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我和女王的荒城生涯 > 064 重回水帘洞
  铮铮铁骑踏出营寨,顺着山池相反的路线奔腾着,没跑多远,远处出现一片火点,没多久,图哈麾下这支铁骑只得停下。
  此处已是草长的边缘,再往前便是一条山路,崇山峻岭在我眼前一路陡峭,耸入浓墨般的夜空。
  我的方向很强,也明白只要大方向没错,用不了几个小时,即便是望山跑死马,也绝对能出现在荒城边缘,而最有可能的路线,不是荒漠那头就是剑山。
  可现在我无暇想着路线,因为前头已经出现一股拦道势力。
  我勒马,双方的火光映照下,我看清了对方为首之人,心里头倒是没有多大的意外。
  正是虎面青年!
  不用我出面,图哈铁骑已经有人大吼出声,应该是示意虎面青年让道。
  此人应该是图哈这支铁骑的真正首领,但现在他暂时是我的贴身护卫,因为方亮跟我说过,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这支铁骑誓死保护我的周全。
  我不知道虎面青年此举,是针对我,还是针对图哈,很快的,歪脖子教授的坐骑跟了过来。
  “小兄弟,这人怕是索隆尔的人,该不会我们出不去了吧?”
  “静观其变,教授,我感觉顶多也就是僵持一会,这是一种角力,图哈既然借兵,就说明已经安排妥当,这人肯定是藉着索隆尔的名义,来一记敲山震虎,不会有问题。”
  我冷静地作出分析,因为我看了一眼虎面青年的人马,顶多二三十人,如果真要拦下我们,这点兵力,简直是送死。
  我这么一说,歪脖子嘀咕了一声,大抵是同意了我的看法,而我瞥了一眼,歪脖子竟是搂着前头的骑士,骑士的脸色有些僵硬,但又不好说什么,画面倒是有些“清奇”。
  图哈铁骑的首领跟虎面青年交涉了几句,声音都很大,有点火药味,没多会我就看到虎面青年策马朝我而来。
  他这次学聪明了,叽里呱啦几句,又是看向我,又是看向歪脖子,狰狞着个脸,策马离开前,朝我比划了个抹喉的动作。
  歪脖子一脸惊色,想要跟我开口翻译啥的,我摆摆手,这还用翻译,就冲我对虎面青年的印象,这个莽夫肯定又是在叫嚣。
  等虎面青年率人离开,我趁此机会,通过歪脖子的翻译,跟这支铁骑首领交谈了几句。
  我的要求很简单,一旦到了目的地,看我的手势,因为有时候情况变化太快,我再通过歪脖子交流的话,有可能会伤及无辜。
  按方亮的说法,这支铁骑可不是吃干饭的,一秒之内连射三箭,一百人同时发箭,这种恐怖的杀伤力,如果我的命令出了丁点的差错,后果不堪设想。
  铁骑的首领,左边眉毛乃断眉,也许是受过伤,名字音译过来,叫忽尔列,我的这番要求,从他的表情上看,他并没有觉得不耐烦。
  他真正听令的是图哈,所以我认为他对我之所以很客气,原因在于执行命令,而不是我本人,即便是阿猫阿狗,估计他也是会客客气气。
  “教授,你跟他说,到时候,我右臂举起,所有骑士张弓搭箭,我的手势下压,便是射杀,我喊出‘杀’这个字音,则是直接射杀!”
  通过歪脖子的翻译,又通过断眉首领的一番大喊,我尝试了几次演练,效果很不错,这支铁骑果然是训练有素,没半点马虎。
  搞掂这一切,我当即策马,随后图哈铁骑再度出发。
  ……
  一路行军,算起来得有好几个小时,到了拂晓时分,我这才看到了剑山的轮廓。
  随后我勒马,判断了下距离,由此进入荒漠,估计只需要一个小时,就能抵达荒城,我建议扎营少做歇息,毕竟这个时候,人不累,马也乏了。
  我的意思刚表达完,断眉首领一声令下,一切按部就班,负责炊事的兵士已经立灶,有几匹骏马只负责驮运粮草跟杂务相关的物件,此时就派上了用场。
  所有人下马休息整顿,负责哨岗的骑士也已经是拉开距离,在附近巡逻,一切在我看来,正规的一比。
  我没啥胃口,但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些肉干,再喝了点肉汤,便闭眼休憩。
  等我再睁开眼时,已经是中午时分,我起身,从其中一个骑士的手中,要过长矛,随后上马。
  没多会的功夫,在断眉的指挥下,这支铁骑再度奔腾起来,滚滚烟尘弥漫,朝剑山方向驰行而去。
  ……
  下午时分,我们已经到了野狼大战怪蜥的战场,我侧眼看了看湿地那头,很快的我又收回了心念,这种时候,我不能分心。
  我知道虎子跟第三营地的几个兄弟,就在那头长眠着……
  快到第三营地时,我示意下马步行,因为我暂时还不想打草惊蛇,虽然我知道实力上,就是吴小爷跟史密斯他们联合起来,我也是照样碾压。
  我让铁骑在第三营地不远处等候,随后我只想着带几个骑士跟我潜入丛林,因为人越多,动静越大,这不是我想要的。
  只可惜断眉并不同意,也许他是觉得我这样太冒险,最后他亲自跟随我左右,加上歪脖子和另外的八名骑士,一共十一人。
  不知为何,我虽然豪情万丈,但还是压不住内心的不安。
  从我逃亡到山池,再到此刻,已经过去了两天两夜,纵然我率领千军万马而来,如果我的女人们,我的兄弟们已经出个什么差错,这种打击,即便是我,也知道不可能扛得住。
  一行人走的很慢,不是因为疲累,而是为首的我,步子缓慢,甚至可以说是沉重。
  “小兄弟,人各有命!”
  歪脖子大概是看到心事重重的模样,猜出了什么,在身后安慰了一句。
  我深呼吸一口,点点头,加快了步伐。
  到了第三营地那座广场,我示意停下,此时断眉虽为铁骑首领,但看到眼前的巨大城门,也是有些不淡定了。
  好在他毕竟是部落悍将,只是通过歪脖子问了我几句,我回答说我对这座荒城的了解,并不比他多多少,他便没有再发问,只不过仰着脖子扫视的模样,乍看上去,也是猜得出来,他内心许是震撼不已。
  营地上,怪蜥的尸骨跟那些第三营地被怪蜥杀死的尸体,仍在,我没有多看一眼,直接往金智秀的洞窟跑去。
  人还在,不知死活,我内心像是坐过山车一般,匆忙跑到她跟前,探了探鼻息,可算是松了口气,整个人几乎已经浮肿,脱水严重,而且伤口已经是触目惊心,不提也罢。
  我抄过行军水囊,灌了几口,她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仍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教授,让人带过去,先处理伤口!”
  我眼下只能先这么处理,到时候找来沈月,在西药的配合下,人应该不会有问题,至于那条腿能不能保住,就看她的运气了。
  目送其中一名骑士抱着金智秀往驻军那头跑去,我才算是松了口气。
  我答应过金智秀,如果我能回来,就一定会让她见到沈银河她们。
  大男儿,一言九鼎!
  “走!”
  我招呼了一声,一行人这才踏出营地出口,往丛林的方向而去。
  一路沿着溪流前行,我开始跑了起来,到了这时候,我已经克制不住我的情感。
  我只想着赶紧出现在水帘洞那头,我祈祷着,我的女人们,沈银河和那些女孩子,还有我的兄弟们,都还在!
  我内心呼喊着,我撒丫子狂奔着,长矛不好使,我又掏出了刀子,刀子不好使,我又跟其中一名骑士,要过了部落大金刀。
  一路看着眼前的荆棘灌木,一路狂奔着,身后的歪脖子气喘吁吁的,但估计知道我现在心急火燎,也是咬牙坚持住,没有提到什么休息一会的要求。
  直至眼前出现那片乔木林,那片山岩架,我才停了下来。
  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随后我再度撒开步子,朝山岩架狂奔而去……
  安静,实在是太安静,如果世界上还有令我害怕的事情,那就是此刻的安静……