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3 豪情万丈,杀回荒城
  “苏老弟,咳咳,这个,一会咱再说,图哈大都尉能不能有个说法,还不好说。”
  方亮干咳一声,将我从思绪当中拉回。
  “也是,是我把事情想的容易了。”我苦笑一声,也没过多掩饰情感,毕竟歪脖子跟方亮,论年纪,是我父辈级的了。
  在老江湖面前,有时候太刻意,反倒是弄巧成拙。
  “那好,方叔,我估计教授也跟你简单说了些我的经历了,那我再跟你说些细节。”
  方亮闻言,点点头,不得不说,此人对于表情的拿捏,很是犀利,至少是让人觉得很亲近,就好比那些访谈节目的主持人,没点功力,接受采访的嘉宾,是不会轻易说出些心里话。
  难怪会混的这么好,看来图哈这种算是人物的部落领导,也是不傻,要不然不会轻易接纳一个外族人当他的谋士。
  我理了理思路,从我醒来时遇到导游说起,挑重点说,而方亮静静听着,时不时打断我,问的也是细节方面的,比如说到吴小爷研究雕像的时候,他就打断我,问说我见过那些雕像,我摇摇头,他这才示意我继续说。
  很快的,我意识到不对劲,我挽起裤管,看了看左脚,却是意外地发现,我之前的刀伤伤口,甚至连刀疤都浅到看不清。
  我停下话头,而方亮跟歪脖子目目相觑,却是没有追问我什么,而是让我一个人冷静地思考着,对于这一点,我倒是挺感激的。
  当下我琢磨着,当时我虽然为虎子报了仇,杀了那个北欧大汉,但我清楚记得我的左脚也是因此挨了一刀,甚至我的肩头也中了招,但现在我检查了个遍,全身滑溜溜的,并无伤口出现。
  我纳闷不已,因为我就是落到山池游到那艘战船时,都记得伤口在隐隐作痛,后来也许是没了痛感,我这才没怎么留意,可问题是,我不是什么超人,伤口不可能自动痊愈……
  蓦地,我想到在战船上喝过的那瓶水,难道说……
  思路一清晰,我掏出了刀子,这让方亮跟歪脖子教授吓了一大跳,甚至歪脖子瞬间一跳,后退几步,以为我这是要做出什么事情来。
  “教授,方叔,抱歉吓到你们了,我既然选择跟你们站到一起,很多事情,没必要隐瞒你们,我现在是想验证一下。”
  说完这话,我一咬牙,将刀子往手臂上划出一个口子,血慢慢流出来。
  没多会,诡异的一幕出现,伤口很快结痂,又过了一会,在我们仨人的注视之下,伤口渐渐愈合,直至消失……
  “苏老弟,你这?”
  “小兄弟,你难道不是正常人?”
  歪脖子教授的反应最大,那眼珠子几乎要瞪出来,说话都有些颤抖,看我的表情,除了惊诧之外,跟见鬼没什么两样。
  我摇摇头,将我喝下战船上那瓶水的事,一五一十说出,随后看向他俩,也是想得到一个解释。
  “这又是一个筹码!”
  方亮脸色一缓,不得不说,此人的心理素质很强大,这么转眼的功夫,他已经联想到别处去。
  “老姚,苏老弟,除了虎符之外,这对于我们而言,又是一个利好消息,先不管你喝了什么,至少图哈都尉要是知道这事,我想,借用一支骑兵的事情,怕是没问题了。”
  他此时给我一种运筹帷幄的感觉,我甚至觉得他所说的布下大局,并非是吹牛,也许此人的心智实在是太高,不是眼下的我所能猜度。
  “你再继续说,关于战船的细节,最好是那个虎符主人的相貌等细节,越详细越好。”
  方亮的情绪变得有些高涨,但起伏并不明显。
  我摇摇头说:“方叔,那将军已经差不多时一具朽骨了,除了披风和战甲特殊之外,余下的,我当时的情况时又饥又渴,根本没有心情细细查看,至于战船现在的具体位置,你也明白,除非我能得到一支铁骑的帮助,否则我是不会吐露半字!”
  我这么一说,方亮不但没有沉下脸,反倒是露出赞赏,看向歪脖子,说了一句。
  “老姚,可成事!可成事!这小伙子够老练,我就怕是遇到一个心浮气躁的小年轻……”
  说完这话,方亮思忖片刻,说是事不宜迟,他这就是去找图哈,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在迦玛的人没到来之前,先人一步,派人去查看战船,抢得先机!
  他正要离开时,我喊住了他,说出了我的顾虑。
  “方叔,有一点我得你跟你通气,荒城那头,目前就我知道的,共有四五人拥有枪支,如果这支图哈麾下的铁骑,没有盔甲作为保护,可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我说出这话,本是有点讨价还价的意思,想说看能不能多争取到铁骑的人数。
  “老弟,你放心吧,图哈手下无弱兵,区区几把枪,顶多付出点小小代价…我见过他们的训练,张弓搭箭的时间一秒钟不到,如果是精锐部队,一秒之内,连发三箭,根本是小事一桩,你再想想,如果是几十人同时射箭,什么概念?!”
  方亮朝我眨眨眼,露出一个笑容,随后抬起他那穿着耐克的脚,走出了毡房。
  马蹄声响起,渐渐远去。
  毡房里又只剩下我跟歪脖子,只不过这一次,歪脖子不再是跟之前一样,坐在角落里唉声叹气,而是背着手来回踱步着。
  “教授,你现在是什么想法?”我问了一句,因为从他此时的行为看来,要说他不实在思考着什么,那才是奇了怪了。
  歪脖子闻言驻足,说道:“小兄弟,你说图哈到时候会不会在事成之后,杀我们灭口?”
  原来如此!我料想的没错,歪脖子肯定是有心事,只不过没想到他会想的那么深远。
  “教授,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我问道。
  “图哈的事迹,在乌拉图部落没什么秘密,他的对手就是左大都尉索隆尔,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图哈一旦有什么大动静,对方肯定有所察觉,即便是图哈最终成功找到右虎符,调集千军万马,可碍于压力之下,谁知道会不会找几个替罪羊。”
  他看向我,神情有些耐人寻味。
  “教授,你的意思是,图哈有可能因为索隆尔和迦玛帝国这两方的压力,杀了我们几个?”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一功成万古枯,我们如果死了,那就是死无对证,而到时候图哈即便是有污点,可谁管这么多,手握虎符,调用千军万马,这个乌拉图部落,还不是他说了算?”
  我直接躺下,躺在那温暖的白色牦牛编制成的毛毯,没心思纠结这些,或许歪脖子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可当下的我,只想着杀回荒城,余下的事情,只能是暂抛脑外。
  人一旦有了顾虑,就会恐惧,就会畏手畏脚,我纵然知道歪脖子这话不是妄谈,也是懒得多想。
  “教授,累了就躺会吧,现在生米都煮成了熟饭,以我们的能力,就算现在想退出,有这个可能?!”
  我这话像是一道封口符,歪脖子闻言,整个人哑口无言,想再说什么,随后只是点着头,叹了口气,终于是倚靠在角落,没有再出声。
  ……
  迷迷糊糊的,我不知睡了多久,毡房外传来阵阵马蹄声,把我吵醒。
  我唤醒此时还在沉睡的歪脖子,两人一同踏出毡房。
  眼前的景象,让我内心狂跳不已,甚至可以说是来到荒城以来,最热血沸腾的一次。
  明火执仗,大马金刀,一支威武霸气的铁骑,起码上百骑,赫然出现在这个破陋的小毡房跟前。
  前头十几名部落骑士,竟是披着战甲,虽然样式看着粗糙了些,但并没有损去丝毫的威风,后头的几十名乌拉图骑士,则是背着长弓,手执长矛,乍看上去,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苏老弟,老姚,上马!”
  这声呼唤,我顺眼看过去,这才看到方亮就在铁骑前方,露出灰心的微笑,更令我心脏狂跳的是,他身旁两名骑士的手中,捧着两具盔甲。
  我大步流星过去,回头一看,歪脖子愣着神,估计还没反应过来。
  “教授,咱现在不能调用千军万马,暂且先借用百名铁骑,也不错!”
  何止不错,简直是相当的拉风了!我表面努力克制着,但内心的热血早已沸腾。
  我走过去搂住歪脖子的肩头,一路走到方亮跟前。
  我看向方亮,有点心照不宣的,也是露出一个笑容,随后我接过战甲。
  多少是有些笨拙地穿上,随后过去,帮更加笨拙的歪脖子穿好。
  此时,两匹高大骏马从队伍后头,被人牵到我跟歪脖子跟前。
  我一跃上去,望着营寨的点点灯火,看着眼前这支铁骑,心中豪情万丈顿生。
  “苏老弟,一切我都安排妥当了,这些人会誓是保护你的周全,你要做的,就是带他们找到那艘战船!”
  我低头看了一眼马下的方亮,郑重地点了点头。
  “方叔,办完我的事情,我会履行承诺!”
  双腿一夹,一拉缰绳,凭着方向感,我策马狂奔,朝营寨的出口而去。
  身后很快的传来阵阵马蹄声,甚至我还听到歪脖子的惊慌喊叫声,回头望去,歪脖子的战马上,已经有另外的骑士坐上,我知道这是为了保护我这个翻译官。
  点点火炬的灯火,在我身后燃亮着半个天空,连成一道火龙……
  夜色下,不用星光指引,我也知道我的前方在哪!
  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