “继续说!”
  “小兄弟,没了,就这么多了。”
  “……”
  这就没了?我一脸狐疑,看向使者时,这使者已经走回坐席,背对着我,跟那乌拉图族长说了几句,我无法得知内容,而且我不敢随意走动,因为我的眼前,站着那个冷面护卫。
  他冷冷地看着我,我想他看谁应该都是这种脸色吧,我撇撇嘴,别过脸去,有点等待宣判的感觉。
  此前我是被歪脖子的话,给误导了,我以为这些迦玛使者就是些饭桶,从迦玛帝城出来一趟,无非是捞点油水,想不到我还是大意了,至少这个华袍使者,比我想象中,还要老谋深算。
  很快,使者跟族长似乎是讨论完了,而那族长交待了卡姬丽几句,卡姬丽已经走到我身旁,手中的鞭子一抖,示意我跟她离开。
  “啥情况,教授。”
  歪脖子轻轻干咳了一声,谨慎地捂着嘴,从手缝当中传出几句声儿。
  “小兄弟,完蛋了,他们决定暂时将你囚禁起来,说是此事关系重大,那个使者必须得通知迦玛帝国那边的人过来,再决定怎么处置这事,还说那张羊皮地图没什么,关键是这个黑玉虎符,好像是牵扯到什么。”
  我还想再多问几句,背后袭来气息,这一次我咬着牙忍住,我知道我不能再冲动了,冷面护卫不是闹着玩的,只要不到最后关头,我不可能再秀自己的脚法……
  我身体一吃力,往前趔趄几步,身后传来虎面青年的嚷嚷声,不用回头,我都知道这家伙现在很得意。
  卡姬丽拦住了虎面青年,喝了几声,很快的她就将我带了出去,连带着歪脖子也跟我一起。
  ……
  我被重新关押到小毡房,歪脖子教授也在,就坐在角落里,唉声叹气的。
  没多会,天色已黑,我推开毡房的布门,外头月朗星稀,点点灯火出现在我的眼帘,时而有巡逻的马队经过,大马金刀,斜挎长弓,都不是吃素的。
  门口只有两个守卫,手持火炬,跟个木偶似的,站在一旁,看到我探出来的头,其中一人瞪了我一眼,我就又关上了布门。
  这种只有两人的看守阵仗,其实并不严密,也许在族长等人看来,我没那个胆子,而且诺大的营寨,还有巡逻马队,这才是最关键的。
  “教授,别放弃,现在不是唉声叹气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他们要是杀我,早杀了,我回头想想,肯定是那个黑玉虎符很重要,要不然以使者这种身份,都不敢拍板,还得等迦玛帝国身份更高的人过来,这说明什么?”
  我的话也许是起到了作用,歪脖子还是坐在角落里,只不过他没在唉声叹气了,问了一句,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虎符的主人,身份很有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还有牛逼,你想啊,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肯定是要找到那艘战船,所以才在我冒充一事暴露后,还留我一命,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先掌握秘密,说不定能扭转现在的局面。”
  歪脖子不知有点被我说动了,还是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下是站起来了,整个人看上去心有余悸的,脸色更加的憔悴。
  “小兄弟,我们现在都被囚禁了,你还不安分呐,还想搞哪出?”
  我摸了摸下巴,整理了下思绪,随后深呼吸了一口,一字一顿说道:“想办法回到那艘战船,也许船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证明那位将领的身份,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能掌握先机,从容应对,说不定还能有意外的收获。”
  “逃出去?!你疯了?!”
  歪脖子情绪有些激动起来,我赶忙朝他做出噤声的动作,他这才消停了些。
  “只需要一匹马,我知道路线,我们只要能回到那片林子,到时候我伪装一下现场,即便有人追来,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我们,而我们一旦发现了什么,对我们而言,百利而无一害,到时候如果没有发现,我会将你送回,说是我胁迫你离开,放心,我不会连累你!”
  歪脖子皱起了眉头,一时之间,我看不出他的心思。
  “教授,外头只有两个守卫,你放心,以我的身手,想想办法,能摆脱他们,事后就看运气了,如果能避开那些巡逻马队,这事有希望!”
  “小兄弟,我细想了下,那个虎符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将军,麾下有十个千夫长的那种……”
  歪脖子有点出神,也不知有没有在听我的话,竟是语出惊人,说出这番话。
  “小兄弟啊,大事啊,这是个大将军级别的……”
  不知为何,歪脖子的眸子里,竟是闪烁出一种我之前没见过的光芒,近乎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